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济世黑无常

>

济世黑无常

一直可恶的小熊猫 著

伊织 张纸鸢 济世黑无常 都市小说

网文大咖“一直可恶的小熊猫”大大的完结小说《济世黑无常》,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张纸鸢伊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你他妈的,我就不该听你的。”他一甩手挣脱。张纸鸢来到门口,看见这里除了还在等待的掌台,其余人都已经不见了。果然是来晚了一步,希望能赶上吧!他走上前,要穿过月供门时被纪澜拉住...

来源:fqxs   主角: 张纸鸢伊织   更新: 2023-02-21 19: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济世黑无常》是作者“一直可恶的小熊猫”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张纸鸢伊织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纪荒赶来时,医院已经被警方封控起来,他们对讲机里多数都在讨论最近这种怪异的事情,各地都有发生张恒顺的尸块也被收纳起来以作研究纪澜被拉到了医院里进行抢救,而伤势算轻的张纸鸢身体上绑着绷带,一只手吊在胸前,眼神里充斥着迷茫“老弟,没事儿的,这不是你的错,干咱们这一行,总会带来不幸的”纪荒坐到他旁边,从盒子里掏出一根烟给他,在自己看来如果喝酒搞不好的事情,抽烟就是自己最佳的选择了,所以衣兜里也总...

第4章 奇怪的黑无常

我现在只有身体和命了,他口中的情况一定会变得很糟糕!我必须要强大一些!虽然说死了也无所谓,但我还是希望死得风光点。

走到电梯口的张纸鸢一咬牙立即扭头往回去。

妈的,没准他们先入画了!我得抓紧,找一个能依靠的人!

纪澜看见他回到封闭的庭院准备拦住他的去路,他现在很后悔,纪荒拉住了他。

“有的人想死,那真不是拦得住的。

“你他妈的,我就不该听你的。

他一甩手挣脱。

张纸鸢来到门口,看见这里除了还在等待的掌台,其余人都已经不见了。

果然是来晚了一步,希望能赶上吧!

他走上前,要穿过月供门时被纪澜拉住。他将风衣下的冲锋枪给他,并告诉他如何使用,还嘱咐到“它们和人不一样,想清楚,找它们的破绽,看准了…….

“纪澜!说得够多了。掌台在里面说道。

“多谢。

张纸鸢拿着枪走过去,然而却没有如同他所料一般能够进入画里去找同伴,掌台反手又从袖口里抽出另外一紫色的画卷。

“你进这个。

“为什么?那画卷看着就散出诡异的气息,同起初的白色画卷相比不好惹多了。

“他们可没有武器拿,也没有人告知什么。掌台得意的笑笑,门外的纪澜面露难色。

“这…….那我问个问题,通过了能变强吗?

“能。

“多少倍?

“看效果。

“可以教我你们的特异功能什么的吗?

“自然,但要看你自己能学成什么样子了。

“一言为定。

他的手向展开的画卷伸过去,过程极为缓慢,就像是看视频开了0.5倍速。他在思考自己现在的决定是否正确,如果自己在这里就死了该怎么办?

掌台眼神变得犀利,张纸鸢身上冒出的白尘正在剧烈的晃动。还是不能彻底逃出去吗?

“你是渴望力量吗?

“啊?他的思考被打断了,话也没有听见。

“你渴望力量才回来的吗?

“我不知道,现在什么都想不到。

“那我再给你一个条件,如果你能活着出来,你就可以不用参加后面的测试,成为一名真正的鬼司,并且会派专人指导你。她的担保这下让张纸鸢心里的不安又加重一分。

“别,别说了。心一横,张纸鸢不想再忍受言语的刺激,整个身子唰的陷入里面,月供门旁的纪澜看见后心里凉了大半,估摸着是已经准备好了纸钱。

进入画卷的瞬间,张纸鸢感觉自己就像是浮出水面一般,浑身由重又变得轻松。眼看周围的情景,脑中唯一联想到的诗句只有一句“枯藤老树昏鸦,无边落木萧萧下。他不知道对不对,但是现在只能这样形容了。

枯木一延申就给人一种没有尽头的荒凉,然后风的呼啸声真是应了那句话,鬼哭狼嚎一样。天空是血红色的但是呈现一种环形,最外围带着暗紫色,可头顶正中上方的太阳是炽白灰,一开始他看见还觉得是夜晚,但是那阵阵的灼热让他清醒,这不是正午那也离正午不远。

迈出一步,感觉身体又变轻了些。

难道在这里人的各项数值都会像游戏打副本一样提高吗?他感到宽慰,这没准就意味着自己寻找出口就会更方便一些,遇到什么妖魔也能跑得快点。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在这些奇异的树木和沼泽地之前穿行起来。

