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贺赢 著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 武侠修真 贺赢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桑烟贺赢”创作的《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她知道这封建帝王都喜好新鲜,所以,竭力装作平常妇人:“回皇上,刚刚的主意,不过是臣妇偶然想出的愚见。哪里还有别的主意?”贺赢莫名不信这话:“真的没有?”桑烟低下头,弱弱道:“真的没有。”贺赢见此,眼里染上失望之色:“你在闺阁时,颇有盛名。若不是朕不得近女色,你早入宫了...

来源:ywqd   主角: 桑烟贺赢   更新: 2023-02-21 13: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这部武侠修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桑烟贺赢”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内容概括:猫儿直扑而来桑烟吓得一动不动裴暮阳看了,忙说:“桑主子别怕,这猫儿最通人性,不伤人的”猫儿确实不伤人它扑到桑烟身上桑烟想把它抱开,但它确实很通人性,伸出鲜红的小舌头,舔她的手掌,还拿软乎乎的脑袋蹭她的下巴、脖颈行吧真香虽然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当猫儿伸出两只前爪,萌萌哒给它作揖,桑烟就真的喜欢上它了“可起了名字?”她看向裴暮阳“没...

第021章 强求

桑烟的内心是拒绝的。

她笔直站着,没有过去。

贺赢看到了,也不恼,捏着下巴,挑眉一笑“怎么?你不承认?那兰嫔可是亲口说的。她是听了你们姐妹的安排,才一时鬼迷心窍走了错路。她那边的宫人都可作证。朕相信,月桑殿的宫人也会作证。

果然。

兰嫔落得那般下场,有自己的因素。

如果自己不进宫,不帮桑弱水争宠,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呢?

桑烟知道自己不该那么想,有点圣母心发作了,可她多少还是受影响了。

“皇上恕罪。

她跪下认错,诚恳解释“臣女对皇上并无恶意,只是忧心皇嗣。皇上近女色而浑身不适,臣女怀疑是心理作用,就想着醉酒之下,或许会有奇迹。

“朕也好奇是否有奇迹。

贺赢让她起来,继续给自己倒酒“来吧。灌醉朕。让朕酒后乱性。

桑烟“……

太羞耻了。

她没起来,也不说话。

贺赢轻笑“怎么了?现在没胆量拿朕来做尝试了?朕恕你无罪。

桑烟觉得狗皇帝就是找事,偏她还只能磕头认罪求饶“臣女知罪。皇上您大人有大量,且饶了臣女这一回吧。

这狗皇帝太坏了。

还很小气。

兰嫔的事都过去了,他之前没计较,现在却拿来吓唬她!

“你确定只要朕饶你这一回?

狗皇帝话里有话。

桑烟立刻想到了自己去永寿殿见太后的事——糟糕!不会他知道自己给太后献策的事了吧?天!这皇宫就没有秘密可言吗!不,应该说这皇宫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朕听桑妃说,你要离宫,这算是畏罪潜逃吗?嗯?桑烟,你既然有计策,为何不当面献给朕?怎么,怕朕实施在你身上吗?

贺赢说到这里,又气又囧,音量都抬高了“果然是成过亲的妇人,见识比朕都厉害!

“臣女……知罪。

桑烟低下头,俏脸腾得就烧了起来。

红得艳丽。

红得滴血。

贺赢看到了,心里莫名生出一股邪火那些东西,都是谁教的?她那个亡夫吗?听说她那个亡夫是死在洞房前的?所以他们在洞房前,就已经……

“可恨!

他一拍桌子,拍去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桑烟不知内情,被他吓得哆嗦了一下。

贺赢狠狠盯着她,目光有他不曾发觉的炽热,像是燃着火,想要一层层烧掉她身上的衣服。

桑烟被他看得高度紧张。

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咕两声。

她害臊的厉害,头一低再低,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贺赢听到了她肚子的叫声,微微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这个蠢女人,来之前,也不知道吃点东西。

他压下邀她共用午膳的冲动,哼道“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很能说?

