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邪祟

>

邪祟

浪漫山 著

古代言情 李娇娇 段青莲 邪祟

李娇娇段青莲是《邪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浪漫山”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不比李娇娇,段青莲在雨中仍秀挺而立,大雨已经将他的衣衫淋透,甚至能透过袖衫看看他一搭一搭抚着的银丝。李娇娇只感觉脖子一阵凉意,方才段青莲就是用这根银线绞断了那几名护卫的脖子。夭寿啊!他莫不是杀开心了,连着她也想弄死吧?李娇娇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脖子,疯狂的想着自救的法子。段青莲笑了,这小狸奴真是天真,...

来源:fqxs   主角: 李娇娇段青莲   更新: 2023-02-22 03: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邪祟》,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浪漫山,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娇娇段青莲。简要概述:经段青莲这么一吓,李娇娇是彻底的腿软了,站都站不起来磨蹭到临近晨晓他们才回到了郡王府李娇娇带着段青莲翻墙进入府中,虽然觉得自己翻墙进自己家怪怪的,但毕竟还有个活阎王在李娇娇一想到平日宠溺本主惯了的郡王爹若是见到段青莲肯定是一声令下不留活口,但段青莲本就是一个bug一样的存在,要是真打起来明日京都头条肯定是郡王府灭门惨案但她发现自己的顾虑多余了,郡王府上下几乎没有留人想到自己失踪将近一天一...

第3章 邪祟

雨势逐渐变大,雨丝也不再轻柔,化成骤猛的水露坠落。

宛若眼前人。

李娇娇死死盯着段青莲,不敢动,也不敢开口。

她已经领略了这本辣鸡小说里男配的风土人情,她可保不准自己一摸瞎惹怒这祖宗就直接给自己抹了脖子。

不比李娇娇,段青莲在雨中仍秀挺而立,大雨已经将他的衣衫淋透,甚至能透过袖衫看看他一搭一搭抚着的银丝。

李娇娇只感觉脖子一阵凉意,方才段青莲就是用这根银线绞断了那几名护卫的脖子。

夭寿啊!他莫不是杀开心了,连着她也想弄死吧?

李娇娇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脖子,疯狂的想着自救的法子。

段青莲笑了,这小狸奴真是天真,以为护住脖子就不会死了么?

他散开绞在指尖的剑线,倾身拾起落在舫板上的刀,他的动作很慢,连着刀刃划过舫板的声音都变得沉闷冗长,听得李娇娇背脊一阵凉意。

“兄、兄台,等等……

一开口连舌头都打结了。

“我不怎么用刀。而段青莲仿若没有听见一般,微倾脑袋,笑意浓浓,“所以,等会你可否告诉我,刀刃嵌入肉里时究竟有多疼么?

???

李娇娇震惊了。

他是怎么做到满脸无辜的说出这么不当人的话的?

她被不断的逼着往后退着,直到身体抵住船沿退无可退。

李娇娇朝身后还晕着淡淡血水的湖面望了一眼,大不了就跳,淹死了也比被这疯批弄死好。

刀刃逶迤的拖拽声却在此刻停止了。

段青莲垂敛的眉目挑起,言语间带着些些遗憾“真可惜,被打断了。

话音刚落,李娇娇便看见一道寒光从段青莲身后刺来,段青莲侧身接下这一刺,刀剑相碰,刺耳冷沁的金属声顿时朝湖面扩散至八方。

两人对视了片刻,利剑的主人率先抽回兵器,一个利落的回身落在舫板之上。

李娇娇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

是一名女子,着束腕红衣满身英气,她眉眼生得与沈云书有七分相似,却与李娇娇她们这种娇弱千金模样大相径庭,反倒透着清冷。

她心中一喜,女主!有救了!

“救、救我!

还没等李娇娇先开口,一直直跌在船板上瑟瑟不敢说话的沈云书突然大叫起来,也顾不得闺秀姿态慌忙的朝一旁连滚带爬而去。

沈云澜抽剑将她护在身后,目光锐利的紧盯湿透的白色背影“你是何人?为何要伤我妹妹?

段青莲侧身,雨中他的乌发沾湿了许多,贴在苍白的肌肤上,交映温柔似水的眉眼,整个人又回到纯良无害的模样。

“怎是我伤她?明明是她骗我在先。

沈云澜蹙眉,似乎并不吃段青莲柔柔无辜的这套,转身询问沈云书时仍用余光警惕着他。

“云书,你做什么了?

沈云书谔住了,埋着头迟迟不语。

“二小姐应承我,若我今日陪她游湖,便能成我所求。段青莲开口,语气还是柔柔的,可看向沈云书时还是把她吓的一缩脖子抖了起来。

“可我明明来了,二小姐却又说要我入赘于她才成。

“我不喜欢被骗呢。

他勾着红软的薄唇,愈说眼里的笑意愈浓,听不出半点怒意,若是不知道他里子满是疯病的人,定以为他是个性子极好的漂亮公子。

段青莲的话将沈云澜听得眉头刻痕更深,“你究竟要什么?

