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

>

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

一柠无忌 著

古代言情 司徒烨 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 慕何

《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主角慕何司徒烨,是小说写手“一柠无忌”所写。精彩内容:”司徒末一被敲晕,暗卫就把他给扛走……见闲杂人等都撤走后,司徒烨露出了鬼火般的眼神,坐下暗卫抬至的木椅,唇上勾着笑意地看着慕何,眉宇间透着厌恶感地轻蔑道:“丞相,倒是很大的胆子,居然勾搭上了朕的皇兄五皇子,也很有本事呢?可,谁给你这胆?”这暗讽的话,在慕何耳里可就听着很不爽了,也附和着回他的话,“皇...

来源:fqxs   主角: 慕何司徒烨   更新: 2023-02-21 22: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慕何司徒烨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一柠无忌”,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司徒烨松懈了眉,放开了慕何,拿过他的衣服,硬是要为他换上……“这些天太过于缺乏管教,倒是伶牙利口了,能得到朕的服侍,丞相别不识抬举,吩咐下去,朕现在要在丞相府换洗一下……”司徒烨为慕何穿上衣袍,拉了拉衣襟,露出了结实带肌之胸膛……“什么!皇上这……这是臣的房,这……”“朕想在哪就在哪,丞相这是赶朕走,嗯?”慕何震惊且意外着,一时语塞,心里想着这狗皇帝,他简直不要脸,也从没见过有如此不要脸之人……但...

第2章 心软

嗒嗒嗒——

漆黑牢道里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火盆被人燃起,牢房里瞬间亮堂……

慕何警惕着,使力用麻木的双手甩了甩锁链,露出一副敌意,扭头看向了脚步声传来之处……

只见一个身披着黑斗,着一件雪蓝色的青锦纹长袍,眉似柳叶,墨发碧眼,腰间鎏金嵌玉腰带……病弱娇喘,脸部挂着一副不禁风的苍白的男子,正朝他自己步步靠近……

黑斗男子速开了牢门,走过,走至了慕何身边……担心地道“阿何,我皇弟可有刁难于你?

但他的那句话,让慕何觉得,眼前之人定是与前身有着交好,既然称皇帝为弟弟,那此人定也是个皇子,可他为何一副病态……

慕何眼底暗藏着冷意,有些闪躲着,平淡的回应道“你又是谁?这不明摆着吗?

他双手都上了锁链,眼前这人倒不是眼瞎?这不是刁难,难道要千刀万剐才算吗?

男子扯下套头的黑斗,被那句“你又是谁,突然内心一震……

阿何这是失忆了?男子有些担心的上前抚住他的脸,口齿轻柔道“阿何,我是五皇子司徒末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

慕何被司徒末的样貌颇为震撼,居然和那皇帝有着半分独美,可惜,只是这一副得了病的样子,倒是和那林黛玉有些相似了……

司徒末从不会在慕何面前,声称自己本王,他眼底装的都是慕何,也心悦慕何许久,他嫉妒慕何黏着司徒烨。

可他的皇弟,居然将慕何囚禁于此……

要借机,他得去找他皇弟,为慕何求情去才行……

“朕的皇兄,不在宫中好好待着,来这种晦气之地?

通亮的牢道里,再次走下一摇扇之人,但闻其声,后见其人,还是那熟悉的衣饰和身影……

皇帝冷傲地朝慕何越走越近……

这本就尬住的场面,皇帝的到来,让慕何更尬了,只觉这两兄弟真是大无语子,要斗也应该出去斗吧,就不能让他耳根清净点吗……

真是影响心情……

司徒末松开托住慕何的双手,扶上黑斗转身双手奉敬,低头作揖道“皇上……

“来人,这牢狱尸气过重,把五皇子给朕请回去,没朕的口召,禁止放出与丞相相见,违者死!

“皇上,念本王是兄长,求你放过阿何吧……

司徒烨不语,他也是念司徒末是安分守己之人,才如此出于礼,要是是别人,估计死一百次都不值。

“是!五皇子,得罪了。

司徒末一被敲晕,暗卫就把他给扛走……

见闲杂人等都撤走后,司徒烨露出了鬼火般的眼神,坐下暗卫抬至的木椅,唇上勾着笑意地看着慕何,眉宇间透着厌恶感地轻蔑道

“丞相,倒是很大的胆子,居然勾搭上了朕的皇兄五皇子,也很有本事呢?可,谁给你这胆?

这暗讽的话,在慕何耳里可就听着很不爽了,也附和着回他的话,

“皇上日理万机,当政务繁忙,有这闲工夫来牢里,还不如去后宫爽玩,何必来此受这浑浊恶臭之气?

皇帝散去了笑意,倒是沉思了起来……

要按以往,这丞相他应该不会,如此无礼的顶撞朕,之前还恨不得想要留在朕的身边,难道真是上吊未死,反而把脑子摔坏了,可眼前的他,完全像换了个人似的,还是得探探,不过他这么忤逆朕,是得好好罚一下,甚是有趣……

“丞相的嘴倒是伶俐的很,明明是朕问你,反倒是成了你问朕了,如此不知礼数,真叫朕不知该拿你如何才好?

