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吾乃灾厄

>

吾乃灾厄

渐缓 著

吾乃灾厄 奇幻玄幻 渐缓 苏曦

完整版奇幻玄幻小说《吾乃灾厄》,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苏曦渐缓,由作者“渐缓”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其下方一个老者一身麻衣,仰望石上青年,叹道:“少主心怀浩宇,望这无尽大漠还能心生雄壮之感,实乃人中翘楚。不知少主手中什么乐器,老奴还从未听过,如此悠长的弦音。”“你上来走动少啦,这是西塞乐器,他们叫塞塔尔。”少年望着夕阳西下,弦音依旧...

来源:fqxs   主角: 苏曦渐缓   更新: 2023-02-21 1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吾乃灾厄》,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苏曦渐缓,是著名作者“渐缓”打造的,故事梗概:于苏曦进入五松林的同时,大陆最东方,有一座犹如白玉筑起的古塔,仿若擎天之柱,屹立在整个大陆之上,登上这里的人似可以俯瞰整个大陆,也可以远望无尽恒海这塔耸立入云,塔尖的六芒星标志似乎可以连接天地,吸引日月精华,这里便是大陆最悠久的组织,古兰会的象征——光塔光塔之下还有浩瀚如城池一般的楼宇,如同光塔的分支,呈扇形环绕在光塔周围如果仔细去看可以发现,这城池的材质不同于光塔,虽然也是白色的一片,但却...

第9章 仙道妖法

一只仙鹤掩日而过,其上之人袍袖飘舞,如同真仙,唯独其这白鹤还驮着一个昏迷少年,破坏了这意境,其趴在白鹤背后,一眼望去,显然不是自愿而为。

“我也是眼拙了,此子竟是天生邪魂!其魂如鬼魅,肉身却不显分毫阴邪之气沾染,真乃奇异!

云鹤道人抚须长笑,全身阴气四溢,眸中冷冽更甚,“此番五尊出世之际,在外的古兰会弟子都被强行召回,我观此子先前玉简都无法祭出,真是天助我也!若我能彻底炼化此子之魂,收效强过那古章百倍!若我踏过地门之后,定要去拜访我那手足般的师兄!

念至此处,云鹤道人速度更甚,一路向西,正是向大荒而去!

远望西边,苍茫大漠,黄沙如海,近处的戈壁滩,如海之堤岸,成为了最后的立足之处。

“匍匐山路归故乡,黄沙万里长。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在一块怪石上高吟,手捧乐器,弦音悠悠,沧桑绵长,无尽浩渺之意油然而生,但无悲凉之感。

其下方一个老者一身麻衣,仰望石上青年,叹道“少主心怀浩宇,望这无尽大漠还能心生雄壮之感,实乃人中翘楚。不知少主手中什么乐器,老奴还从未听过,如此悠长的弦音。

“你上来走动少啦,这是西塞乐器,他们叫塞塔尔。少年望着夕阳西下,弦音依旧。

在这二人不远处,还有五人在此地扎营,一个光头大汉正在搭帐篷,对着蹲在身边的少年说道“小坎子,去捡些沙块儿把火堆围起来。

“好嘞,三哥。小坎子个头不高,面容黝黑,看起来才十二三岁,但精神异常,此刻小跑着走远。

“一路走了有半天时间了,还这么兴奋,真是不嫌累。火堆旁一个青年烤着火,看着仍然精神百倍的小坎子撇了撇嘴。

旁边搭营的光头大汉笑了笑,忙完手中的事,同样坐在火堆旁揶揄道“老四啊,你以前体力可没这么差啊,是不是上次的活儿做完,去酒坊快活去了?

“我这是没睡好而已,什么快活?洁身自好!洁身自好你懂不懂!?青年怒道,目光却瞥向远处缓缓走来的丽影。

“你们在咋呼什么呢,君姐来了,起来让让位置。一个魁梧中年从另一个帐篷中走出,又往火堆加进几根干柴,火小了些。光头大汉与那青年闻言起身,往帐篷方向靠了靠,在火堆旁暖手。

远处的丽影走来,身形矫健,一身棕色猎手劲装,背负四指宽的长刀,大腿处还别着一把短枪。其小麦色的腹部袒露,步伐间肌肉微微隆起,如同丛林中的猎豹。

此刻夕阳撒落,来人兜帽卸下,一头褐色短发散落在后颈,揭下面纱,露出那深邃的眼瞳,余辉打在那麦色的脸颊上,如同再次披上一层金色薄纱,面容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英气十足,蹙眉间让人顿感冷峻异常,但若再看其如水般的眼眸,又会发觉这是一名绝色非常的女子。

女子缓步渐近,一旁在烤火的青年已然有些看愣,直到手掌灼痛才急忙收回手,仰头看月。其身边的中年大汉问道“君姐,风向如何,明天可以启程吗?

被称作君姐的女子摇摇头回到“还不太明了,白老在哪里?

“还在帐篷里研究路线呢。大汉一指帐篷,其内烛光闪烁。

此时小坎子抱着一堆砂石回来,看见光头大汉刚要说话,又瞧见一旁的君姐,站直说到“大姐头好!

火堆旁众人都面露笑容,唯有光头大汉撇撇嘴,对着小坎子直使眼色。君姐转头,蹲下来注视着小坎子,微笑说到“小坎子,此地回去还来得及,你确定要跟我们一同去吗?

小坎子眼神中露出坚定,不语中点了点头。

君姐不再说话,起身走向帐篷。

大荒,一片沙城,砂石之下一座洞府暗藏,其内一名老道正盘坐凝息,其全身阴气如海浪翻涌,此刻睁眼瞬息掐诀,抬手一指目前少年,其漂浮而起,被阴气包裹,那乌黑色的阴气翻涌,隐隐间似形成一个阵法将少年环绕。老道一声低喝“离!

