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

>

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

猫么么 著

古代言情 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 苏清明 萧逸辰

主角苏清明萧逸辰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作者“猫么么”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她正犯愁呢,就听到馆里的两个大夫正在闲聊。“听说萧王府的管事病了,萧王爷请了城里各医馆的大夫去诊治,竟然没有一个人查得出病症,说得出一二来。”“还有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病啊,再说一个管事值得王爷费那么大力吗?”“你不知道,那管事在萧家做了大半辈子,自然是有了感情。”“那现在怎么样?”“现在萧王府正在...

来源:fqxs   主角: 苏清明萧逸辰   更新: 2023-02-22 10: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中的人物苏清明萧逸辰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猫么么”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内容概括:黑狼仿佛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有些迟疑但仍不死心地跟着苏清明,就想趁着苏清明摔一跤或是不留神时就扑上去一口咬住她的脖子,了结她的性命苏清明此时害怕得手心直流冷汗,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狼向来是群体狩猎,周围怕是还有别的狼,自己身上只有一把药锄,今日怕是要栽在这里了苏清明环顾四周,果然周围又窜出几匹狼,她将药锄紧紧攥在手里,随时准备与狼群发生恶战为首的黑狼低吼一声扑了上来,周围的狼也向这边扑了上来...

第9章 神秘的病人

到了月底,寻了个良辰吉日,苏清明的医馆开起来了。

名为医阁,谐音医格,永远保持作大夫救死扶伤的品格。

当然买铺子的钱她是没少给李若风的,她虽然爱钱但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

新开的医馆来看病的人少,即使苏清明定的诊费已经是很低了,医馆也没有什么起色。

她正犯愁呢,就听到馆里的两个大夫正在闲聊。

“听说萧王府的管事病了,萧王爷请了城里各医馆的大夫去诊治,竟然没有一个人查得出病症,说得出一二来。

“还有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病啊,再说一个管事值得王爷费那么大力吗?

“你不知道,那管事在萧家做了大半辈子,自然是有了感情。

“那现在怎么样?

“现在萧王府正在城门口贴告示呢,说能治好管家的人王府赠予黄金百两,良田十亩。

“说的我都想去试一试了。

“连回春堂的张老大夫去了都没有办法,你我还是算了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清明眼前一亮,这不正是个打响医馆招牌的好机会吗!况且还有高额的诊金。

她带上工具兴冲冲地跑到城门口,告示外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她挤到前面一把揭下了告示“这活,我杏林阁接了。

看守告示的衙役看着她年纪轻轻,又是女流之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你确定要揭?若是治不好,惹了王爷不高兴可是会丢了身家性命。

“我揭了自然有我的道理,多谢军爷提醒,苏清明将告示卷起来收好,“请官爷带路吧。

这衙役这才不情不愿地领着苏清明往萧王府去。萧王府里静悄悄的,衙役将她领进门后便带她到一个房间候着。

苏清明在房里等了半晌竟也没有人来,她有点不耐烦了,走出房间想找个人问问,却发现萧王府里走动的仆人很少,她竟没有找得到人。

无奈,她只能回去等着。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来人了。

来的人不是刚才的衙役,而是一个三十一二的中年男子,这人脸上一条刀疤从额角接到左耳,眼神凌厉冷漠,来了也不说话,只敲了门示意苏清明跟着他。

苏清明本来还想着好好吐槽一下萧王府的待客之道,见此只能噤声。那人带着她又穿过长廊,绕了几个弯,总算到了一处,门外有多人把守,看起来很森严。

刀疤男在门外禀告“大夫到了。

房门被人打开又关上,苏清明一人走了进去。房内灯光晦暗,黄花梨的八仙桌上,香炉生起袅袅细烟,龙涎香的味道在空中激荡开。

一张黑色沉香雕花床位于屋子东面,床边挂了米色透纱床幔,透过床幔可隐约看见床上躺着一人,床幔外边一年轻男子跪坐在旁伺候。

苏清明心里嘀咕,什么管家如此大阵仗,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她向年轻男子作了一揖“在下医阁苏大夫。

年轻男子示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苏清明表示要问问病人的症状,年轻男子表示由他回话即可。

“这病怎么来的?

“不知

“持续多久了?

“已有五日。

“病人症状如何?

“每日戍时发热,第二日子时热退,皮肤上有红色血点,尿液呈红色。

“还有其他症状吗?

“一日内大半时间均神志不清。

苏清明又详细问了病人的性别、年龄、饮食等情况,“我要看看病人的情况,苏清明掏出帕子擦手。

年轻男子却答“只可把脉,说着从床幔里扶出一只手“请。

苏清明微怒“自古医术均讲究望闻问切,怎么可以只凭切脉判断病症,简直是胡闹!

年轻男子却不恼“不急,你若切了脉能说出一二,再看不迟。

苏清明只能凝了凝神,把起脉来。此人脉搏细数,时有时无,现在就是靠参汤吊着,已经是危症,且透过床幔她还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即使这气味几乎被满屋龙涎香味掩盖。

苏清明又结合他皮肤血点,血尿等症状,她判断是中毒,而且是因外伤中毒。

而且把脉时她观察到他皮肤白皙,手腕粗大,五指修长,哪里是五十多岁的管事,分明是个年轻人。

苏清明切完脉说“此人中了剧毒,且受了外伤,你若想救他,苏清明还没说完,床上的人就趴在床沿吐出一口鲜血,血喷在床幔映出点点猩红,十分醒目。

“他现在已经命悬一线,口吐鲜血就是毒已攻心的表现!苏清明大声道“你们这样阻拦我看病人是为了什么?

“若是因为担心身份泄露,那我告诉你们我已经知道他是萧王爷!苏清明沉声到。

此举很是冒险,但这人真的要死了,苏清明不论是出于救人的心思还是为了那五百两的诊金,她都想救他。

再说如果这真是萧王爷,她更得救了,若这王爷一死她恐怕很难走出这萧王府。

而这边,萧王爷三字一出,年轻男子的眼神便变得幽暗,他的手停在腰间好像随时要掏出武器杀了苏清明。

“你怎么知道?年轻男冷冷地问。

苏清明大着胆子道“这病只有我能治,你若想救他就不要多话。

两人对质良久,年轻男子终于起身掀开了床幔。

苏清明这才看清床上的人,他脸色苍白,嘴上因染了鲜血显得格外红,长长的睫毛搭拉在脸上,整个人显得没有生气。

他左袖衣裳被竖着剪开,手臂上用纱布包扎着,苏清明解开纱布后,一个血窟窿暴露在她眼前,这看着像箭伤。

这伤口虽然经过简单处理已经不再流血,但是肿胀得厉害,且伤口周围发黑,一按下去便汩汩冒出黑血。

苏清明先喂他吃下一颗救心丸,再命人取来一把匕首,点上一只蜡烛,她将匕首在火上烤过消毒后,将伤口沿着中心划开一个十字,黑色的污血顿时涌了出来。

等到污血流尽,她将伤口用药水清洗干净,敷上止血生肌的膏药。

《古穿爽文之我是苏清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