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小镇1993

>

小镇1993

马塔舅舅 著

小镇1993 戚辉 都市小说 马塔舅舅

戚辉马塔舅舅是都市小说小说《小镇1993》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马塔舅舅”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在人的一生中,总有些人是你刻在骨子里永远不会忘掉的,远远的看着那哥俩一边骑车一边嬉笑着奔着校门口而来,赶忙朝他们挥了挥手喊到:“我搁(gě)这呐!”戚辉一直戏称他俩是哼哈二将,哥俩是一对双胞胎,戚辉的发小兼死党。哥哥赵友旭、弟弟赵恭旭。兄友弟恭,颇有些古韵。双旭肯定是异卵双胞胎,俩人长得并不像,哥哥...

来源:fqxs   主角: 戚辉马塔舅舅   更新: 2023-02-22 11: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小镇1993》,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戚辉马塔舅舅,故事精彩剧情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既然已经想起了这起案子,戚辉肯定要想办法阻止悲剧的发生换做别人也许会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现在自己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可部队里三年的锤炼,已经将军人的使命感深深的镌刻在了自己骨子里戚辉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这次选择了推聋装哑,那么自己今后的人生肯定会一直后悔下去,不断的承受良心的煎熬事儿肯定是决定要干了,可具体要怎么干,戚辉却是犯了难直接去报警的话,理论上最...

第3章 哼哈二旭

认真自习了两节课,放学铃声响了,高二不像高三需要上晚自习,所以铃声一响就属于正式放学可以回家了。

取出自行车,将车推到学校门口开始等人。这可能都属于肌肉记忆了,戚辉等的是自己的两个发小,三人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开始一直是同校不同班,每天都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今天中午上学,戚辉因为心情激荡,是自己单独走的,一会见了两人估计要落一通埋怨。

在人的一生中,总有些人是你刻在骨子里永远不会忘掉的,远远的看着那哥俩一边骑车一边嬉笑着奔着校门口而来,赶忙朝他们挥了挥手喊到“我搁(gě)这呐!戚辉一直戏称他俩是哼哈二将,哥俩是一对双胞胎,戚辉的发小兼死党。哥哥赵友旭、弟弟赵恭旭。兄友弟恭,颇有些古韵。

双旭肯定是异卵双胞胎,俩人长得并不像,哥哥大旭一张国字脸,浓眉厚唇面相刚毅,要是放在老电影里那是妥妥的正面形象。弟弟二旭有点尖下巴,细眉薄唇眼神灵动,面相上略显油滑。

俗话说相由心生,放在这兄弟俩身上倒还挺合适,大旭面相刚毅,性格也方正,处世仗义,与人交往不耍心眼。二旭面相灵动,说话办事也是刀切豆腐两面光般的圆滑。

看着赵家哥俩无忧无虑的笑容,戚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遗憾的是后来这兄弟俩过的让人唏嘘。

大旭成绩好而且能耐下学习的苦寂,两年后考上了汉口的一所大学,1998年暑假,因为离家太远,也为了勤工俭学,大旭留在汉口,在大学附近一家小饭馆做了个临时性的服务员,一天半夜过马路时被一个醉驾司机撞到,那个混蛋司机居然还逃逸了,因为救治不及时,大旭被人发现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后来虽然抓到了肇事司机,可大旭却再也回不来了。最终因酒驾及肇事逃逸致人死亡,司机被判了8年,保险公司以逃逸为由拒绝理赔,司机只赔了几万块,第一年就因病死在了狱中,也算是报应不爽吧。

二旭则是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就开始混社会,底层灰色地带的事没少干,大多是给迪厅,歌厅,台球厅这些鱼龙混杂的地方看场子,靠的不是霸气能打,而是嘴甜会说话,干的都是些迎来送往的小弟角色。

大旭的身亡对二旭打击很大,消沉了一阵后,作为家里仅剩的独苗,二旭知道自己不能再混下去了,收心开始干正经营生。开始在市场里租了个摊位卖菜,后来市场拆了就自己开了家小菜店,和他媳妇一直留在小镇守着父母。生活的柴米油盐,长辈的生老病死,时间磨平了二旭所有的棱角。每次过年回家戚辉都觉得二旭日渐沧桑,褶皱的皮肤看上去比自己要老好几岁。

戚辉离家后日子总体也是不温不火,虽说在大城市也贷款买了房,可一直也没能力将父母也接来一起生活。老家这边但凡有点啥需要人张罗的事,只要二旭知道了就肯定来帮着忙前忙后。

回忆是一种感觉,不需要在脑中把所有事都闪回一遍,重新看到兄弟二人的那一刹那,戚辉就红了眼眶,强忍着压下了心酸和感慨对着两人呲牙一笑算是打了声招呼。

“你中午咋提前走了?都没等俺俩呢?刚一见面二旭就急吼吼的问道。“啊…约了同学,忘和你俩说了。咱赶紧往家走吧,你俩今天出来的有点晚啊,你俩今天值日吗?戚辉赶忙岔开话题问道。

“不是,俺班开班会选班干部来着,磨磨唧唧的放学铃响了都没选完。二旭一边骑车一边回答道。小镇马路上汽车很少,三人并排骑也不影响交通。

二旭眼珠一转笑着问戚辉“你猜猜俺们哥俩都选上了啥干部?给你三次机会,噶(打赌)一块素鸡一根炸肠滴,干不干?