“皇上说笑了,臣……

……

啪!

啪啪——啪啪——

嘶,司徒烨一脸不屑的戏谑着,手持韧鞭,无情地拿鞭挥上了慕何的身体……

韧鞭招招嵌肉,鲜血直溢,染红了慕何身上的黑白色朝服。

慕何强忍着疼痛,也不愿喊出,只能闷哼着,闭上双眼任由他这般抽打着……

“为何不叫?以前不是最怕疼吗?疼了也不知道叫出来,呵……

……

“啊!……啊……哈……你……你放开……我!

司徒烨一手捏住慕何的脸,一手沾上盐,俯身,伸手探去了他背部的伤口……

经他两指带劲一按,盐渗入了伤口,疼的他直叫呼着……

“啊……哈……

慕何发出的声音,已经传遍了他这一层牢道……

牢房里,只数他声音最大,还覆盖了牢狱里其他犯人的呜呜声……

……

鲜血淋漓,他脸面煞白而无一丝血气,还带着那尖叫,以及急喘的声音,这鞭子的落位,使他双腿发软……

那声音传进司徒烨之耳,只觉很是动听而又如此销魂,他就是要这种效果……

“这样才对嘛……朕的好丞相……

……

“你……啊……个癫……佬……

半刻后,

慕何全身疼至麻木无力,眼前昏昏眩眩,晕了过去……

他冒着虚汗,浸湿了他那染上鲜红血珠的脸庞,头也很自然地落靠在了,司徒烨的脖子边上,呼吸微弱……

司徒烨松开了,那停留在他伤口上的血手,侧头看过肩上的人……

他的破烂衣襟已染上一片腥,披发凌乱不堪,挂上了皇帝的背,红血珠与泪液混融,滑滴在了司徒烨的肩上,气息奄奄,……

他那濒死气息,让司徒烨本就阴沉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柔光,忽的暴戾怒吼,

“来人!给朕召御医……

“是!

暗卫闻见司徒烨的命令,纵身一跃,消失在了牢道……

……

慕何那清秀苍白之脸,让司徒烨内心一软,如果不是因为权势,他也不会这么想让慕何去死,先前是很讨厌他,动不动就往自己贴近,就像后宫的那群妃子一样,真令他厌恶的很。

扶住血身淋淋的慕何,司徒烨用钥匙解开了禁锢他的锁链,横抱起他,放至了牢狱里的洁净榻上,眉宇间一股打量着……

这慕何,上吊一次就变了,难道是被人夺舍了……

之前不都是死缠烂打,哭哭啼啼的?现在居然能忍住这般疼痛,好像仔细看看,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可这,只是他这腰,竟如此之细,手感还不错……

但……朕这是怎么了,居然……

哐当——

“微臣叩见皇上,皇上……

司徒烨皱紧着眉,玩弄着自己的指甲,瞪了一眼李侍郎,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叩什么叩?给朕救人,救不活就把你扔进蛇窟!

御医被这一声给吓了个半死,抬起药箱就上前诊治……

一见伤得脸部苍白无色,眉心松垮的丞相,御医李侍郎更是被吓了一跳,赶忙从药箱里拿出一颗救命糖丸,给他服下,再拿金汤药堆至一旁,也抽出剪子为他剪着破烂的服饰……

李侍郎才刚剪下一衣角,司徒烨的脸色就黑的如锅底,压声冷吓道“住手!朕只让你救人,允许你剪丞相衣服了吗?

李侍郎内心一颤,快手松开了拿着剪子的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这丞相大人的伤口都和衣服黏上了,不剪开估计难以上药,生命垂危啊。

司徒烨瞥了一眼榻上的慕何,眸光一沉……

真是可笑至极,朕平生向来做事干脆利落,之前不是很讨厌他吗?嫌弃的很,可如今……朕……

算了,还是先帮他止血……

“把剪子给朕,药留下,你们全都回避出去,窥者,眼珠子给你们抠掉!滚!

见皇上发怒,李侍郎和其余之人无奈,只能速速离去……

咔嚓咔嚓……

慕何一身淬了血的白衣,正被司徒烨一卡一卡的剪落,一道道见肉鞭痕,展露进了司徒烨的眼里,他解下肩上的披风,盖在了慕何的身上,……

“慕何,朕念与你幼时有过交,才放你一马,下次别落入朕手里,不然朕可不会放过你……

……

慕何,

慕何……慕何……

昏睡过去的慕何,总觉有人唤他,在灵魂空间里,他正在坐在一湖边思考着,这个阴深深的小型湖泊,不管怎么走,都会回到原点。

他回头,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一个和目前他身体一模一样的纯真少年郎,映入了他眼帘……

慕何低声,“你?是我的魂魄吗?

半透明飘逸的魂魄朝他游近,面藏伤感而又委屈着,

“不是……是你占据了我的身体,我已经死了,也回不去了……

“那为何,你又出现了,不去投胎吗?

……

《帝王在上,狂霸心尖狠狠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