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天命买卖

>

天命买卖

兰陵侯 著

侯宇飞 兰陵侯 天命买卖 都市小说

高口碑小说《天命买卖》是作者“兰陵侯”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侯宇飞兰陵侯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从银行职员职业的笑容里,侯宇飞确信自己看到一丝不屑,虽然她掩饰的挺好,毕竟他的工作就是要学会察言观色。当然这只是他的自以为,对方并没有刻意去掩饰她的敷衍,因为她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每天她都要接待各种各样的申请人员,像这样一无所有的,注定不会成为她的目标客户。“这样的话,就算我帮你申请上去,也是很难...

来源:fqxs   主角: 侯宇飞兰陵侯   更新: 2023-02-21 09: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天命买卖》,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侯宇飞兰陵侯,是网络作者“兰陵侯”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其实你最初的生命额度确实也是一百年,不过你拿到信用卡时,已经二十三岁,减掉二十三选择仙人随机可视服务,扣费二年”还有五年呢?侯宇飞在心里急切问道“频繁尝试自娱自乐活动,不知节制,造成身体亏损严重,损耗五年生命愉悦一分钟,少活大半天”呃!这个你也知道?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你这是在拿着生命打飞机那是不是以后还要禁欲,夫妻生活也不要有了“那是不同的,偶尔的夫妻生活,可以愉悦...

第1章 天地银行

“请问您带房产证了吗?

“没有。

“那您有购房合同吗?

“也没有。侯宇飞无奈的回答道。

“不是本地人?

“嗯!

“那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房产中介。

从银行职员职业的笑容里,侯宇飞确信自己看到一丝不屑,虽然她掩饰的挺好,毕竟他的工作就是要学会察言观色。

当然这只是他的自以为,对方并没有刻意去掩饰她的敷衍,因为她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每天她都要接待各种各样的申请人员,像这样一无所有的,注定不会成为她的目标客户。

“这样的话,就算我帮你申请上去,也是很难审批下来,毕竟你的条件并不符合我们银行信用卡的申请条件。女职员给了他一个委婉的回答。

就算是批下来,也是两三千的额度,那样她能拿到的提成也就少得可怜,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好的,麻烦你了。

侯宇飞沮丧的离开了这家银行。没有房子车子,想要申请一张信用卡都是很难的。

哪怕是那些小一些的银行,也要要求你连续交满半年以上的社保。就他工作的那个小小的房产中介,是不可能帮他交什么五险一金的。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成功过,申请下两张要求不高的信用卡,可是两三千的额度,对他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我要是买得起房子,还需要办什么信用卡?到时候有的是银行愿意贷款给我吧?

心里碎碎念着,侯宇飞在大街上闲逛。找了个借口出来,目的没有达到,他也不打算继续回去上班。

房产中介的工作就是那么简单,只要你可以卖的出去房子,老板并不要求你必须每天待在公司里准点上下班。何况他们的工作就是带着潜在客户参观每一套他们有意向的房子,然后说的天花乱坠说服他们买下来,靠坐在中介打打电话,是很难卖出去房子的。

工作看起来很简单,可是对于侯宇飞来说,也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一个月下来,除了偶尔租出去几套房子,带顾客出去看房子的次数不少,可是真正卖出去。

从过年上班到现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才仅仅卖出去一套,那还是客户对房子真心满意,一次次催促他才成功的。也是客人比较实在,没有因为他的懈怠而跳过他直接和房主联系。

也许他不适合这份工作,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过低的学历加上毫不出彩的口才,还有少的可怜的工作资历,让他很难找到轻松又赚钱的工作。

也许他应该到工厂里去打工。

不行就到开发区找家电子厂上班吧?毕竟那里要求不高,还有不少女员工,说不定还可以忽悠到一个新女朋友。

胡思乱想着,侯宇飞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马上就要交房租了,他需要尽快做出决定。

可是想到要到工厂上班,到工业园区,住工厂集体宿舍,他又有些舍不得,舍不得和他合租的那个美丽女孩。

上学时的集体宿舍也让他很难忘记,打呼噜磨牙打游戏打扑克斗地主,这些他都参与过,貌似当初也是乐在其中。

真的好纠结啊!

