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女帝在下我在上

>

女帝在下我在上

红烧鲤鱼1号 著

不守男德 奇幻玄幻 女帝在下我在上 玲珑

火爆新书《女帝在下我在上》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红烧鲤鱼1号”,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剩下的几只野狗,被张景那满脸血污,但凶狂如恶魔的样子吓破了胆子,夹着尾巴逃跑了。张景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弦断了,眼前一黑。“不行,我得快点离开这里,如果那恶毒娘们找来,就是弄不死我,也得让我生不如死!”张景心中危机感顿生,但奈何身体伤累至极,昏死了过去。不多时,乱葬岗处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道黑影?那黑影...

来源:fqxs   主角: 不守男德玲珑   更新: 2023-02-22 00: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女帝在下我在上》是作者“红烧鲤鱼1号”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不守男德玲珑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嗯,景儿姑娘当我没有说”玲花姑娘歉意一笑这些秘方可是摇钱树,谁都不会轻易外传“不知道那位炼金术师长辈,是几品?”玲花姑娘又试探着问道张景干脆的摇摇头:“不知,她深居简出,很少露面,醉心于炼金术研究”“听我祖母说,她都是十岁左右的时候见过一次”“这一次出关,老前辈给我们家族炼金术师传授了她几十年的研究后,就又闭关了”张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动声色间给自己营造出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家族背...

第2章 欺人太甚

众所周知,并夕夕砍一刀就是坑人玩意儿!

直播间里,主播发动几十万水友都砍不到“0。

现在这个特性成了系统被动,张景绝不会被几条野狗把血量咬成“0。

果然,虽然代表血量的数字,一直都在变小,但却始终没有成为0。

张景歇了口气,忍着剧痛,抄起石块,又砸死了一只。

剩下的几只野狗,被张景那满脸血污,但凶狂如恶魔的样子吓破了胆子,夹着尾巴逃跑了。

张景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弦断了,眼前一黑。

“不行,我得快点离开这里,如果那恶毒娘们找来,就是弄不死我,也得让我生不如死!

张景心中危机感顿生,但奈何身体伤累至极,昏死了过去。

不多时,乱葬岗处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停在张景身前,轻咦了一声。

随后黑影裹着张景消失不见。

“什么?我儿未死?真是吉人自有天助,谢天谢地啊。

临仙郡李府,一间房子中李长庚面皮抖了几下,流露出狂喜之色。

心中更是谢天谢地。

但下一秒,脸上表情消失不见。

随后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无人监视,便以手代笔,写了一封信。

那凭空出现的字迹,快速组成一只文字鸿雁,一闪消失不见。

这是儒家儒生八品以上能够掌握的传信术法“鸿雁传书。

施术者可以让书写的文字,幻化为文字鸿雁,这个过程可以加密文字信息。

而收信者会根据一定的方法解开文字红颜,才能够出现正确的信息。

此时,吱呀一声,房间门被打开。

一名红唇面白,柳眉琼鼻,气质阴柔的白袍青年推门而入。

此人身材颀长,头戴儒巾,表明是一名儒家儒生。

此人,乃李家家主李妙声长子李纯罡,弱冠之年。

去年春闱乡试,已经取得大周国秀才功名,并且是临仙郡案首。

在临仙郡也是声名鹊起。

“父亲,孩儿,奉母亲大人之命,特意前来看望父亲。青年微微一礼。

动作和表情中轻浮轻蔑有余,而并无几分恭敬。

“哼,我很好,不需要夫人和公子看望。

张长庚冷哼一声,面无表情,不咸不淡的说道。

很明显,张长庚和这个名义上自己儿子的临仙郡案首李纯罡,关系并不和睦。

李纯罡点点头,哦了一声,嘴角勾起一个耐人寻味儿的笑容。

“哦,父亲没事儿就好。

“对了,母亲,特意嘱咐孩儿,让孩儿送一碗参汤给父亲补补身子。

“这天儿,眼见着就要凉了,父亲可要注意身子,莫要倒下了。

“我李家那一摊子生意,还要全仰仗父亲呢。

“毕竟,我那另外几位叔叔可做不来这些事儿呢。

说完,李纯罡阴测测的笑了笑,打了个响指。

门外,一名丫鬟端着托盘,上面有一只瓷盆、一只瓷碗和勺子。

都是有名的景德镇青花瓷碗,非富贵人家可用不起。

张长庚皱眉,这李纯罡的一番话,再一次戳中了他的心窝子。

李纯罡跟着他母亲信,而他母亲李妙声娶的丈夫足足有五位。

这李纯罡不知道是谁的种,因为,在张长庚入赘李家的时候,李妙声就大着肚子了。

但张长庚叫张长庚父亲,叫他母亲其他的丈夫“叔叔。

这让张长庚觉得很恶心。

多年来,他为离家勤勤恳恳的打理产业生意。

他就想要留下自己的种,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和张景母亲——李府的一个丫鬟丁香结合,生下了张景。

原本,张长庚以为看在自己有功于李家的份儿上,李妙声会容忍张景的存在。

可谁知那李妙声如此的恶毒,得知张景的是张长庚的私生子后。

给张景换名为“张二狗,给“张二狗入了贱籍,整日打骂折辱。

这些年有好几次差点儿就弄死张二狗了。

本来,张长庚运作下,给张景找了个好人家。

可,李妙声还是容不下张二狗。

拼着放弃和清河郡齐家联姻,硬是设计弄死了张二狗。

张长庚心中已经冷透,恨极了李家。

“不用了。张长庚黑着脸道。

李纯罡嘿嘿一笑“父亲怕这汤里有毒?不不不,母亲可没有那么傻,毒害朝廷举人,可是大罪。

“只不过,这是母亲特意嘱咐我,盯着父亲喝下去的。

“希望父亲大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长庚看着阴笑的李纯罡,心中没来由的一突,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他缓缓端起瓷碗打开,顿时瞪大了眼睛,紧接着目眦欲裂。

那瓷碗里,有一根人的手指,被煲了汤,是女人的手指。

“李纯罡,李妙声,欺人太甚……

张长庚愤恨至极,脸上表情扭曲,口唇翕动间,剑光闪烁。

因为,那根手指是丁香的手指。

儒家七品儒生,可口吐唇枪舌剑,可杀人于无形。

李纯罡微微一笑,依旧满脸阴柔,不过藏在袖子里的手却握的紧紧的。

“父亲莫要激动,难道你想让丁香那贱婢也死么?

“孩儿奉劝父亲,按照我娘的做!

缓缓的张长庚收回浑身气机,隐去口中唇枪,颤抖着端起那只瓷碗,狠狠灌了一口汤。

“父亲,还有那‘人参’也吃了吧。李纯罡阴笑。

“莫要逼得我鱼死网破、血洗李府。张长庚厉喝。

李纯罡忍不住后退一生,耸耸肩膀道“父亲,开个玩笑而已。

“母亲说了,从今天开始,钱庄、酒楼的生意,你就不要插手了。

张长庚缓缓放下碗,缓缓点头。

不知过了过久,张景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

“你醒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如同两块粗糙的石头在相互摩擦。

十分的难听。

“嗯,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张景心生警惕,仔细打量那人。

那人头罩在黑袍之中,让人看不清楚。

“是你福大命大,我只不过把你带了回来而已。

“大郎,你命不该绝,这是你父亲给你的信。

说着,黑袍人伸开手,一只漆黑的文字鸿雁缓缓振翅而飞。

“大郎?

张景顿时觉得有些牙疼,这称呼让他联想起了某个著名的“大郎。

《女帝在下我在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