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我给皇帝,写日记

>

我给皇帝,写日记

舟子衡 著

古代言情 宗静 我给皇帝,写日记 李玹

古代言情《我给皇帝,写日记》,讲述主角宗静李玹的爱恨纠葛,作者“舟子衡”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那时的李玹,稍微有点小权的太监都能欺辱他,活下去都不容易,谈何报仇。李玹含垢忍辱,谋划了八年,而今,终于有了还击之力。昭武皇贵妃、丽妃、沈贵嫔……凡所在场者,无一例外,皆为凶手。这场迟了十年的复仇,若不是宗恒出事,李玹为他奔走,一时脱不开手...

来源:fqxs   主角: 宗静李玹   更新: 2023-02-21 23: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宗静李玹是古代言情《我给皇帝,写日记》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李玹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陈昀,或者说,是没料到会这么快碰上陈昀与宗静有婚约在身,他是知道的陈昀作为陈太傅的嫡次子,算起来,和李玹是一个阵营的李玹自幼蒙太子庇护,深受其恩后来,太子病重,临终托孤,将他的长子,也就是如今的皇太孙李承安托付给了他,望他护佑李承安余生平安无虞太子薨逝之时,李承安才不过八岁,四个春秋过去,当年那个跪在父亲病床前痛哭的孩子,现如今,已是大邺尊贵无比的皇太孙可是,在豺...

第10章 划清界限

而最让李玹愤怒的是,那些人,甚至都不屑于遮掩,任凭女史将此种种记录在册。

这般的猖狂,若说没有皇帝的默许,她们怎么敢呢。

十三岁,李玹最无力的年纪,却有了此生最痛恨的仇人。

但……彼时的李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

那时的李玹,稍微有点小权的太监都能欺辱他,活下去都不容易,谈何报仇。

李玹含垢忍辱,谋划了八年,而今,终于有了还击之力。

昭武皇贵妃、丽妃、沈贵嫔……凡所在场者,无一例外,皆为凶手。

这场迟了十年的复仇,若不是宗恒出事,李玹为他奔走,一时脱不开手。

否则,这会儿,沈贵嫔估计已经下去和他母妃赔罪了。

……

“禹王殿下,你怎么会来。宗静回神,见李玹带了个女人进到牢房里,却不说话。

李玹走到宗静床尾边上,拿起被宗静随手扔在床尾的圣旨,仔细卷好。

李玹边卷边想宗静这肆无忌惮的性子,究竟是随了宗家的谁。这要是被些个有心之人看见了,不得告上去,治她个藐视皇权之罪。

黄帛在李玹的手里,扬起扬落,宗静瞧着,不禁感叹这人未免也太谨慎小心了。

李玹卷好后,将圣旨稳稳地安放到桌上,才坐下,说了来意。

“我请了位医士替你诊治。说着,侧身看向风化萧。使了个眼神,让风化萧赶紧去宗静那边。

但李玹的眼神,在风化萧看来,实在摸不着是什么意思。

风化萧唉!禹王殿下就不能好好说吗,在这和她打什么哑迷呢。

宗静听后,目光也投向风化萧,不由上下打量了一下风化萧。

宗静不自觉的微皱了皱眉,心道这医士看着比她也大不了多少,医术能好吗?

被宗静和李玹二人盯着的风化萧,好似战场上的小兵,突然被推到了将军的位置,关注剧增,顿感手足无措,只能勉强支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轻轻向宗静招了一下手。

问好,道“你……好啊。

宗静趴着,抽出原本撑着头的手,摆了摆,回风化萧,“你好啊,我叫宗静。

宗静这医士年纪小,胆子也小,这李玹上哪儿找的人,怎么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我叫……风化萧。风化萧立刻接话。

李玹“风医士,劳你替她看一下。

“好,殿下。说着,风化萧便挪了步子,想去到宗静那边。

还没挪上两步,宗静就出声,阻止道“慢着!

风化萧心累了,这是要干嘛呀……她暗自发誓,以后禹王府的差事,她再也不来了。

难住了的风化萧,转头看向李玹,“殿下,这……还要看吗?

李玹眯着眼,似有不解,“你这是为何?