桑烟知道自己说不过狗皇帝,还多说多错,便道“臣女知罪。

贺赢其实很讨厌她说这句话。

每次她这么说,看似意味着妥协,实则是拿到了免死金牌。

他不可能降她的罪,她便一次次恃宠而骄!

“很好,既然知罪,那就将功赎罪。

贺赢眯起危险的眼眸,唇角勾着恶劣的笑“满皇宫的人都没你那么忧心皇嗣,既然你这么忧心,那朕就按你的方法,赏你一个皇嗣!

“不可!

桑烟吓到了,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再次拒绝“皇上!不可以!

贺赢知道桑烟不会同意,但亲耳听到她的拒绝还是很不高兴。

这不高兴里有帝王权威被冒犯的愤怒,还有男人尊严被损伤的尴尬,更有一丝真心被拒绝的痛苦。

他是皇帝,全天下的女人都争抢着想给他生孩子,但她不愿意。

究其原因,想是她心里还念着他的亡夫!

也不知那亡夫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真是气煞他也!

“为何不可以?

他明知故问,还意图蛊惑“朕的第一个皇嗣,如果是皇子,那就是大贺未来的储君,你的家族让你进宫,不就是为了这个?

“可臣女不是为了这个。

桑烟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坚定道“臣女无意婚嫁,只想为亡夫守节。

“闭嘴!别提你那个亡夫!

贺赢对桑烟那个亡夫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了。

他现在一听就炸“你愚蠢至极!你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你还敢拒绝朕!

他现在愤怒得想杀人“从现在开始,你再敢说一个不字,朕就杀你全家!你不信就试试!

桑烟“……

狗皇帝这是要动强权了!

她很害怕,也很愤怒“皇上三思!满皇宫的女人都争抢着给皇上生孩子,皇上何必强求于我?

“强求?

贺赢气笑了“你说朕强求?哈哈,很好,那朕还就强求了!来人——

裴暮阳正扒着殿门偷听,当听到皇上赏桑烟第一个皇嗣,心里直呼桑家要发达了!桑家要发达了!这是何等的殊荣啊!

打死他也没想到,桑烟竟然拒、绝、了!

这女人是守寡守傻了吗?

那可是皇嗣啊!

“奴才在。

他匆匆忙忙跑进去,心道皇上一怒之下,不会要杀人吧?他是劝呢还是劝呢?万一杀了之后,皇上后悔了,他绝对第一个倒霉!

“皇上三思,桑大小姐不能杀——

“谁要杀她?

贺赢看着犯蠢的裴暮阳,气得一脚踹上去“拟旨!立刻拟旨!桑氏嫡长女桑烟端庄娴雅,德才兼备,深得朕心,故封为嘉懿皇贵妃!今夜就承宠——

“不!不要!

桑烟这次真吓到了。

她急急站起,想要阻拦去拟旨的裴暮阳,结果,许是跪太久,起太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桑烟!

贺赢一声惊叫,下意识去扶人。

“娘娘——

裴暮阳看皇上要去扶人,忙拦住了“皇上,您不能碰她!当心发病!

贺赢想到发病的痛苦,伸出的手顿在半空,慢慢又收了回去“赶紧传御医!

裴暮阳应了“是,先安排太监去传御医,又安排太监将桑烟抱到龙床上。

那太监动作很小心,将人放到龙床上时,还托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放到枕头上。

然后,扯上被子,盖到她身上。

她平躺着,夏衫单薄,隐隐可见两团嫩白,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很活色生香的美。

他知道那太监没敢看,可还是妒忌的不行。

为太监能离她那么近。

为太监抱了她。

明明那该是他独有的权力。

都怪那个怪病!

贺赢第一次对那个怪病生出了恨意……以及无比迫切的、治愈的渴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