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剑起,琴落,苍穹变

>

剑起,琴落,苍穹变

眯眼的狐狸 著

剑起,琴落,苍穹变 奇幻玄幻 寒秦 齐客

奇幻玄幻小说《剑起,琴落,苍穹变》,男女主角分别是寒秦齐客,作者“眯眼的狐狸”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屋内书案前坐着一位端庄大方的美妇,此人便是秦音的母亲何倾,手中在绣着一个荷包,听到秦湘的话,何倾温柔的笑了笑,“平时不都很晚才回来吗,你也不曾上心,今日是怎么了?”秦湘神色有些严肃,眉目微皱,道:“今日这天异常的黑,而且,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闻言,何倾神色也是一紧,刚要开口,只听秦湘厉喝一声:...

来源:fqxs   主角: 寒秦齐客   更新: 2023-02-21 13: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剑起,琴落,苍穹变》是作者“眯眼的狐狸”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寒秦齐客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十年后葬魄殿偏殿一名长相俊美的少年手中正冒着阵阵青光,青光如丝线般穿插流动,少年一边操纵手中那团青光,一边道:“哎?你说你什么时候给我看看你修炼的那什么冰凤变”……他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他也毫不在意,自顾自又道:“你说你那冰凤玄龙经怎么就没有个玄龙变?”“搞不懂,堂堂玄冰大帝修炼的都是什么古怪名字的功法”一连问这些话的俊美少年名叫齐客,嘴虽然在不停歇的发问,但手中青光在他不停操控下骤然放大,...

第1章 琴宗之乱

玄渊大陆,琴宗。

夜幕时分,琴宗上下出奇的寂静,与往常气氛大为不同。

琴宗一屋内,一位中年男子,长相英俊,斜飞英挺的剑眉,锐利的黑眸,棱廓分明的脸庞,嘴唇上那两撮小胡子给人一种成熟之感,此人名为秦湘,琴宗现任宗主。

“音儿还没回来吗?秦湘站在窗边,双手负在身后,望向漆黑的窗外。

屋内书案前坐着一位端庄大方的美妇,此人便是秦音的母亲何倾,手中在绣着一个荷包,听到秦湘的话,何倾温柔的笑了笑,“平时不都很晚才回来吗,你也不曾上心,今日是怎么了?

秦湘神色有些严肃,眉目微皱,道“今日这天异常的黑,而且,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闻言,何倾神色也是一紧,刚要开口,只听秦湘厉喝一声“待在里面别动!

话落,秦湘掠门而出,单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浮空一挥便将屋门关上,静静地站立在门前,缓缓抬头,双眼微眯,眼神越发凌厉。

“出来吧,在你们完善结界的一瞬间,我感应到了,很高明的手段,差点瞒过我的感知。

话罢,那漆黑的半空中,三道头戴兜帽,身穿黑袍的身影渐渐浮现,中间为首的黑衣人拍了拍手,“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秦宗主,这感知力,放眼玄渊大陆也找不出三人。

秦湘眉目一皱,心中生疑,眼前三人单论境界来说跟自己不相上下,但玄渊大陆甚至是其他两个大陆,有此境界的人,也识得十之八九,而这三人,虽说故意遮挡,但以秦湘感知而言,从未接触过这三人。

“你们是?秦湘声音低沉。

中间为首的黑衣人眼神阴森的注视着秦湘“秦宗主,我们是谁,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我们此次大费周章的前来,是要向你……

话音未落,秦湘一个迅疾的闪身来到三人面前,一道含有强大玄气的重拳砸向三人,见势,三人紧忙祭起神秘护盾挡在身前,即使如此,秦湘这一拳也是将三人从半空轰入地面,激起大片尘雾。

待尘雾稍散,三人从中走出,为首之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秦宗主,这就是你的好客之道吗?未免有些太急了吧。

借此,秦湘身影原地消失,只听一声长剑出鞘,秦湘从空中持剑刺下,长剑顺势在秦湘两侧幻化出两柄相同长剑猛然刺出,黑衣人不再多言,手中锁链浮现,只听两股兵器触碰发出铛铛声响,双方皆是被震退出去。

秦湘稳住身形,发现三人手中的锁链头部皆是尖锥状,而且短暂的试探,对方使用的武器很怪,功法也是从未见识过的。

反观黑衣三人,短短两招,便让他们内心有所波澜,三人相视点了点头,分别分散站位,成三角之状,将秦湘围在中间,手中锁链发出铮铮之声,犹如一条毒蛇般奔向秦湘。

秦湘见罢,持剑腾空而起,却发现三条锁链也随之跟向自己,秦湘持剑劈落锁链,但三条锁链在劈落之后,再次袭去,速度比之前快了数倍,锁链交替攻向秦湘,不给其一丝喘息的机会。

