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雪国之殇

>

雪国之殇

钧一 著

古代言情 百花梓 雪国之殇 黄埔金盏

百花梓黄埔金盏是古代言情小说《雪国之殇》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钧一”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走到跟前,那是谁家的小姐,不就是百花梓在那里荡秋千,长长的银发随着秋千此起彼伏,很是好看,就是像是初雪般轻盈。黄埔流向前踏步时不小心踩断地上的落叶,清脆的木断声音打断秋千上的人。停下来转身向黄埔流看去,只见是一位,眉目含笑似动却静,似雪的肌肤印闪着朝霞的绯红,嘴上恰是石榴般的颜色,欢快明亮。一身淡红...

来源:fqxs   主角: 百花梓黄埔金盏   更新: 2023-02-22 10: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雪国之殇》,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百花梓黄埔金盏,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钧一”,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百花梓走后,黄埔金盏脑海中一直浮现出百花梓紧张他的脸,轻轻的抚着自己的额头,那张脸什么时候见过,那么着急,那么担心那么熟悉!百花梓回到佛堂已经是天快亮了,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虽然是盛夏,但是,还是感冒了算了今天就不去佛堂了半个月内,小红来过,告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百花梓送走小红,心里暗暗的骂道,阴谋得逞了,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个国家有个魔鬼虽然是那么说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想那么多还不如赶紧...

第7章 离别

应该在后山。

和玉恒聊了会儿,自己惦记着兵器的事情,自己便移步向后山走去,虽然现在不是什么盛夏,但是这山上的草木也太旺盛了吧,尤其是这竹林,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怎么走都走不完的。

黄埔流在凉亭下坐下,周围没宫廷的明争暗斗,居心叵测,只有这大自然的呼吸,很安静,到处都是自然的颜色,看着就静心。

不时有阵阵的笑声,听上去应该是谁家的小姐在荡秋千,银铃般的笑声吸引着黄埔流的听觉,不由得向那秋千笑声处移动。

走到跟前,那是谁家的小姐,不就是百花梓在那里荡秋千,长长的银发随着秋千此起彼伏,很是好看,就是像是初雪般轻盈。黄埔流向前踏步时不小心踩断地上的落叶,清脆的木断声音打断秋千上的人。

停下来转身向黄埔流看去,只见是一位,眉目含笑似动却静,似雪的肌肤印闪着朝霞的绯红,嘴上恰是石榴般的颜色,欢快明亮。一身淡红色的长纱罩着雪白的宫服,倚靠在秋千上,看着面前受惊吓的人,百雀羚般的笑声。

这位就是你说的雪国二王子?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他们中间响起来。那声音富含磁性。吸引着黄埔流向他看去,也是位银发素衣的美男子。

是。阿梓还是在笑。

黄埔流走上前。看着那两个才发现,自己刚才真的像是个猴子。不免有些生气。

双手抱拳行上南国的礼道在下雪国黄埔流,刚才失礼打扰二位了。

没有关系。这是朱天一,我堂哥。阿梓,很大方的介绍起来。

哪里。刚才是在下失礼了,还望二王子莫要生气。

三个人说笑了会儿,原来朱天一来雪国是接百花梓回南国的。

哥,等下我要出去趟,父亲和二娘有劳了。朱天一只是笑笑,算是答应了。

三个人离开了竹林。

百花梓带上黄埔流向另一个地方出发。一路上,黄埔流没有说话,只是用打量的眼神看着百花梓,因为此时她换上了男装,而那一头的银发变成了黑色的。

二王子,我是便装的,银发在雪国出现会出现很大的骚动的,还望你能免罪。

百花,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南国首富的嫡亲孙女,又有皇族的血统,却在雪国甘愿做一个底下的商人。你要什么的?

什么都不要,也不是想盗取你们的国情。只是,在找个救命恩人。

那找到了吗?

找到了,现在不说这些。

给。快到了,虽然黄埔流还想问些东西,但是,既然她不想说,自己还能问出什么呢?

揭开马车上的帘子,才发现这里不是军用兵器场吗?她带我来着干嘛?难不成??到了,下来吧。怎么在在这里下来,这里离皇家兵器场很近了,在这里停下,怎么办?

我们不去哪里,走这条路。

两个走了没有过多会儿,就到一条山泉边,虽然往常黄埔流经常来过,原来泉水面并不是像以前见过的那么宽阔深不见底。

这泉很细长,怎么以前没有感觉呢?

哦,为了安全,在这里做了点手脚。

百花梓将泉边的不起眼的石头向边上移动,好像是摆了个星星的形状。头没有抬起来,继续说道。

流记得这个阵型。是通往兵器场的大门。

什么?黄埔流不敢相信,兵器场用的不是重兵把守,而是传闻的阵法。

百花梓没有说话,石头摆好了阵法,不一会儿泉面上的雾散尽了,只有一排百年青松,兵将们正在打磨制造的场景,顿时便呈现在眼前。

黄埔流跟着百花梓向里面移动。一路上,工匠们见到他们并没有停下手中的伙计,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过来一会儿,百花梓停下来,走道一个看上去像是这里的头头,上前去和他低声说了些什么。那个人便示意他们两个进出。

到大厅内,却见是及其普通的座椅及休息场所。

那个人向百花梓和黄埔流行了个礼,便说道在下不知道二王子屈尊到此,还望见谅。

哪里?!黄埔流有些惊讶,但是想象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

毕竟这是百花梓的地。大当家的刚说了,这里以后就是皇家的了,咱们这些人,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还能呆着这里制造兵器。那人继续说着。

这……

百花梓示意不要说了,扭头对黄埔流说道这是玉恒和玉娘的爹,这里一直都是他在照看的。

原来是这样的,在下黄埔流还望玉园前辈见谅。黄埔流俯身行个礼对他谦逊的说道。

好小子。没有那飞扬跋扈的气焰,我喜欢。玉老前辈开心的走道他面前,用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只是手掌的力道有些大,拍的黄埔流差点断气了。还好百花梓制止了。

玉伯这里的黄铜、铁和煤还够吗?

