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我在人间渡情劫

>

我在人间渡情劫

草莓布丁 著

古代言情 宁似海 我在人间渡情劫 林夕颜

《我在人间渡情劫》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草莓布丁”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林夕颜宁似海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我在人间渡情劫》内容介绍:这……心情超级糟糕,直接用神力弄出来一个结界床,躺在上边休息。清晨,被丫鬟的尖叫声吵醒了。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接着便看到饭撒了一地。“大小姐,您没事吧?您最爱的猪油拌饭撒了,待会奴婢再去厨房拿一份,送过来...

来源:fqxs   主角: 林夕颜宁似海   更新: 2023-02-21 11: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在人间渡情劫》主角林夕颜宁似海,是小说写手“草莓布丁”所写。精彩内容:林夕颜也懒得搭理他,起身伸了伸胳膊,转身朝着她的院子里走去回到院子里,她傻眼了!这屋子能住吗?斑驳的门窗早已经失去御寒的能力,刺骨的寒风不停的往屋里灌,要是凡人怕是难熬过这个冬,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原主怎么吃成胖子的推了一下门,门直接掉了这……刚摸了一下桌子,桌子四分五裂这……心情超级糟糕,直接用神力弄出来一个结界床,躺在上边休息清晨,被丫鬟的尖叫声吵醒了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接着...

第002章 解开封印的条件

林夕颜也懒得搭理他,起身伸了伸胳膊,转身朝着她的院子里走去。

回到院子里,她傻眼了!

这屋子能住吗?

斑驳的门窗早已经失去御寒的能力,刺骨的寒风不停的往屋里灌,要是凡人怕是难熬过这个冬,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原主怎么吃成胖子的。

推了一下门,门直接掉了。

这……

刚摸了一下桌子,桌子四分五裂。

这……

心情超级糟糕,直接用神力弄出来一个结界床,躺在上边休息。

清晨,被丫鬟的尖叫声吵醒了。

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接着便看到饭撒了一地。

“大小姐,您没事吧?您最爱的猪油拌饭撒了,待会奴婢再去厨房拿一份,送过来。

“挺好的,你鬼叫什么?猪油拌饭?她终于知道原主为啥胖成球了。

“可是,可是……你刚睡在半空中。丫鬟吞吞吐吐的说道。

“你看错了,这屋也太破了,赶紧让人来修。

丫鬟听到这话,一副活见鬼了,大小姐怎么好像变了。

“大小姐,这怕是不行,毕竟府里所有的支出都由二夫人管着。这里已经有十来年没有修葺过了。

闻言,林夕颜乐了,直接去了二夫人院里。

一入二夫人院子,才觉得是人住的地方,虽然已经三九天,但是院子里修的整齐的腊梅,争相斗艳。

再入屋里,便见到二夫人正在教二小姐点茶。

“二夫人好雅兴,这屋里温暖如春,这院子我要了,你们都出去吧!

二夫人听到林夕颜的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手里拿着手绢掩面,笑出了声音。

“林夕颜,叫你一声大小姐,你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你……不过就是老贱人生下的小贱人。

林夕颜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拎着二夫人,到了院子里。

抬手狠狠地丢到天上,马上要掉到地面再用神力接住。

十几个回合下来,二夫人的脸色早已吓得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小姐本来还想质问林夕颜,但是被林夕颜一个眼神,吓得低下了头。

“二夫人,还要玩玩不?林夕颜笑着问道。

偏偏在二夫人看来就是恶魔,仿佛来自天堂的魔鬼。

拉着女儿就朝外门外跑去,生怕跑的晚了就死了。

二夫人带着一众丫鬟婆子跑出院子,林夕颜的眸光看向一个地方,接着弯腰,捡起地上石子,看似随便丢了出去,没想到从屋顶掉下来一个人。

咕噜噜的滚到她的身边,才停了下来。

林夕颜居高临下的望着男子,这男人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只见地上男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嗨,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昨天我们见过的。

“奥,你是宁王府的下人,昨天送我回来的。林夕颜说道。

宁世子无语了,昨日若不是暗卫来报,林夕颜在空气中睡觉,他也不会来,他就长得那么像下人吗?