宗静虽不太信得过风化萧的医术,但还不至于因此拒绝风化萧替她看诊。她这样,不过是想与李玹划清界限,彼此不欠不亏,了结干系。

宗静吸了口气,撑起身来,朝着李玹拜了一礼。

拜礼将行一半,李玹,腾……的起身,冲到宗静床边,伸手握住宗静的手臂,截停了她的动作。

“你干嘛!李玹语气重得不像话,一旁的风化萧都被吓着了。

可宗静却似若未闻,固执地将手臂从李玹手里拽了出来,接着后挪半尺,隔着一段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距离,将拜礼做完。

李玹手停在半空,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妙。今日的宗静,太过有礼,显得界限感十足。

接着,宗静撑起身来,疏离而又郑重其事地开口道,“禹王殿下,我这一拜,是谢您助我搭救兄长。

“然后呢!李玹不客气地回怼。

而后李玹便见宗静又硬撑着,向他再拜一礼。

此刻,李玹好像明白宗静心要做什么了,她在划界,她竟然在和他划界。

李玹垂在身侧的手,不知何时,紧紧握成一拳,青筋鼓起,不受控的开始微微颤抖。

“殿下,这一拜,谢您……手下留情。宗静避开李玹的怒极的眼神,将话执意说完。

这话一语双关,既是谢李玹打板子时的放水,也是求李玹放她一马。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李玹问。

他自认为,他对宗静和宗恒,虽算不上掏心掏肺,但也是诚心相待。宗静这样,总也得有个缘由。难道,是因为陈昀刚来过?

宗静将头埋着,想着还是说清楚为好,下定了决心,宗静抬起头,诚肯求道“殿下,我宗家……惹不起宣王。

李玹听了这话,“呵!的,冷哼一声,口不择言地说“宗小姐这又是何必呢,我难道会缠着你宗家不放吗?何以这么着急撇清关系。

李玹这话说得有多伤人,他心里便有多苦悲。李玹卑鄙地想着,他被伤了多少,便也得让宗静伤多少。

李玹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不掺杂利益、恩惠、算计的对一个人好。可那人却将他的好,视作洪水猛兽,躲之不及。

宗静愣住,瞬间慌了神,她没想到李玹的反应会这么大,完全没了平日里温和有礼的模样。

风化萧站在他们二人后面,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留。风化萧竟不知,素以和善著称的禹王殿下,也会有恐怖到让人想退避三舍的时候。

宗静见势头不对,想着,还是缓一缓,低声哄骗道“殿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因为,她的确就是想和李玹撇清关系,划清界限。

李玹见宗静似要解释,想着,要是宗静开口收回刚刚的话,那此事便算了,可宗静突然的留口,让他失望透了顶。

李玹转身,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样子,淡淡的开口,“宗小姐,躺下吧,身体要紧。

接着吩咐风化萧,“给宗小姐诊治。便头也不回地走向牢门。

此刻,宗静看着李玹离去的背影,既恐又气。

为那么点事,发这么大的火,差点吓死她,可下一秒,又突然不气了,情绪变化之大,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要不是身下的疼,提醒着宗静,宗静都要以为,刚刚的那一切,都是她做的梦。

宗静心中暗骂疯犬就是疯犬,逮着人就咬。

宗静第一次见李玹,便觉着他如疯犬,如今看来,她果真没看错,李玹真就是个疯子。

风化萧看了这场大戏,心里嘀咕着,她这出了诏狱大门,还能活着见师父吗?

风化萧扣着手指,试探着问宗静,“那个……宗静,我……可以开始看病了吗?

……

李玹出了诏狱大门,浑身透着股冷意,脸色凛若九寒,是人都瞧得出来,李玹此刻心情不佳。

李玹回头看着诏狱大门,不知过了多久,才一字一句的开口,“陈城,吩咐下去,李倓那事算了。

“不给宗小姐报仇了?陈城想也没想的反问。

“不了,她不需要。

陈城有些搞不懂了,明明李玹刚还催他去办,这才过了多久,就改主意了?

李玹回过身来,抬脚下阶梯,不知怎的,竟向前趔趄,险些跌下阶去。

还好陈城扶了一把,否则,这么高的台阶,李玹的腿是受不住的。

……

冰冻三尺,气寒将重,白雪皑皑,风疾已痛。朔风凛冽,腿骨绞削融送。

李玹身冷心凉,心道随她去吧,本也没多深的干系,断了……也好。

……

《我给皇帝,写日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