走着走着,感觉手上有些异样,看了一眼,原来纪澜给自己的那把微型冲锋枪正在快速的变成一杆子银白色的长枪,上面的海浪花纹着实精细。

怪不得那家伙说什么枪法,差点给我整不会了。

“好家伙,这一上来就被老缠师黏上,悬大发了纪荒抱着手苦笑道。

张纸鸢并没有发现异常,然而就在他离开原地时,一只长着长舌头,上半生四只手下半身是蚕,可虫足是人手掌的猎奇生物注视着他,舌尖吐出的一根极为纤细的白丝绕在他的脚腕上。不断蚕食他的阳寿,这也正是为什么张纸鸢感觉自己逐渐变得轻飘飘的原因了。

少时,张纸鸢好像察觉到了异常。

怎么感觉好累啊,明明什么都没做。

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地面猛然开始颤动起来,一直尾随自己的老缠师也在感受到这异常后逃离了,简直是有多远滚多远,它刺啦刺啦的缩动声也在这时候引起他的注意,看着那逃离的背影,张纸鸢倒吸一口凉气。

“我说怎么阴森森的。

画外,人们的视线多数都集中在了这个单人副本上,讨论着。

“我就说吧,掌台大人,你这太为难他了,他真的就是个普通人。纪荒说道,掌台没有理会,只是看着那张逐渐形成包围圈的画卷,心里大喊快转!快转啊!

张纸鸢虽然眼上看着,但耳朵没有放下,那剧烈的震颤逐渐变得巨大。

有东西过来了,而且,就在我的身后!

他握紧了银枪,调转枪头使劲的向背后刺去,一声鬼嚎在耳边炸响。这个位置不能再呆着了!张纸鸢想着,身子向下一沉拽着枪向右侧连续的翻滚,在此间隙,就见到一只只插着锈刀的胳膊砸到地上向着这边逼过来。

起身后用长枪顶着向后退了去,一只与他一半大的缠着焦黑绷带的拳头当即又砸到刚刚的身位上。抬头看去,那鬼怪的嘴巴被缝合着,一颗巨眼镶嵌在脸上正爆着血丝的盯着自己。

它没有下半身,整个身体都是靠着如同八爪鱼触手似的十六根巨大手臂撑起来,腰下还在流淌脓液,被沾染到的枯草像是沐浴了春风一样疯狂生长,然后蜕变成畸形的触角向刚才被刺穿的一只手臂爬过去,缝合了那只大手。

“妈的,还带自愈的?他心里暗骂一句。

“眼哥还是这么猛啊,这小子真是倒了血霉。

“更倒霉的还在后面呢,你看醒狮就要过来了,还有獓狠,它们里面还混了个无常。纪湘叹了口气,感叹道。

看见脚下的枯草丛生,张纸鸢盘算着是不能给这个东西愈合的机会了,本来就够难缠了,现在还愈合,干脆死了算了。余光瞟见一块空地,面积足够,但那也意味着自己就没有掩体了。

妈的,这些东西有没有掩体都一样吧?

打拳在此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捶打,在张纸鸢眼中它的手指甚至还在不断变幻着兵器的种类,实际上只是手与手之间交替得太快,它就像是个风火轮一般轰隆隆的“滚过来。张纸鸢左脚蹬地整个人没想到腾空了,险些被砸断的小腿再次虎口脱险。

“我去,因为被吸了些阳寿,这小子反而还变得敏捷了不少。

正当要奔到空地时,身后的眼祖克伸出一只带流星锤的手袭来,而且,另外一阵不同的脚步声从右边传出来。

凌空的张纸鸢看去,是醒狮,长着血盆大口的醒狮,它的瞳仁就像两颗深邃的红色玛瑙,像是脱臼的下巴内外都露出骇人的尖牙,狮皮下面的腿像是蜈蚣一般,整个身体足足有五米长。

在与其相视的一瞬间,张纸鸢感觉自己的身体慢上半拍,而周围的一切都加速了!

怎料,眼祖克的带刺流星锤也因此砸开了醒狮,它沉重的狮子脑袋贴着张纸鸢飞了出去。一人一怪跌到枯木上,张纸鸢的胸口,手臂,脸上,都挂了彩。这醒狮也是个小心眼的家伙,原本离张纸鸢只有两个身位的距离,它却调转枪头对准眼祖克,两个开始厮打起来。

奄奄一息的张纸鸢差点背过气去,体内似乎用内脏破裂了,银枪撑住地面扶着站起身来。可就觉着头上传来一股热气,一双人手就在自己前面随着它的主人上下浮动,他还看见它的脖子下面居然有一对像是翅膀一样的东西,那双手缓缓靠近自己的眼睛,从它的手根处又开始不断的外翻出更多惨白骇人的没有指甲盖的手,这一幕让张纸鸢想到了伽椰子。

