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诡事重重

>

诡事重重

水袖轻歌 著

水袖轻歌 穿越重生 苏小小 诡事重重

书名叫做《诡事重重》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重生,作者“水袖轻歌”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苏小小水袖轻歌,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村长给我们腾了两间屋子,他儿媳妇给我们收拾房间,村长老婆则说给大伙做些吃的。由于大家身上都没任何现金,毕竟现在这个时代都是手机支付,想在地上捡钱怕是比中彩票还难。最后还是精英男摘下腕上的手表,说算我们几天的住宿伙食费。村长连忙推辞,“要不得要不得,这可是三大件,这么好的表我还第一次见咧,哪能收的下...

来源:fqxs   主角: 苏小小水袖轻歌   更新: 2023-02-21 1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小说《诡事重重》是由作者“水袖轻歌”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苏小小水袖轻歌,其中内容简介:苏小小有些疑惑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完好无损又捏了捏自己的脸,有痛觉可她不是死了吗?就算不死也应该身患重伤,现在的自己似乎完好无损怎么回事?好像记得她被卡车撞飞时,耳边隐约听见一个声音,问自己想不想获得生命,自己似乎当时同意了,所以自己这是穿越?重生?还是其他什么?‘事件:隐逸村任务发布:存活三天’当耳边传来机械声音时,苏小小立马左右张望寻找声音来源,可错愕之下发现声音居然来自自己脑海中随...

第2章 李小丫

村长家比李大爷家大了许多,但依旧是很老式的土坯房。村长也是个四五十岁左右的老汉,只稍微比李大爷穿的整洁一些。

李大爷带着我们说明来意,村长一直狐疑的打量我们。众人继续了之前的说辞,尽管采风这个说法很值得让人考究,但村长见我们穿戴都不差,最终也只能相信。

村长给我们腾了两间屋子,他儿媳妇给我们收拾房间,村长老婆则说给大伙做些吃的。

由于大家身上都没任何现金,毕竟现在这个时代都是手机支付,想在地上捡钱怕是比中彩票还难。最后还是精英男摘下腕上的手表,说算我们几天的住宿伙食费。

村长连忙推辞,“要不得要不得,这可是三大件,这么好的表我还第一次见咧,哪能收的下。我们这边也没啥好东西,你们就跟着我们随便吃点。

众人一直强调一定要给,之后村长老婆拉着村长嘀咕了一阵,村长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下。

村长老婆是个大脸盘的妇人叫李桃。说话声音很高,但不刺耳。说话总咧着嘴笑,让人一看很有好感。

没多久饭菜就做好,桃婶很热情,还杀了只鸡。端了饭菜上来就招呼我们多吃一点。还别说,农家放养的鸡味道很是不错。

趁饭菜上桌的空档,众人便开始不着痕迹开始打听起来。

“桃婶,我们走来,发现村里好几家白事,怎会如此巧。我们出去有些啥要避忌的,给我们讲讲,别冲撞了谁。

桃婶本是一直带着亲切的笑容,瞬间拉下脸来。“哎,不是啥光彩事,别问了。反正你们尽量别去那几家。

“您给我们说说呗。我们都是外地人,也不能乱说啥,您放心,我们嘴紧得很。浓妆女显然不想错过得到信息的机会。

“害,你这女娃子,咋不懂事咧!桃婶有些生气,直接撂下碗筷在桌上,“你们先吃,吃好我再来收拾,我还有事。说罢转身就离开。

浓妆女脸上有些挂不住,恨恨开口,“不说就不说,甩什么脸子,以为老娘只能找你打听不成,呸。

“行了,大家快点吃完,一会我们就俩俩一组分头去打听。时间不多,拖得越久,安全时间越短。精英男沉着脸开口。

苏小小心中沉思,开始村长说什么‘三大件’。这似乎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的说辞。那会好像有这样的说法,手表、自行车、缝衣机嫁娶三大件。还是小时候听奶奶讲故事提到过这一茬,她有些印象。

她在心中惊讶,难不成现在其实所处的地方是几十年前?如果在几十年前的话,偏远山村不通电就说得通了。

而乔婶子和村长老婆都是在听见他们打听时变脸,也许事件不一般,必须弄清楚。或许他们生存三天的关键就在这里,总算是有了方向。

精英男和高中生一组,外卖大叔和肥宅一组,苏小小和浓妆女一组。饭后也不耽搁直接就分头行事。

浓妆女从村长家走出来后,一路不停抱怨,“这桃婶也真真小气,我不过就问了一句就给我甩那么大脸色。亏的我刚刚还以为她是很和善的人。

苏小小并没就着她的话继续说,反而盯着她的耳朵问。“你这耳钉是金的吧?

浓妆女斜着眼瞟了一眼,“你看姐像戴假货的人吗?语气之中带着些鄙夷不满。好像苏小小刚刚问的问题犯了多大错似的。

只是她这语气 用错了地方,因为苏小小压根感受不到她的不满。从奶奶过世之后,她就不会再有太大情绪波动。医生说,她好像有什么‘情感缺失症’,生气完全不会。

“你忘了我们怎么住下的么?打听消息而已,有钱能使鬼推磨。

浓妆女瞬间眼睛一亮,立马改口,“妹子,你说的对!

