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重生之三行情书

>

重生之三行情书

流心芝士挞 著

林颂之 柏庭 现代言情 重生之三行情书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之三行情书》,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林颂之柏庭,故事精彩剧情为:“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季伏白不屈不挠地继续说道,不知道是迟钝还是大意,他没有看出林颂之一脸“无可奉告”的表情。林颂之轻咳一声,看向季伏白:“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季伏白解释道:“以前我们都是一起吃饭,一起回家的,最近你……”林颂之正寻思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绞尽脑汁在季伏白面前...

来源:fqxs   主角: 林颂之柏庭   更新: 2023-02-21 11: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重生之三行情书》,是作者“流心芝士挞”写的小说,主角是林颂之柏庭。本书精彩片段:林颂之不止一次幻想过他和季伏白的婚礼他们会穿着量身定制的西服,就像中学的时候一起穿白色衬衫不同的是,他会戴上领结,而季伏白则系上领带——由他为季伏白亲手系上婚礼的地点会定在海边,因为他知道季伏白最喜欢大海,他喜欢澄澈广阔的所有事物婚礼的规模不用很大,毕竟他们需要宴请的宾客不多但每位参加婚礼的朋友,都可以获得他和季伏白精心准备的喜糖他负责包装的设计和彩绘,季伏白负责组装喜糖一定要选林颂...

第9章 心灯

“颂之,你最近是不是在……躲我?

林颂之闻言,转头看向他的同桌季伏白同学。季伏白的神情很正经,有种正经的严肃。

“伏白,你胡说什么呢?林颂之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黑笔,不甘示弱地迎上季伏白探究的眼神,“好好的,我躲你干嘛?又没有欠你钱。

同时,林颂之心想,要若无其事地和季伏白拉开距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季伏白不屈不挠地继续说道,不知道是迟钝还是大意,他没有看出林颂之一脸“无可奉告的表情。

林颂之轻咳一声,看向季伏白“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季伏白解释道“以前我们都是一起吃饭,一起回家的,最近你……

林颂之正寻思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绞尽脑汁在季伏白面前浑水摸鱼,就听见季伏白说“颂之,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啪嗒一声,林颂之手里把玩的黑色签字笔掉到了地上,他连忙弯腰捡起来,却见笔头已经弯了。

这也太尴尬了,无论怎么看,都是他林颂之在心虚。

林颂之开玩笑似的伸手去探季伏白的额头“也没发烧啊……伏白,你从哪里得出这个惊世骇俗的结论。

季伏白显得有些困窘,但还是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说“我猜的。

林颂之好奇道“我能和谁谈恋爱啊?再说了,伏白,你是封建大家长吗,现在高中生谈个恋爱很正常啊。

“可是……季伏白上下唇一碰,刚想说些什么,一道清亮的女声抢在了前头。

“之之,这次的板报可不可以再麻烦你帮忙写一下粉笔字啊?

林颂之抬眸望去,说话的是他们班的宣传委员何欢。

她手里捻着一支粉笔,背后就是教室后方的黑板,上面除了写字的地方还空着,图案已经画得七七八八。

显然,她在利用课间的时间,争分夺秒地绘制板报。

林颂之回想了一下,虽然高一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但他还记得自己确实参与了很多期板报的制作。不画画,只写字——因为他学过硬笔书法,虽然没有练习过写黑板字,但写出来的效果也很不错。

林颂之礼貌地回答道“没问题啊。

“够爽快,我喜欢。何欢眼睛亮了亮,给了林颂之一个欣赏的眼神。

“反正能加分,何乐而不为?林颂之说的是平时的表现分。

何欢提议道“今天午休请个假来写字?

林颂之望向课室前方的黑板,最右侧写了今天的课程表。上面显示下午是两节政治课,此外其它时间都是自习。林颂之习惯了午睡,不过政治课也足够他补眠,文科的课,就算睡眠不足眉精神也不要紧。

更何况,林颂之现在只想逃避季伏白的诘问,当然想要一点远离他的时间。

林颂之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下来“好。几点见?

何欢道“唔,十二点在教室见?我和莉莉都在。

林颂之知道她说的是张莉莉,很有艺术气质的一个女生,和何欢认识很久了。

林颂之点点头,说“好。

林颂之顺带眯了眯眼看向何欢背后的黑板报,从图案推断,这次的主题应该是安全教育的宣传。

前不久还在学校泳池“溺水的林颂之“……

得到林颂之肯定的回复后,何欢道了声谢,迈着轻盈欢快的步伐走开了。

季伏白冷不丁道“颂之……你为什么见了我就像见了瘟神一样?

林颂之心下一沉,这都被他看出来了?