正要大步后撤,那双手突然发力,无数的小手抓住张纸鸢蓬乱的头发开始撕扯,接着又感到自己的脑袋正在被按压,像是要把自己的脑仁个挤出来,他以几近晕厥。可忽然那双手消失了,先前缠斗的眼祖克和醒狮也不见了踪影。

张纸鸢强收心里压抑和忍住身体的剧痛站起来。起雾了。团团白雾浓郁得就像是掺和了发酵的酸奶,还夹杂着尸臭味,触碰到的时候只让张纸鸢感觉里面有东西在拽自己,而且很冰冷,就如同深海。雾气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过来,似乎要把他驱逐到一个限定的范围里,空地上的一个八十平米的小圈子。

一瘸一拐的来到其中,两股强烈的视线感从他的上方传来,让张纸鸢感觉身体一阵酥麻。已经不再紧张的他抬起头来看去。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然有点摸清楚了套路,其实摸不清也没关系了,没有一股打得过。

它没有影子,背后长着一对翅膀,双手交错着插在漆黑的宽袖当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额头上贴着一道白色的血符,舌头托在半空,那长度比牛舌还要长上不少,只是它的身材高大,占到的比例没有那么出众,肩膀上插着亡命牌,腰间居然还挂了一把拂尘。

“黑无常?不对,这造型不对啊!张纸鸢怒目瞪着它。

“算了,也许原本那些就是错的呢?

天空上,在无常身后张纸鸢找到了第二道视线的来源,是太阳,是天上那颗鳄鱼瞳仁的炽白灰色的太阳。它饶有兴致,看上去不打算对自己动手。

它不动,但是无常开始动了。张纸鸢看见他把手从宽袖里抽了出来,就像是在拔剑一般,而他也看清楚了,这无常手的模样,两张手掌长到一只手上的同时,还有十八根手指分别排布。它的左手向后一拿抓住亡命牌对着自己一指,张纸鸢顿感一股无形的巨力将自己压垮,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双手不自觉的向前伸像是在迎接什么,就感觉到一阵子呼啸,缩小的亡命牌啪啪两下定住他的双手,上面的“亡字就像是活过来一样,开始扭曲变形成两只眼睛盯着自己。

奇怪的感觉从那眼睛里传出来,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眼睛一闭就像是做梦一般,张纸鸢感到那一瞬自己像是受尽了冥府里所有的酷刑。再睁开,他不敢再闭上了。

就看见空中的无常大手一抓折断了自己的翅膀,以压倒性的气势砸到地面上,这时,那股无形的压制减弱三分,他能勉强的抬起头,那深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纸鸢甚至要以为这是一颗小陨石落到自己前面了。

无常手中的羽翼羽毛快速的凋零成刺,齐刷刷的刺入张纸鸢的皮肉当中,剩下的整根主骨逐渐变得锋利,最终形成苗刀的模样。它一步一个脚印,逼近,准备亲手砍下张纸鸢的头颅。举刀的一瞬间,雾中传来的一声牛叫吸引了它。

又是一股轰响,又来了什么东西,以迅雷般的速度冲刺而来,那巨大的角一瞬间夺走了张纸鸢上右半的躯体,可他没死。无常闪身躲开以后发现原本被钉在地上的张纸鸢已经消失了。长舌头随着它晃动脑袋跟这样摇摆,脖子上长着的另外两张嘴发成低沉而沙哑的嘶吼。

冲入雾中的獓狠扭动着脖子上跃下踩,似乎要摆脱什么。无常察觉异动也向雾里走去。

獓狠的眼睛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两个黑漆漆的窟窿,从里面伸出来黑色的触手,开花结果一样的越长越多,向着脖子上方去。张纸鸢此时正用剩下的一只手揪住它的毛发,嘴里咬着银色的浪花纹路尖枪。

我算是明白了,我现在没那么容易死,我只是个玩具啊!一个玩完换下一个!他妈的,那我就用这条命来玩玩你们!张纸鸢看见触手向自己爬来,獓狠的身体也在此时停止晃动,他手接过长枪彻底放弃了稳固身体,拼尽全力把银枪当作是匕首一样扎入獓狠的天灵盖。

他太喜欢对准敌人的天灵盖猛攻了,也在此时,手掌因为逐渐滑到枪尖露出了森森白骨,骨头和银枪充分的接触竟然产生了水花,就在整个手掌都被划破以后,骨头和银枪充分的接触,枪尖顿时冒出大量咸涩的海水形成一股巨浪从獓狠脑中铺天盖地的翻出来撑爆了它的身体,赶来的无常见状立即单膝跪地,双剑插入地中。

可惜这海浪也就维持了十秒,水体没有冲散白雾,而是因为白雾极低的温度开始凝结成一道高耸的冰墙。无常在里面如履平地,向着被冻结的张纸鸢走,这下,没有谁能挡住它了。

《济世黑无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