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之怀瑾握瑜

>

重生之怀瑾握瑜

其松 著

古代言情 夏齐光 重生之怀瑾握瑜 钟瑾瑜

小说《重生之怀瑾握瑜》,现已完本,主角是钟瑾瑜夏齐光,由作者“其松”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夏齐光开口说话了。“请世子安。”虽那日和世子有些纠葛,可也不至于因此就让他屈尊来家里找我。若不是为我的缘故,为何之前从未听过父亲于世子如此相熟...

来源:fqxs   主角: 钟瑾瑜夏齐光   更新: 2023-02-22 11: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钟瑾瑜夏齐光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怀瑾握瑜》,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其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世子,这赵学士眼光真是不怎么好,怎么就看上武安侯家的那位了,要说身份尊贵,风雅知趣,他哪及您万一呢!”雪地中,一长身而立的锦袍公子正探手攀了那绿梅,吹去花上的细雪,端详着花蕊的颜色,刚刚说话的,便是这位公子的小厮“你这小厮,切莫胡说,看样子是爷平时对你太宽泛,纵得你越发胡言乱语起来爷不过是个闲散宗室,只有一个响当当的空壳,没有什么实权,眼瞅着是要没落了赵学士明面上清流之首,实际却对权利富贵...

第10章 小吊梨汤

今日的夏齐光衣着光鲜,头戴白玉冠,身穿枣红色长袍,很显精神,此刻正朝着瑾瑜点头微笑。

夏齐光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孤寒高远,很难亲近,但当他展颜微笑的时候,便让人觉得四时花开,如沐春风。

不过如今瑾瑜沐浴在这春风里,却忽冷忽热,不怎么舒坦。

“大姑娘好。夏齐光开口说话了。

“请世子安。虽那日和世子有些纠葛,可也不至于因此就让他屈尊来家里找我。若不是为我的缘故,为何之前从未听过父亲于世子如此相熟。瑾瑜心内千头万绪,面上却只做不知,只再次福了福。

“我这女儿体弱,自幼不善与人交际,世子莫怪。说罢又向瑾瑜说道,“瑾瑜,来书房何事啊?

“回父亲,因早晨听父亲咳了几声,年下事情又多,又恐父亲不在意,再耽搁了。就和女使们熬了润肺止咳的小吊梨汤,又配了两道点心,一起给父亲送过来。瑾瑜恭顺地回答。

“甚好,我与世子也交谈了半日,正口干,瑾瑜来得正好。快快拿过来。钟培青说,“我这女儿愚钝,却有一手好厨艺,世子不妨尝尝。

“好好,如此便借了大人的光,让齐光也偏得了些。

夏齐光在钟培青面前不拿大,一直以晚辈自居,举止有度,因此更得钟培青喜欢。

瑾瑜将食盒打开,想了想,亲自将玉带糕放到父亲的桌前,又让汤圆将芙蓉糕放在夏齐光面前。

小吊梨汤装在黄铜壶里,喝梨汤的杯子,瑾瑜却准备了透明的小琉璃盏,瑾瑜斟了两盏,还是只亲自奉给了钟培青,夏齐光的只叫汤圆端了过去。

夏齐光将这细微差别看在眼里,却并不说什么,只将手中的琉璃盏举了起来朝上坐的钟培青示意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梨汤熬得火候正好,浓稠又有梨的清甜,甫一入口,便顺着喉咙滑入心里。

“这一手梨汤熬得,还真是地道,大人有福气呀!

钟培青素日也觉得女儿手艺好,今日又得到世子的称赞,便觉得更好,连说“天气干燥,世子不妨再饮上一杯。

汤圆执着壶要上前,夏齐光却开口了,“劳烦大姑娘了。

说完话,便将原本放下的琉璃盏拿在手中把玩,这样子很明显是拒绝汤圆为他斟梨汁了。

瑾瑜伸手去拿黄铜壶,汤圆却往后退了一退,不叫瑾瑜上去。

汤圆是本能的护主,瑾瑜懂,不就斟个梨汁么,有什么,没有必要因此再发生更多的纠葛。瑾瑜摇了摇头,示意汤圆不要再争执。

夏齐光见瑾瑜过来,便将琉璃盏放到案上。

瑾瑜右手执壶,左手扶着壶盖,随着手腕起伏,浓稠地梨汤缓缓地注入琉璃盏。

夏齐光也趁此打量了瑾瑜,家常的藕荷色衣服,脂粉不施,头发紧紧地挽个家常髻,睫毛忽闪,双唇抿在一起,随身未带任何首饰,只双耳各带了一副珍珠耳坠,耳坠很长,下端一颗莹白珍珠几乎垂到肩上,随着瑾瑜头部的摆动时而弹出头来,时而隐在衣领的风毛里。

