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

>

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

顾了了 著

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 古代言情 裴宴辞 顾清兮

小说《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顾清兮裴宴辞,文章原创作者为“顾了了”,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在软榻上歇了一上午,想必你精神养得不错,过来给朕捏肩。”帕子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了,但能让她就这么轻易逃过去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哭不出来,就换别的方式。顾清兮磨磨蹭蹭的从软榻上起身,慢慢朝着暴君身后挪...

来源:fqxs   主角: 顾清兮裴宴辞   更新: 2023-02-21 1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顾清兮裴宴辞,作者“顾了了”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顾清兮在宫里休养了小半个月,这半个月张太医的汤药每天都准时准点送到偏殿,虽然汤药是难喝了些,但不得不说药效是真得好可能也和吃的好睡得好有关系反正在宫里待着的这段时间,她脸色好了不少裴宴辞见顾清兮养的这么好,便开始履行承诺,让她贴身伺候说是贴身伺候,其实就是在他身边陪着,整日也累不着原本顾清兮还想装病的,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暴君会挑工夫,每次裴宴辞都能在她笑的最开心的时候出现“过来给朕...

第6章 苦谁都不能苦自己

裴宴辞说完看了顾清兮一眼,随即有些嫌弃的将湿帕子扔在地上。

见被拆穿了,她便也不再否认。

“原本帕子的确被臣女哭湿了,但方才听见皇上的脚步声急着起身请安,不小心把桌榻上的茶水弄撒了,这才叫皇上误会……

顾清兮压低声音,到底还是有些心虚。

裴宴辞没搭理她这句话,而是直接坐在椅子上,翻看起奏折。

“在软榻上歇了一上午,想必你精神养得不错,过来给朕捏肩。

帕子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了,但能让她就这么轻易逃过去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哭不出来,就换别的方式。

顾清兮磨磨蹭蹭的从软榻上起身,慢慢朝着暴君身后挪。

他这心肯定是黑的,自己一个身患重病,久卧病榻的娇弱姑娘,哪儿有力气给他捏肩?

裴宴辞好大一张脸,也真好意思吩咐她……

不过心里吐槽两句也就算了,当着暴君的面儿把这句话说出来,她还是不敢的。

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在裴宴辞的身边讨生活,就是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儿。

但这并不代表向暴君屈服,苦谁都不能苦自己,甜谁都不能甜暴君。

这是顾清兮和裴宴辞相处两天下来,得出的结论。

顾清兮不紧不慢的走到他身后,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揉捏着。

“稍微用些力气,早膳没吃不成?

裴宴辞皱着眉,显然这力道不是很满意,朝着身后的小姑娘冷声斥责一句。

听男人这么说,顾清兮手上的动作一顿。

语气立马变得可怜起来。

“是没吃饱……早上只吃了些清粥小菜,再加上哭了那么久,还哪儿有力气,都是臣女没用,若是身体好些,也不会让皇上如此厌烦了。

人在戏中,泪腺一下就打开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颗一颗往下掉。

一旁边的太监看着都满脸的不忍,恨不得从顾清兮手里接过伺候皇上的活儿。

太可怜了,顾小姐真是太可怜了……

皇上若是懂的怜香惜玉就好了。

也省得顾小姐这般如花似玉的娇女子受苦了。

顾清兮这边眼泪掉着,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身子用力的时候,一滴眼泪直接顺着她的下巴掉在了裴宴辞的后颈。

男人的脊背瞬间便挺直了,过了片刻他慢慢转身看了顾清兮一眼。

她表情未变,依旧是一脸可怜的看着暴君,但心里却高兴极了。

是不是不用自己按摩了,是不是把暴君哭烦了?

但裴宴辞接下来一句话,直接让顾清兮傻眼了。

“刚才……掉在朕脖子上的,是眼泪还是口水?

顾清兮???

你给我死!

“皇上这句话难道不是在羞辱臣女吗?虽然臣女久卧病榻,但规矩还是懂的。

她这张脸,哪怕是哭都得找好角度,落泪都是要绝美的。

怎么可能张嘴?那好看吗?

在知道落在自己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口水之后,裴宴辞稍微松了口气,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备水,朕要沐浴更衣。

顾清兮要说的话一下就噎住了。

他还嫌弃起自己来了?

刚才给他捏肩的时候怎么不嫌弃呢。

“看什么?你也别闲着,等水备好了,给朕搓背。

听着男人的话,她都快把牙给咬碎了,捏肩还不行,现在竟然让自己给他搓背?

顾清兮觉得男人不能惯着,该拒绝的时候一定要拿出自己的态度来。

下一秒,她直接眼睛一闭,扶着裴宴辞的龙椅慢慢坐在地上。

可以说是晕的很有技术了。

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熟能生巧,昨天已经装晕过一次了,今天就有经验了。

“皇上,臣女浑身没劲儿……

看着顾清兮拙劣的演技,裴宴辞轻叹了口气。

“罢了,你歇着吧,把顾小姐送回偏殿,好生伺候,对了太医开的药,记着给她喝了。

绿夏应了一身,快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把人从地上扶起来。

“姑娘,地上凉,咱们回偏殿歇着。

顾清兮就着绿夏的手从地上站起来,“虚弱的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绿夏身上。

走之前好不忘对着再对着暴君搏一把同情。

“皇上仁慈,臣女今日不能伺候皇上沐浴,是臣女的损失,等身子好了,定给皇上补回来。

裴宴辞捏了捏眉心,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种女子。

演技……如此拙劣。

却还能不让人生厌。

倒也真是稀奇。

“再多说一句,便让你同朕一块沐浴。

这下顾清兮没敢继续磨蹭,甚至不准备演了,直接甩开绿夏的手,小跑着就离开了暴君的寝殿。

笑话,搓背她都不愿意,还跟他一块沐浴。

想的倒是挺美!

见顾清兮一溜烟便消失不见,裴宴辞忍不住轻笑一声。

把她留在身边,倒是可以给自己解闷。

“皇上,现在备水吗?

刘公公俯身对着男人问了一句。

寝殿倒是有御用的汤池,但备水还是需要些功夫的,若是皇上现在沐浴,便马上安排宫人去准备。

“先不用了,晚膳之后再说。

把顾清兮打发走,倒是安静了许多。

本以为能静下心来好好处理奏折了,但人走了,他倒是有些不自在。

下次还是让她在软塌上待着吧……

等回了偏殿没多大会儿工夫,太医院便把汤药送过来了。

“绿夏姑姑,这个药一定要趁热喝了才行,放凉了药效也就没那么好了。

“好,我会告诉姑娘趁热喝的。

绿夏从药童手里将汤药接过来,随即转身回了偏殿。

“顾小姐,汤药熬好了,您趁热喝,奴婢去给您拿些蜜饯点心来。

这汤药闻着苦,更别说喝到嘴里了。

顾清兮看着碗里的汤药,试探的喝了一口,结果汤药刚进嘴,小脸就皱到一块去了。

用难喝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这碗汤药,简直是难以下咽……

《刚穿书,就给冷酷暴君一个大比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