也难怪,他和季伏白之前有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自从他无故溺水后,季伏白就变得特别紧张。而林颂之的演技有待锤炼,糊弄一时还可以,但面对心细如发的季伏白,还是差了点火候。

林颂之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可是我的福神,别疑神疑鬼的。

他的语气诚恳,配上真挚的神情,季伏白应该能放下顾虑了吧?

为了不让季伏白继续起疑,中午他和季伏白一起去食堂吃饭。

打饭的途中,他们碰到了张莉莉和何欢,就排在他们前头。

“诶,之之,这么巧?何欢热情地转过身和他打招呼。

“好巧,林颂之笑着说,“你们也是为了这个窗口的柠檬鸡翅来的?

何欢道“那可不。这个窗口的鱼香茄子也很赞。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林颂之几乎想要和何欢击个掌。

提起高中回忆,学校的食堂必须排在第一位。即使毕业多年,林颂之还能清楚地记得食堂最好吃的菜式是哪几样,只是遗憾以后都没有机会吃了。现在难得有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珍惜。

张莉莉排在何欢前面,一直没说话,但在何欢做出夸张的手势的时候,还是会抿唇微笑。她的皮肤比很多人都要白得多,有点接近欧洲人的肤色。她挺直了背站在那儿,就是“聘婷二字最好的注解。林颂之隐约记得,她是学校音乐社的,钢琴弹得很有水平,好像还会跳古典舞。

或许是林颂之的视线停留在张莉莉身上太久,张莉莉注意到林颂之的目光,朝他点了点头,当作打招呼。

今天的食堂学生格外多,或许是因为今天的菜式比较诱人。

林颂之捧着餐盘,在人群里穿梭,见缝插针地找到个靠窗的座位。

空间有点小,两个高中男生坐下来的话,有点挤,但还可以接受。

为了打消季伏白的怀疑,林颂之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与季伏白眼神相接的时候,也不会刻意避开。

两人沉默地吃着饭,季伏白率先开口道“颂之,我们今天早上说的那个……

林颂之选择装傻“哪个?

“咳,谈恋爱那个问题。

林颂之打了个哈哈,道“怎么?你还想深究下去啊。我说了我没有和女生谈恋爱。

上一辈子,林颂之是在和季伏白表白的时候出的柜,当时把季伏白吓得不轻。

所以现在还不是坦白自己性向的好时机。

林颂之思绪有点飘,难不成这辈子他就一直藏着掖着,不告诉季伏白?

要不要再找个男朋友这个问题,对林颂之来说有点难,他还没完全想好。

季伏白看着林颂之的眼睛,说“你和张莉莉关系好像不错?

季伏白欲言又止,林颂之看着都觉得着急,忍不住笑着说“你觉得我喜欢张莉莉?

季伏白欲盖弥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随便问问。

林颂之听出来了季伏白语气里的在意,但这种关心,林颂之已经不需要了。

“我和她没什么啊,就是普通同学关系。林颂之道。

季伏白道“你忘了入学的欢迎仪式,你和她一起表演?

林颂之努力回想当年,好像确实有那么回事“那会儿不是抽签组队表演么,我和她都落单,就一起组呗。

当时他和张莉莉的表演好像是诗朗诵,正儿八经的那种。朗诵难度小,容易完成。

林颂之后知后觉,恍然道“季伏白,你不会觉得张莉莉对我有意思吧?

季伏白嘴角抽了抽,说“应该不止我一个是这么想的。

林颂之正色道“季同学,不要嚼舌根,也不要人云亦云,这些都是不好的习惯。

林颂之心想,上一辈子的季伏白也没这么古怪啊?

难道说,他并不是重生,而是进入了某个平行世界?

林颂之默默地把这个问题列入世界未解之谜,便丢进心底的旮旯里不管了——应该只是自己想太多了。

吃完饭,季伏白回宿舍,林颂之则从食堂门口回到礼堂。

路过教师专用电梯的时候,林颂之脚步一顿,还是选择蹬楼梯回课室。

男生吃饭一般都比女生要快,林颂之到课室的时候,里面还空无一人。

因为要出板报,何欢特意和今天的值日生说了一声,让他们中午不要锁门窗。

林颂之径直往座位走,从桌肚里随意抽出一本书来看,是龙应台的《目送》。

这本书他大致上已经翻过一遍,再看是为了摘抄到语文作业本上,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内容,可以写到信里寄给柏庭。

虽然书里的语言比较浅白,但里面的道理不太好理解,哪怕对成年人来说,也值得反复揣摩。林颂之知道自己应该找点小学生必读的经典书刊来参考,但他相信柏庭很快会明白的。

在上辈子和柏庭不算频密的书信往来中,林颂之就发现了,柏庭很早慧,而且独立、有主见,不仅是待人处事的礼貌,他身上那种敏锐的才思和细腻的情感,也是他的同龄人所欠缺的。这也是林颂之愿意投入大量时间去与他沟通、互动,甚至愿意提出帮扶他的家庭的原因。