从容,举止有度,每一个见过世面,经过礼仪嬷嬷训练的京城的闺秀都是这样的,初时夏齐光并不觉得瑾瑜和其他的官眷女子有什么不同。

不过随着接触地加深,夏齐光发现瑾瑜的自控力也比旁人略好些,比如明明对自己此次来府充满疑问,却在整个斟梨汁的过程及之后,都未曾抬眼,也未说过一句话。

瑾瑜斟完梨汁,便折身回到原位。

夏齐光看着瑾瑜纤细的背影,只觉得似乎比那日在赵府清减了一些。

瑾瑜放下黄铜壶,张口便说“东西已经送到,父亲与世子吃得畅快,瑾瑜便觉安心了。如此,瑾瑜便不打扰父亲会客,告退了。

汤圆与瑾瑜配合得极默契,瑾瑜的话刚说完,汤圆抬手便将大氅给瑾瑜罩了上来。

“我儿辛苦了,快下去歇息吧!

瑾瑜福了福,退步走至门口,将将要掀帘子,却听到夏齐光说“大人,叨扰了这半日,时辰也不早了,齐光也准备告退了。大人莫送,你我之间原不讲究这个,且大姑娘说您有嗽疾,还是歇着好,就劳烦大姑娘送齐光出去了。

瑾瑜叹了口气,还是没躲过。

夏齐光既开了口,且又说得有理有据,自己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且父亲又是个简单的人,也不会做他想。只好说“请随我来。

夏齐光接过小厮递过来的黑色大氅,三两下穿戴好,便随瑾瑜出了书房。

瑾瑜冷眼看着,夏齐光没让小厮帮忙,倒不像别的纨绔。

瑾瑜默默地走在前面引着路,不发一言,走着走着,却觉得有些不对,为何后边一点声响都没有?

待转回头去看,只见夏齐光与那小厮距离自己丈远,慢悠悠地晃着。

见瑾瑜回头,夏齐光几步赶了上来,朗声到“大姑娘好脚力,齐光都快赶不上了。

瑾瑜被这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句话弄愣了,原本紧绷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了,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紧张呢!不就是送一个客人么,不就是这个客人和自己有过一点纠葛,见过自己最狼狈的样子嘛!

他和那日赵府发生的案子,又没什么大关系,不必如此紧张,瑾瑜自我安慰起来。

想到此处,瑾瑜侧头笑了起来。

瑾瑜一动,两个耳坠子便摇晃着与衣领上的风毛纠缠起来。

“耳坠子在和风毛打架呢!夏齐光说。

瑾瑜下意识的又去扶耳朵。

“小心又缠到一处。

瑾瑜的手还未放下,脸就又红了起来,直到耳根。

“下次再缠到一处,谁给你解围?还是不要带的好。夏齐光见此,笑了一声,负着手继续往前走。

“世子,流苏缠到一处,再解开就好了。我偏爱这流苏,难道因为怕缠到一处,便弃了它不成。

瑾瑜越过夏齐光,再次走到前面。

“那日境况,多谢世子解围,瑾瑜不经事儿,当日确实慌乱,不曾好好道谢,今日请受瑾瑜一拜。说着便敛衽行礼。

夏齐光不曾料到瑾瑜会发此言论,并下拜,忙伸手虚扶了一下,“不必多礼。

“今日瑾瑜是真心道谢,世子可安心受着。世子与家父平日素无往来,怎地突然这般熟稔起来?也不待夏齐光答话,瑾瑜又带着略有祈求和期盼的语气说了,“家父心性耿直,只醉心于诗书,对于官场和人情事故还是稚嫩得很,愿世子只当父亲是良师益友。

说完话,瑾瑜只定定得看着夏齐光,瑾瑜这般,夏齐光到无话可说,只生受了这一拜。

《重生之怀瑾握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