黑衣三人手中结成一圈黑色印记,附着在锁链之上,三条锁链从银色衍化为乌黑之状,给人一种死亡的压迫感,锁链的尖锥变得比之前大了一倍,尖锥之上也化成利刃状,朝秦湘猛烈的攻去。

见此,秦湘手中长剑嗡嗡作响,长剑通体化为琉璃般色彩,晶莹剔透,光彩炫目。

秦湘剑招幻化成残影,剑剑斜劈在三条锁链之上,共用十二剑,三条锁链应声击回。

秦湘一个转身隔空横劈出一剑,一道鲜红色剑罡以迅雷之速朝三人奔去,黑衣三人紧忙后撤数十步,方才的神秘护盾再次浮现,只不过,这次剑罡与神秘护盾碰触的瞬间,护盾便被瓦解,鲜红的剑罡直击黑衣三人。

猛烈的剑罡使得三人倒飞出去,兜帽也是凭空碎裂。

“桀桀桀,琉璃十三剑,秦宗主这剑道如此之高,那这琴音上的造诣就更别提有多恐怖了。黑衣三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为首的黑衣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又道“秦宗主,不陪你玩了。

话音刚落,黑衣三人原本完好的脸开始碎裂,化为纸屑般随风飘散,取而代之的是深黑色气体缭绕的魂魄,显得格外狰狞,体型比之前膨胀了一倍之多,手中的锁链也是多出了一条,黑衣三人六条尖锥锁链如猛蛇般以迅雷之速朝秦湘袭去。

秦湘挥剑横身格挡锁链,但被强大的冲击力顶出数十米远去,刚要稳住身形,神色一惊,手中挡住的锁链竟是五条,劈开五条尖锥锁链,转身提剑挥去,虽是砍到身后的那条锁链,但也仅仅改变了锁链的攻击方位,尖锥锁链直接贯穿秦湘的左腹。

秦湘挣脱锁链,紧忙退出数十里,左腹拳头大小的血洞正在往外溢出鲜血。

秦湘眼神微眯,冷漠的吐出两字,“界魔。

“桀桀桀,秦宗主,能与你这般人物较量,真是不错,入魔吧,只要今天你入魔,就不用死了,往后你我还能较量,多有趣。为首的黑衣人伸手邀请道。

远处的秦湘冷哼“大言不惭!

旋即秦湘身前光芒闪现,凭空多出一架古琴,秦湘双手抚琴,指间波动,一股音刃飞出,连续拨动数十下,数十个音刃如同死亡的镰刀朝黑衣三人攻去。

黑衣三人急忙挥动锁链攻向音刃,抵挡瞬刻,一声剑鸣声响起,只见左侧的黑衣人胸膛中一柄长剑刺出,被刺中的黑衣人瞬间泄了气一般,倒在地上,尸体慢慢的如齑粉消散。

为首的黑衣人见罢,趁此一脚将秦湘踢出,手中锁链朝其面门攻去。

铛的一声,何倾从屋内掠出,一柄长剑劈开锁链,闪身来到秦湘身边,“你怎么样?

“还好,死了一个,一会你攻中间的那个,我趁机将另外一个做掉。秦湘喘息道。

手中古琴再次浮现,随着一声琴音奏响,一道玄气幻化的仙鹤飞向空中,一声鹤鸣响起,何倾直奔为首的黑衣人而去。

为首黑衣人见何倾冲自己而来,笑的格外狰狞,但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与身边的手下全身竟是动弹不得,只见何倾如刚刚秦湘一般,身旁幻化出同样的两柄长剑攻去,为首黑衣人闷哼一声,一股强大的魔气迸发出去,将何倾击退。

何倾退后数十步,再次长剑闪动,通体琉璃般色彩,十三剑挥出,为首黑衣人也是发觉空中仙鹤的问题所在,一手锁链挡下何倾的琉璃十三剑,另一只手锁链蓄力,猛然甩出,将空中仙鹤打散,这才与手下解除了定身之术。

一息间,秦湘持剑刺向身旁的手下,为首黑衣人一挥锁链击在长剑上,长剑虽被打偏,但是也顺势斩掉右侧黑衣人的一只臂膀,令人古怪的是即使右侧黑衣人的一只臂膀被斩落,也没任何疼痛的反应。