素鸡是当地的叫法,其实是一块质地很紧实的豆腐干,炸肠是粉面子肠,里面根本没肉,炸完再撒上各家摊位秘制的调料,是学生们非常喜欢的解馋小吃。

这些油炸摊位每个学校门口都会有几个,统一价素鸡三毛一块,炸肠五毛一根。

戚辉一听乐了,心想“你俩啥职位我可太知道了,小样吧,还想和我耍鬼儿。二旭的问题里有个小陷阱,他问的是他们哥俩分别是什么班干部,想逗引戚辉猜两人两个职务,实际上二旭根本就没选上任何班干部,啥也不是!

“噶赌倒是行,不过就让我这么瞎么乎眼的猜,我可吃亏啊,这样吧,我要是赢了,你赔我三倍的赌注还凑伙儿,要不我可不合适(划算)了,噶不噶?戚辉准备好好逗逗这个二货。

二旭倒也爽利,他不信平时蔫了咕咚的大辉还能有他心眼子多“好,跟你噶了,你猜吧!就三次机会哈。

戚辉哈哈笑道“我猜大旭是班长,你狗屁不是,对不?二旭听了就觉得后背一激灵“你咋知道的?俺们班刚开完班会就放学了啊,你扒俺班门偷听了啊?

戚辉哪肯让他抓到话把柄“你以为我像你似的呢?净干些扒门缝的龌龊事。啊?二旭剜了一眼戚辉问道“龌龊是啥意思?听着不像啥好词儿呢。

戚辉对这货已经无语了“让你多读书,你偏要去喂猪。前面四中门口有小摊,麻溜下车去给我买素鸡和炸肠。二旭这下可苦了脸“辉哥,打个商量,我先欠着,现在兜里没钱,通融通融,我指定不赖账。

“拉倒吧,压根儿也没指望你真能掏钱,一会我请你哥俩。戚辉记得下午翻裤兜时发现里面有十三块五毛钱,此时家里应该是每天给自己1块钱的零花钱,这十三块五自己应该是攒了不短时间了。

大旭平时话很少,这时也忍不住劝道“别地了大辉,这不年不节的咋突然要请客呢,省点吧,你零花钱也不多。

“别劝啊哥,大辉主动请一回客容易吗?过了这村可没有这店了。说完奔着前方的小摊紧瞪几下自行车冲了过去。

“没事大旭,是我想吃了,也不能我吃着你们看着啊,咱哥几个之间别整的那么外道。

给每人炸了一块素鸡,一根粉面子肠,一串实蛋,戚辉又去旁边小卖店一人买了一瓶雪梅露,这是一种当地生产的大玻璃瓶汽水,,实际就是糖精,色素,果味添加剂混合而成的碳酸饮料,过不了几年就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四毛钱一大瓶能把人喝到涨肚。

外酥里嫩的素鸡,没有肉却肉香四溢的炸肠,爽脆的实蛋,吃的戚辉又是一阵暗暗感慨,二十多年没再吃过的味道啊,都是满满的回忆。

左手炸串右手汽水,戚辉举起汽水瓶子,决定给哥俩分享一条朋友圈“大旭二旭,咱哥仨从小就一起玩,这么些年甚至都没红过脸,真正的朋友不把友谊挂在嘴上,他们并不为了友谊而互相要求点什么,而是彼此为对方做一切办的到的事。愿我们友谊的小船永远不翻。来,干了。

突然这一套小嗑给兄弟俩干愣住了,还是大旭厚道,先开口试图化解这小尴尬“大辉说的在理,咱们哥们之间谁还不知道谁啊,实得惠儿的处就完了,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景儿。

要是不熟的人二旭一般不会轻易怼人,但是对上戚辉,二旭可就不是个惯孩子的人了,“我瞅着你好像没憋啥好屁,有事求你哥我吧?小词儿一套一套的,从哪抄的?你看啥课外书啦?

“滚TM犊子吧,二旭你嘴里是真吐不出象牙,哥哥我就是有感而发,你个裤兜比脸都干净的玩意儿,我能有啥事求到你身上?戚辉笑着回怼,“吃都堵不上你那皮燕子,赶紧吃完咱好回家,我还有一堆作业还没写呢。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哥俩纯真的笑容也将戚辉刚刚重生的愁绪稍微冲淡了一些……

《小镇1993》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