滚滚的阴气从少年七窍蜂拥而入,那似昏睡的少年立刻被惊醒,正是苏曦!

苏曦此刻再次睁开双目望去,只见洞府内一片灰白,偶有泛着幽光的白絮飘飞而起,这奇异之感还未退去,顿时一股推力骤起!那是将苏曦五感似都要剥离的推力,一股无边无际的绝望之感陡然升起,苏曦想要张口却发觉已不能言,想要挣扎时却发觉已无处发力,再度睁眼间发现自己正漂浮在洞府之顶, 自己的肉身此刻已摔在那云鹤道人身前。

幽幽的冷意从四周传来,并非冰寒,只是淡淡的冷意,徐徐而进如同慢毒,一丝一毫的侵入骨髓,直到通体冰凉。

云鹤道人注视着苏曦魂体,抚须开口“世间之事无有对错,本就是弱肉强食。随即掐诀一指苏曦,一缕缕青绿色的幽火燃起,附着在苏曦的魂体上,如青苔蔓延,缓慢且妖异。

那幽火附着的瞬间,一种燎灼的痛感遍布苏曦的神识,即便已是魂体,但那痛觉却如文火细烹,似凡人烹食,将每一寸肌肤烤裂,只是瞬息苏曦魂体便失去意识。

“炼化灵段修士魂体只需两个时辰,只不过这天生邪魂不知需耗费多久。云鹤道人掐指捻算,随即让幽火愈发旺盛,时间就在苏曦不断醒来但即可昏厥中度过不知多久。

那幽火中的苏曦之魂,如同精铁般无法炼化丝毫,云鹤道人皱眉沉吟,随即一点眉心,引动精气一甩,融入到那幽火之中。顿时间那幽火更加庞大,周围时而有鬼影浮现,如同森罗地狱之冥灯,其内魂体已经若隐若现,无法看清。

这一次那火中屡屡闪着幽光的魂屑飘散而出,云鹤道人闭目坐定。

只不过云鹤道人未曾发现,那散出的魂屑皆来自苏曦眉心!

那魑魅魍魉之内,幽幽鬼火之中,只见苏曦的眉心表层似被融化,碎裂成屡屡魂屑飘飞,其内赫然露出了一道暗淡的Ɏ形印记!此刻在那滚动的幽火内,那印记好似被重铸魔力,丝丝光华汇聚,流淌在内,愈发清晰,愈发明亮!

整整一日过去,云鹤道人见再无魂屑飘出,而自身阴气爆沸,似随时都会失去控制,咬牙间再点眉心,两缕精气飞出再添入幽火,顿时间火焰如浪涛,将整个洞府都淹没在内。

这爆沸的鬼火仿若助力一般,苏曦眉心再度又魂屑飘散而出,那Ɏ形印记两侧又多出两道弯弧,如同羊角,整个印记好似羊头,此刻魂火沸腾,那印记更加明亮,渐渐如同烛火燃气,一股不同于周围青绿的蓝色气团出现,那气团缓缓转动,逐渐成为了气旋!

苏曦眉心那周围的鬼火竟是直接被那气旋吸纳而入!伴随着吸纳,那蓝色气旋转动更快,气团也更大!只是一息之间,那苏曦身旁的鬼火被全部吸纳一光,形成一片真空!

那本在地面盘膝闭目的云鹤道人瞬息睁眼,其盯着那滚动的幽火竟有些看不清虚实!神识也无法探入!

又是一息,那蓝色气旋如同如同凝实的磨盘,转动中将周围飘飞的鬼魅又一并吸入,伴随着戛然而止的尖啸,那鬼魅之魂瞬息间如同被碾碎。

这一幕云鹤道人看得仔细,顿感不妙,手中顿时多了一道拂尘,一甩而去带着滔天声势欲摧毁那磨盘。

只不过那气旋磨盘此刻却好像比精铁还坚硬百倍,无视甩来的拂尘,变大了数倍的同时,化成一张大口,一卷之下好似鲸吞,整个洞府的幽火与魍魉全部瞬间消失,如同未曾出现。

此刻的云鹤道人大惊失色,一眼望见那苏曦眉间魂印,顿时心神俱震“灵天境魂修魂印!怎会如此!怎会有魂修大能焚尽一身修为魂体,为灵层小辈烙上命印!?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疯狂之辈,如此疯狂之修!?荒谬!!荒谬至极!!!

那魂印似乎未曾饱腹,此刻对着云鹤道人一吸,仿佛要一并吞入!

云鹤道人只感觉自身魂体仿佛要直接被扯碎而出,那魂印威能之强,世所罕见!此刻的云鹤肝胆欲裂,披头散发,慌忙间一挥,倒也果断,那拂尘直接脱手而出,直奔气旋,而自己则是一跃腾空,那仙鹤顿时幻化而出,直接撞碎那洞府之顶,瞬息间飞至高空!

那魂印大口一扭之下,将纠缠而来的拂尘无数细丝全部扯断,此刻对准那已在天上的云鹤道人再度一吸!

那云鹤道人如感魂体似要被扯断,此刻目眦欲裂,一踏脚下仙鹤,那仙鹤悲鸣一声,坠入洞府,云鹤道人趁机咬破舌尖一吐,竟也是血遁之法,赶忙逃命。

仙鹤坠下,被魂印大口吞入,这仙鹤似乎也是云鹤道人命魂所化,瞬息间便被吞噬,随后那魂印大口仰天长啸,刹那间回归苏曦眉心魂印之内,无影无踪。

唯有洞府之顶碎裂,此刻正午的烈阳直射,屡屡照下,周遭陷入一片寂静,仿佛一切未曾发生,鬼魅幽火皆为幻影。

《吾乃灾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