秦湘一愣,也正是这愣神间,给到黑衣二人机会,三条锁链席卷而来,秦湘持剑劈砍,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强大的玄气震退三条锁链。

一中年男子,双手负在身后来到秦湘身旁,“费了半天的劲把外面的结界撕开了一个小口子,方才进来。

来人便是琴宗副宗主秦松山。

秦湘嘴角笑了笑,“当心,是界魔,手段很古怪,为首的估计还留有底牌。

“好,先让弟妹撑着,咱俩先斩断臂的那个。秦松山与秦湘相视一对,点了点头,二人腾空跃起,直奔断臂黑衣人而去。

断臂黑衣人的身体逐渐膨胀,二人刚闪身来到,发觉不妙,顿时后撤,只听轰隆巨响,断臂黑衣人自爆炸裂而开,秦湘二人也是受到些波及,均被炸退百步,两人也是一惊,没想到这断臂黑衣人如此干脆。

秦湘看向为首的黑衣人,妻子何倾那也是不好受,一直被压制,身上也是出现多处伤痕,右腿部的衣裙已被鲜血染红,秦湘刚要腾空前去支援,便被秦松山叫住。

“湘弟,弟妹那交给我,你玄气消耗的颇多,用你所剩的玄气将这的结界打破,这样外面那些长老感知到就会前来增援,量这界魔有多大底牌,也是掀不起任何波澜的。

秦松山说罢,便朝为首的黑衣人攻去,秦湘体内玄气运转,集玄气于双手之上,缓慢抬起,两股庞大玄气光柱持续的冲向天空,与结界相互碰撞,发出璀璨的光芒。

这边何倾与为首黑衣人的交手,有秦松山的介入,局势明显逆转,为首黑衣人也是看出三人的用意,但手中的锁链丝毫没有停下攻击,也没有抽身逃跑之意,面部的魂魄越发狰狞,阴森的笑声响起。

不经他人察觉之际,秦松山点头示意,为首黑衣人一锁链袭来,秦松山双臂化为玄气护盾挡在身前,这一猛烈的一击,直接把秦松山震退到秦湘身边。

秦湘一边持续运转玄气冲破结界,一边转头嘱咐“小心,那魔物锁链很是诡异。

秦松山点头应道,但随后却是嘴角上扬,转身一拳轰向秦湘左胸,噗呲一声,秦湘的左胸被贯穿,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为什么?

秦湘双目一瞪,瞳孔微缩,满脸震惊的看向秦松山。

而后者并未回复,只是抬头看向空中的结界,随后秦松山身影一晃,便消失于此。

旋即秦湘手中光芒猛然一震,结界应声而破,而他本人也是油尽灯枯,身体缓缓瘫软倒地,躺在了血泊当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何倾脑袋犹如被响雷劈中般,惊叫大喊的呼唤秦湘名字,手中长剑劈开锁链,奔他而去,也正是此时,因结界已破,一小男孩进了院内,见此情形一声惊呼,

“爹!

秦音眼泪如雨水般涌出,一路跑向秦湘的方向,何倾转身大喊道“不要过来!

为首黑衣人一甩锁链攻向秦音,何倾转身如利剑般迸射而出,飞掠到秦音身边一把搂入怀中,本是攻击秦音的锁链也是扎进何倾后背之中,何倾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应声倒地。

秦音嚎啕大哭,嘴里不断呼喊着母亲,何倾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一字“跑!

为首黑衣人抽回锁链再次攻向秦音,正是这时,一股强大的深黑色玄气将锁链击回,为首黑衣人见状,转身化为一道流光从院中溜走。

出手相助之人是位与秦音母亲年龄相仿的女子,身旁带着一个小男孩,从空中落下,女子先是来到秦湘身前蹲下身来,眉目紧皱,她不敢相信曾经惊动三个大陆的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女子眼圈泛红,深深叹了口气,伸手将秦湘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

女子再次起身来到秦音身旁看了看何倾,缓缓的摇了摇头,看向跪在地上大哭的秦音,蹲下拍了拍秦音的肩膀,“琴宗出此事故,非常人能及,看你爹的致命伤是受偷袭而死,琴宗内部高层定是出了奸细,此地你已不能久留。

女子伸手将秦音的脸转向自己,四目相对,女子神情严肃道

“跟我走吧。

《剑起,琴落,苍穹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