够,刚刚山里发现铁矿了,材料不打紧,只是。皇家兵器场那边好像向咱们这边开山了,这可不好办啊。玉园很担心的看着百花梓。

现在这边兵器场是谁在掌管着?百花梓看着黄埔流有些严肃的问道。

一直是王兄在掌管着,只是最近好像三弟对这里感兴趣了。

哦那就好,玉伯,司徒在吗?

在,她估计等下就过来了。

听说小阿梓来了。这人还没进大厅声音倒是响起在这每个角落了。声音一落就见一个身着红色长裙,气韵略带霸气的美少妇出现在众人视线内。

司徒,你没有见还有贵客在吗?玉园厉声的制止道。

嗯,哦。司徒看着眼见得这个文文弱弱的小公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贵客见谅了!

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黄埔流生平第一次被人轻视,不免有些失落。边界怎么样?百花梓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的,今天听说是大王子下令不允许向这边开采了。司徒坐下,端起杯子,很清闲的品尝着茶。

理由呢?阿梓和黄埔流都很吃惊。为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是,能从这风向上感觉到,他察觉到这边有东西。估计这只是在试探吧。司徒放下杯子看着外面的灰暗的天说道。

他能感觉的到什么?不知道。但是,你把这给他了,现在就没有必要计较了。

哈哈,还是司徒脑子转的快。玉园道。

哎呀。看玉伯说的。司徒有些不好意识。娇羞的用手抚着脸。

流我们走吧。玉伯说的条件,你回去给大王子汇报下。百花梓辞去众人便离开了。

马车走在官道上,外面清澈的天空使此时的情景无比的安静。

黄埔流看着正在对着一个金玉坠子发呆,便上前问道这是何物?为何要发呆?这是兵器场的信物。

那这个是要给我吗?

这个是仿制品。真的已经在大王子那里了。回去你告诉他,我留下的不是一个物件就好了,

停车。百花梓将马车叫住。

然后对着黄埔流说道。你从这里回去,外面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马车。

两个人别后。黄埔流在马车上想,她为什么要将兵器场建在王兄管辖的范围内。

难不成早就想给王兄了?不可能吧。

二王子,王城到了。小的不能再往前走了。马夫停下来,请示道。

没有关系。就到这里吧,今天谢谢了。给了马夫一袋钱,自己一个人向王城走去,天色已经渐黑了,王城里的也安静了,先去找王兄告诉他。

大王子宫中,尹正在整理着文件,大王子很少见的回寝殿了。整个王子府都安静了很多,以前这个时候总有些不适合事宜的宣见。看来大王子的心开始变化了。

尹,王兄呢?尹放下手中的东西,向二王子跪下请安。

在寝殿。

黄埔流没有说话,转身向寝殿走去。身后的尹知道兵器场的事情解决了。

王兄,我回来复命了。黄埔流找个地方坐下。

百花梓人呢?

她回南国了,对了,王兄你知道她就是南国朱家的公主这件事情吗?黄埔流看着懒撒的黄埔金盏说道。

不知道。很简洁明了的回答。

是吗?我一直觉得她来雪国是有目的的,算了不说。这是兵器场的地图和现在已有的工匠名单。

黄埔流将东西放在案几上,扭头看见金盏手中正拿着信件。

王兄,你手上的就是进入兵器场的信物。是什么时候给你的。百花梓走的时候留下的。

是吗。

王兄我累了先回去了。

你回去吧,辛苦了。

黄埔流走后,尹进来。地图和名单送到金盏面前,只见金盏的脸上不是很好。

便问到。主人。你还好吧?

没有事情。地图上在什么地方?

尹看了会儿,有些吃惊和慌张。

在什么地方?在在在主人兵器场北面的山坳中。金盏抬眼看着尹,寒冷的眼神仿佛要将他吃穿般。

这有一封信。

念。

尹打开信封,只见里面的字体很熟悉,兵器场归还与君。只有一句话,没有署名。

没有了吗?

尹不敢做声,低着头等着主人的发话。就在此时。外面有人禀报,说是,百花才人要求见大王子,大王子站起身向书房走去,尹紧跟在他身后,气氛用言语述说不清楚。两个人来到书房,只见百花霓虹已经很焦急的在等待着了,见到大王子走来,赶紧迎上前,行了个宫礼。

大王子示意她坐下,她这才开口道大王子,才人就有话直说了。

说。

黄埔金盏低头看着那所谓的信物。

只是觉得很眼熟只是记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我想出宫。

不行。

百花霓虹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如若换做他人,肯定被她那双迷人会说话的眼睛打动,从而生出怜惜的情愫。看在百花梓的面子上,姑且,先问下原因。、为什么要出去。

祖父过八十大寿,全家尽去,只有我留在这里。

《雪国之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