沈家几代主持着阴阳司,替朝廷收妖捉鬼,更收录了许多禁忌邪物,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子不简单,要的东西也绝不简单。

“往生木。

听到这两颗字时沈云澜的瞳孔骤缩,不可置意的望向正瑟缩在她身后的妹妹。

虽知自己妹妹被骄纵惯了,可她也未曾想过她敢把往生木随意允人。

往生木,顾名思义只会存在没有活物的冥界中,机缘巧合被祖父得到,若是燃之,吸入木香者能看到前世今生,还有极大可能入邪。

而阴阳司只藏着这一块,甚至连身为阴阳司司主的祖父都无法销毁,实乃至阴的邪物。

“歪门邪道。沈云澜回首冷冷道。

此物必她不可能交出。

且眼前的男子尽管是笑着的,却令她很不舒服,她甚至无法察觉到他身上有人的气息。

“是么?

剑拔弩张的气氛蓄势待发。

李娇娇被两人无形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发软的双腿朝船中挪了几步,弱弱的对沈云澜说道“云澜姐姐,别忘了我……

原书中李娇娇从小钦慕男主,自然就恨死了身为女主的沈云澜,在李娇娇没穿过来之前,明面上,暗地里不知道已经用了多少手段对付过沈云澜。

见到沈云澜不吐两口唾沫都算好的了,必不可能还唤沈云澜姐姐的。

但人设哪有小命重要!反正系统也没说不准ooc!

“小郡主?沈云澜别过头一看,还有个李娇娇。

她的神色先是错愕,而后英气的眉宇蹙地更深了。

确实,一下子又多了一个拖油瓶。

“快过来。

听罢,李娇娇立马撒腿就往沈云澜身边跑,可没跑两步就被一根冰冷的银丝缠绕脖颈。

她身体瞬间一僵,机械的转过头去,漂亮白皙的手指正牵着剑线的另一头。

“再跑一步这剑线可会嵌进喉咙的。

声音还是该死的无辜。

李娇娇心里啐骂一声,嘴上却哀求道“你、你别缠的太用力了,我是无辜的……

段青莲含笑,手指一圈一圈的绞回剑线,她不得不跟着剑线一步一步回退,直至撞到他冰凉凉的怀里。

与他身体一样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往生木换她,如何?

沈云澜怔了一下,旋即冷下脸,单手利落地卸下身背的剑匣。

“刷的一声剑匣打开,六把泛着寒光的利剑整齐排列出现在眼前,加上她手中一把正好是七。

“七魄剑。段青莲轻声喃道。

沈云澜抬眸直勾勾对上段青莲空灵的眸子“你既认识七魄,那也该知道,七魄剑,斩妖魔,除邪祟。

“邪祟二字沈云澜咬音极重,她猜,眼前人不似妖,无魔气,那只剩一种可能。

顿时,他又低低笑起,语气比出现至现在的任何一刻都要柔和,“是啊,我是邪祟,放马过来吧。

果然没错。

沈云澜的眉目瞬间凌厉,双指并拢,交叉结咒,剑匣中的剑纷纷颤动敲击着匣身蓄势待发。

“丁零零——

忽地,缠绕在沈云澜护腕上的金丝铃铛霎时作响,铃内嵌的铃心摇晃,发出脆脆的铃儿声。

沈云澜抚了一把铃铛暂停了玲响,结咒的光芒也从她的指缝消散,她回首,朝身后的天空望去,大片的阴云朝游船离开的流向而去。

不好!这些阴云就是冲着那些贵女们去的。

可眼前被邪祟挟持的郡主还有躲在自己身后的妹妹让她陷入两难。

她此番出行便是来追寻妖魔踪迹的,许久未被邪魔滋扰的京都突然失踪了好几名贵女,天子大怒。

如今祖父已离开京都赶往洛河,京都的安静只能靠自己支撑,她已经追踪这群邪魔一段时间,若这次再失手,怕是整个阴阳司的名誉都折没了。

“往生木的事我可以与你再商议,你莫要动她们。

思忖片刻,沈云澜只能妥协。

“姐姐,不!不要!我不要和他待在一起!

就在沈云澜转身准备前往营救的一瞬,沈云书死死拽住她腰间的衣料,只是瞥了段青莲一眼便吓得浑身发抖。

方才有多倾慕,现在就有多恐惧。

罪犯却似根本不知自己所为有多可怕一般,脑袋微倾,红艳的软唇勾起,冲着沈云书无害的笑着。

这下沈云书发颤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

李娇娇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不要再吓她了吧。

后者眉眼柔和,语气无辜至极“是她说喜欢我时时对她笑的。

李娇娇……

《邪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