然而,柏庭拒绝收受他自愿捐助的钱款,林颂之更喜欢他了。

换做是普通小孩,林颂之自认为不会这么尽心尽力。人心隔肚皮,永远不能轻视人性。林颂之不是没见过贪得无厌的人,所以他会多留个心眼,尽量保持谨慎,不被肤浅的同情冲昏头脑。

“之之,你来得这么早!何欢人未至,声先到。

林颂之合上书,抬眸望向课室前门,笑道“我只是在分秒必争地看闲书。

“太勤奋了,语文课代表,何欢道,“看《目送》吗?不愧是你,之之。

“行了,这次要写什么内容?林颂之站起来,到讲台找了一截粗短的白粉笔,捻在手里。

“唔,内容不多,这里是稿子。分成两部分写,一左一右。黑板前的何欢努力比划着。

张莉莉走上前来,把手里的A4纸递给林颂之。

林颂之温声道“谢谢。

张莉莉终于开口道“不客气。

林颂之还是发现,张莉莉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总会表现得很拘谨,有些紧张。

上辈子,林颂之做过一段时间本科学校里的班级心理委员,养成了不动声色地观察别人,试图分析心理变化的“职业病。虽然这个习惯已经淡褪不少,但碰到不太熟悉的人,林颂之还是会下意识地思忖这些问题,因为当自己的推测得到证实时,感觉真的很不赖。

林颂之看了看纸上的稿子,搬来一张椅子,脱掉鞋子站上去,开始在板报的空白部分写字。

文字内容不多,他花了十来分钟就写好了,中间也没有写错字。

“太谢谢你啦,之之。放学请你喝奶茶?在一旁“监工的何欢仰头看着板报上的字。

林颂之放下粉笔,拍了拍手来掸走指尖沾上的粉笔灰,回答道“不用客气,为班级做贡献嘛,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颂之没有提加分这件事,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在意那一两分。

林颂之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十二点二十分,离午休结束还有一点时间。

张莉莉刚刚一直在准备画画工具,等林颂之写完了,跑到板报面前,准备和何欢一起细化板报上的图案。因为有她们两个宣传委员在,他们3班每次板报评选都名列前茅,给班级加了不少分。

林颂之看着她们用画笔和颜料一点点地填充、勾勒,鲜艳缤纷的色彩丰富了死气沉沉的黑板,有种让人彻底放松下来的神奇效果,挺治愈的。

林颂之不再看向何欢那边,而是拿出信纸和笔,准备给柏庭写信。

第二轮信件收集的截止日期就在这周五,需要志愿者自己把信投到公益社所设置的信箱里。

今天才周一,时间很充裕,但林颂之要将摸鱼贯彻到底,不想写作业,便去写信,借此逃避现实。虽然“摆烂这个词现在还没流行起来,林颂之已经决定做个名副其实的“摆王。

为了凑素材,林颂之还把日记本从家里带来了。

看着摊开的日记本,林颂之决定,把自己的日常生活也展现给柏庭,像他所做的一样。

不过,要选哪些片段来写呢?

林颂之一边转笔,一边思考,最后敲定了主意,把出黑板报、游泳课和前不久的校园歌手比赛用简略的语言写进去。他尽可能用不太复杂的字来写,遣词造句也力求通俗浅白。

林颂之拿出了白话文革命的架势和扫盲运动的决心,希望小柏庭能够读懂。

他不会急着和柏庭讲大道理,作为一年级的小孩,最重要还是先将善意的种子埋在心间。他写自己的校园生活,是为了让柏庭拓宽眼界,看见更广阔的天地。

他要尽己所能为柏庭点一盏灯,光芒虽然不够明亮,却能够烛照山河。

只要他能帮助别人,哪怕他们素未谋面,他的人生也就不算虚度。

只是此时的林颂之没有想到,自己写下的信件,会给柏庭带来那么深远的影响。

午休时间已过,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进了课室。

下午第一道上课铃响起,林颂之把三张写得满满的信纸塞进信封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先不封口,说不定接下来几天,他还有要补充的地方。

他准备将信收好的时候,季伏白刚好来到他面前。

季伏白道“写的什么?情书?

“当然不是,林颂之昂起脸迎上季伏白探究的目光,“是公益社活动,写给山区小朋友的信。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你忘了?

季伏白移开视线“这样啊。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凝滞起来,变得有些尴尬,所幸政治老师从前门进来,没有废话就开始讲课。

林颂之漫不经心地翻着政治课本,心里想的是,季伏白最近怎么奇奇怪怪的。

不过,林颂之也懒得揣摩季伏白的小心思了,不然人活着也太累了。

《重生之三行情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