“不是,林小姐……

“嗯,你可以走了,以后来走尚书府正门,不要翻墙什么的,免得被我……那就不太好了。

宁世子被刚刚林夕颜丢二夫人的场面已经震惊了,所以撩了撩头发,嘴角挂着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用上最温润的声音,“林小姐,其实……

林夕颜直接进屋关门,并且布下了结界,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这一进去便是三天,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天的人还没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喂,你没事吧!

宁世子嘴唇泛白,想说话,喉咙里传来腥甜,毒性发作了,双眸带着满满的求生欲,望着林夕颜,下一刻便晕了过去。

林夕颜这才拍了拍脑袋,该不会她把结界搞得太大了,所以把这人困到这里了,早知道好好修行,也不会搞出来这个乌龙。

应该是这样。

调动神力,浅白色的神力,缓缓的进入宁世子体内。

只是有一些奇怪,他体内有灵力,被人故意封印了,灵根还被破坏了。这具身体情况太糟糕了,预计也就三五个月,便可以驾鹤西去了。

哎!算了,直接用神力将人弄到屋里。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人醒来。

林夕颜一眼望过去,“醒了就回去吧!

宁世子一脸懵,明明上一次他躺在棺材板上,醒来时候,看到她眼中的迷恋,现在竟然这般。

她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她却拒人千里之外。

“林小姐,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也没喝水,现在一步也走不动。宁世子如实说道。

林夕颜这才恍然,她可以不吃饭,但是凡体肉身的他需要吃饭呀!

便撤了结界,下一秒便看到整个院子被围住了,带头便是林尚书与二夫人。

二夫人似软若无骨一样,梨花带雨的靠在林尚书身上。

“林夕颜,你已经被宗族除名,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的女儿,永远给我滚出林家。林尚书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呀!不过这宅子好像是我母亲的陪嫁,毕竟母亲当年可是扬州第一首富的嫡女。陪嫁一分不少的给我还回来。

“逆女,你这逆女。林尚书被气得急火攻心,她怎么会知道陪嫁的事情。

“林尚书,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父慈子孝,父不慈,何来子孝?就你这样的,是逆女又何妨?劝你带着你的夫人,孩子,早早地滚出去,不要妄想动手,不然我……林夕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这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女子,她是尚书府的三小姐。

“父亲,您别生气了,我去劝劝大姐。

三小姐朝着林夕颜走了过去。

“大姐,我是三妹,你说怎么样才能不撵父亲出门。

林夕颜呵呵两声,就是这个女人,告诉她当今太子殿下喜欢胖子,让她从一个窈窕淑女,硬生生变成一个胖子,并且叮嘱下人,每天给她送猪油拌饭。

“你连着吃四年的猪油拌饭,我就不撵他们出门,可好?林夕颜带着一脸的笑。

三小姐手不停的搅着帕子,四年的猪油拌饭,还不胖成了猪,先答应她,到时候不吃,吃别的林夕颜也不知道。

“我答应……

三小姐话还未说完,就被林夕颜打断了,“四年里,你只能吃猪油拌饭,别的就别想了。

这句话对三小姐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四年肯定胖成球。

“三妹,可想好了?林夕颜一脸戏谑,望着三小姐林诗蕊。

林诗蕊脸色苍白,牙齿紧紧的咬着,手中的帕子,搅的更使劲了。

“林夕颜,别给脸不要脸……林诗蕊终于绷不住,开始了反击。

只是话都没说完,就被林尚书抬手,重重的打在脸上。

“怎么跟你大姐说话的,从明天,不今天,就开始吃猪油拌饭。林尚书清楚的知道他斗不过林夕颜,她应该是妖,他的女儿早已经死了,不然这三天怎么也进不了这个院子,所以才想出把林夕颜赶出去,没想到她知道这整个府都不是他的。