没费多少功夫,她俩就在村里找了个看着很八卦的村妇。许诺金耳钉后就把事情知道了大概。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村里人人都知道。而桃婶不想说,是因为真的挺丢人。

隐逸村虽然偏僻,在这生活的人基本很朴实。可毕竟一个村子那么多人,不可能人人都朴实。村里就有三个以李大壮为首的无赖,成日游手好闲。

第一个死亡的是村里一个小姑娘叫李小丫,人生的俊俏干活也利索,可惜父母死的早,是她奶奶一手拉扯长大的。

不过她奶奶待她并不好,成日打骂都是家常便饭,挂在嘴里最多的便是,她克死爹娘。所以小姑娘日子过得很是艰难。

但小姑娘人很懂事,很小开始就家里地里一把抓。

一年年过去,李小丫出落的越发水灵。也不知何时开始,被这李大壮给看上了。

一周前李大壮光天白日的,趁着李小丫在田里干活,正好周围没人就把人给绑走强了!怕事情败露,又逼着其他俩个个和他一起的混混李铁牛、李三也一起强了李小丫。三人完事后还威胁李小丫,说若不想让人知道她和他们三睡过就不许吱声。

在他们看来,李小丫是万万不敢说出去的。毕竟说出去,她的名声就毁了。三人压根不怕。

事发后第三天,李小丫留了一封血书,就这么跑到村外小溪自尽。小溪水并不深也就能刚好没到人胸口处,可李小丫是抱着必死的心。硬生生把自己跪在溪里活生生溺死。据说把人抬回来的时候膝盖怎么都掰不直,眼睛还一直不停淌着血泪,着实恐怖。

村里人气坏了,当日就把李大壮三人绑了起来。跪在祠堂狠狠打了一顿。

村长说要把这三人活活打死,可架不住三人的亲人拼死相互。

说小丫死都死了,在打死他们三人小丫也活不过来,不如换成让他们三家补偿小丫奶更划算。

都是一个村子里住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相处几十年下来众人早已彼此在熟悉不过,这三人着实可恶,但面对三人亲人的不断求情,村长还是妥协了。最后结果就是三人跪在祠堂思过。

三人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受伤不轻的样子。起码人还是好好的,没有性命之忧。

怪事也从当夜开始发生。当夜,李大壮突然暴毙,第二日,李铁牛和李三睡醒时,李大壮身子都凉了,二人吓坏了。

第二晚,李铁牛晚上睡觉死在家中,死状很是诡异。他是自己用双手拉住两边嘴角,然后用力往外撕,一直到整张脸撕破变形,失血过多而亡。可若一个人经历如此大的痛苦不可能毫无声息,但他家里人和他住一个屋子里,当晚啥动静也没听见。

第三晚死的是李小丫的奶奶,小丫奶是自己把头埋进水缸,活活溺死。

她们倒是没找错人。村妇绘声绘色的描述着,一会唉声叹气一会咒骂李大壮三个人渣。说到李小丫时,一边叹气一边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这三个狗东西就不是个好的,死得好!今儿个是第四天,前几天每晚都死一个,我看今晚小丫肯定把李三那个混账带走。哎,你说小丫多好一女娃子,就这么……呸,王八犊子的东西。

看村妇也不会再说其他有用信息,苏小小打听了一下李小丫的住所就往外走去。

“哎,哎。你这妹子咋一声不吭就走,也不说叫上我。浓妆女紧跟上来。“这是去哪?

李小丫家在村尾,她俩赶到的时候发现精英男和高中生也在。精英男面色惨白,高中生则在屋外扶着墙狂吐。

“哟小弟弟这是咋了。浓妆女问道。

高中生吐的忘乎所以,压根没搭理。精英男面色也不太好,只冲着屋内示意。

屋内小院里摆了俩口棺材,显然就是李小丫和她奶奶。苏小小压根就不会害怕,自然不会有顾忌,抬腿就走进小院。浓妆女有些迟疑,咬咬牙随即跟上去。

左边是李小丫奶奶的棺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看上去皱纹很深,年纪很大,很瘦小,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右边应该就是李小丫的棺木。

迎面就是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苏小小忍不住皱眉,只得拿手掩起口鼻。

棺材内的女人双手直挺挺的竖着,双手呈爪状。感觉棺材内的‘人’好似马上要跳出来抓人似的。双腿则蜷缩在胸前。

这时李小丫已经死去好几日,这么热的天也没任何防腐措施,尸体已经开始呈现巨人观。整个尸体面目早已经膨胀的看不清眼耳口鼻,活脱脱就是一怪物形象。

跟着后头的浓妆女此时也靠近,就这么冲棺材内打量一眼,吓得腿一软直接向后跌坐在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爬了出去,和高中生一块扶墙而吐。

苏小小站在原地,比照着尸体的动作,伸出手往前手指也呈爪状,模仿起尸体的死状。

皱眉想了想,随即叹了口气。

李小丫的寻死之心着实强烈。看来溪水确实不深,这个动作显然是当时她跪在溪底,为了制止自己漂浮,用双手狠狠插入泥土之中。活生生把自己溺死,这种死法对自己可真够狠。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又观察了尸体的指缝,果然很多泥土。苏小小见尸体上再无其他发现便果断进屋。

瞟了眼屋外还在狂吐的二人,她有些不理解,命都要保不住了,尸体有什么可怕的。难道这会不该加紧搜证才是?

精英男看着苏小小进屋,眼睛微眯。可眼前的棺材又让他却步。看了眼还在狂吐的二人,他知道这俩个怕是靠不住,不敢犹豫大步跟着进了屋,只是在路过棺材时,脚步明显加快。

《诡事重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