林诗蕊傻眼了。

林夕颜觉得林尚书挺上道的,便开口道:“都散了吧!慢着,让厨房准备一桌吃的,送过来。

林尚书闻言,赶紧让厨房去准备。

只是下一秒让管家出门,去请九阳真人。

不多时,饭菜便送了过来,送饭的还是原先的丫鬟,她进门就看到屋里坐着一个好看的公子,便拉着林夕颜到了一边。

“大小姐,你屋里咋有男子,这要是传出去,就完蛋了,光口水都能淹死人……

丫鬟苦口婆心说了一通,林夕颜仿佛一个字没听进去,开口道“你也饿了吧?过来一起吃。

丫鬟推脱着,见说不下,也只能将菜都摆在桌子上。

林夕颜少说也辟谷几万年了,第一次生出想吃的感觉。

至少这些菜看起来还不错。

拿起筷子,便加了一块尝尝,果然味道不错。

宁世子也不客气,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林夕颜开口问道“你知道去哪里找男子嘛?

宁世子刚喝了一口汤,听到林夕颜的话,直接喷了出来。

林夕颜脸上漏出一丝不悦,“你这是吃撑了吗?

“不是,只是这么奇怪的要求,再下还是第一次听。有是有,就是……

“就是什么?林夕颜追问道。

“也没什么,你去了就知道。

吃完饭,宁世子便带着林夕颜来到城西的南风院。

环肥燕瘦,各式各样的男子,统一一个特点就是妖娆,真是应了一句话男人要妖娆妩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情了。

“林小姐喜欢那一个?宁世子开口问道。

“把你们的左手都伸出来。林夕颜开口道。

林夕颜认真的一个个看,“命犯桃花劫,大凶啊!

“这个,命太绥,跟扫把精有一拼……

直到看到最后一个,开口道“中毒太深,短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不应该啊!

再次抬头,便看到宁世子。林夕颜开口问道“你怎么在队伍里?

宁世子第一次惊愕的望着林夕颜,尤其是那句短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似乎一切事情她都知道。

下一秒,他拉着林夕颜进了包间,眉眼间带着一丝愁容。

“林小姐,开门见山说,我觉得你一定知道些什么?

林夕颜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宁世子,“公子说笑了,你觉得我应该知道什么?林夕颜反问道。

宁世子深邃的眼眸中,一丝希望刚刚升起,他就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只不过是身体里的毒素太多了,随时可能饮恨西北。

只是他不甘心。

在听到林夕颜的话,那渺茫的希望,就这样被他掐灭了,想要独善其身,怎么可能。

“说吧,什么条件?

林夕颜想了半天,“我对你不感兴趣,如果你是宁世子,我可以考虑考虑。

在原主记忆里,宁王可是唯一一个异性王爷,位高权重,能与太子抗衡。

她想要从太子手里拿回属于她的东西,省的想起来就膈应。

宁世子无了大语,白了林夕颜一眼,“我就是宁世子,你却偏偏当我是宁王府的下人。

林夕颜灿灿的笑了,“既然你说你是宁世子,怎么证明。

宁世子不慌不忙的凑近林夕颜身边,双眸直视着她,伸手想戳她的脸颊。

林夕颜低头,红着脸,“够了,我信了。使劲的推了推宁世子,“你身上有灵力,只是被人封印了,灵根也被破坏了,虽然可以习武,但是不能修炼,等封印打开了,修复灵根,就不会死了。

“打开封印和修复灵根的条件?宁世子第一次听说他可以修炼,心中雀跃欢喜。

“帮我找人,一个能把生命交给我的人。她是来渡情劫的,自然要找到那个能帮她挡下雷劫的人,不然她也只能消失在三界里,尘归尘,土归土。

“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不知道。林夕颜耸耸肩,她确实不知道。

宁世子无语的望着林夕颜,“林小姐这是耍我吗?还是说与宁家交好掉价。又或者说林小姐的胃口更大。

面对宁世子的质问,林夕颜眼眸里全是寒意,“宁世子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又何必如此说。再见,不,再也不见。

《我在人间渡情劫》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