忽然一道并不刺眼的反光晃了他一下,离他两三米的地上躺着一张金黄色的卡片,走过去顺手捡了起来。

好像是某个人不小心掉落的银行卡,阳光下金光闪闪,除了颜色略有不同,其余的和他拥有的银行卡几乎一模一样。

拿在手里,感觉有些压手,似乎用某种合金制成的,不过侯宇飞很快就发现了一处和正常银行卡更显著的区别。

天地银行人间支行?

什么鬼东西?他确信自己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家银行,很明显这就是人们臆想的作品。估计是故意制造出来玩耍用的,就像和真实人民币很像的冥币,不过却有着数额巨大的币值,只不过专门给逝去的先人使用。

虽然知道没什么用,侯宇飞在简单看了几眼之后,还是顺手放到了口袋里。

可惜不是黄金做的,不然这么重,肯定可以换不少毛爷爷周转一下。

不过卡片上浮刻的金龙给人一种格外真实的感觉,映射着阳光,似乎在卡片上游走。

现在山寨的技术也开始日新月异,这手艺完全可以给正规银行订制银行卡啊!或者说这是专门定制的东西,就好像一些高价的游戏卡牌。

可是这些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不能用的卡片,还不如一张五元的钞票,哪怕它制造的多么精细美丽。

走一段路,来到市区的商业街。无聊的坐在长椅上,看着来往的别人家的美女。

天气越来越热,虽然早晚还有些凉,可是大多数女人,都已经换成靓丽的丝袜短裙,哪怕长得并不美丽动人,可是在性感的衣服衬托下,也能给人不一样的诱惑。

如果女朋友没有和他分手的话,他现在早就该回到两个人的小窝,去享受女人的体贴温柔。

面对车子房子,连温柔可爱的女孩也变得现实起来。一年多的感情也抵不过金钱的分量。

她现在怎么样了?也许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毕竟她的温柔可爱不缺男人的喜欢。

想到这里,侯宇飞也没有继续欣赏美女的心思。到超市买了些打折的饭菜,准备回去做晚餐。

手机响了起来,是肖少打过来的。肖少原名肖泽,是他来龙城后认识的几位好朋友之一。

“猴哥,下班了吗?刚接通,肖泽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

“下午没去上班,一个人在街上闲逛呢。

“那你不打电话给我,我躺家里玩了一天游戏。

“你还没找到工作?上次不是说去面试吗?

侯宇飞记得几天前他还说去机械厂面试,要找个稳定的工作安稳下来赚点钱。

“去干了一天,太累了,每天要上十二个小时班,实在干不下来,第二天我就不去了。

肖少是龙城本地人,家里独生子女,父母都有不错的工作,并不反对他在家啃老,不过唯一的要求就是赶紧找个女朋友结婚,给他们生个孙子看着。

不过照他的话说,还没有玩够,怎么愿意早早结婚生孩子,最起码也要再玩上几年再说。

当然他比侯宇飞还小两岁,完全不用着急。虽然没打算结婚,但是女朋友已经换了几个,本人长的有点小帅,并不缺少女人喜欢。

“我还打算如果你稳定下来,过几天和你一起上班去。

“怎么?房子不好卖?不是很多人买房子吗?肖泽不解道。

“买房子的多,中介更多,就我这嘴巴,能卖出去一套,都是走狗屎运。何况现在愿意买二手房的已经不多了,大家更愿意买新房。

侯宇飞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选择这份工作,虽然工作轻松自由了,可是赚不到钱,有时候甚至只能拿着底薪,付了房租吃饭的钱都没了。

“要不我们两个开店,你看看有什么好做的,我们合伙。肖泽并不在乎,反正没钱找他妈妈要就好了。

“行啊!到时候给你打工。

侯宇飞也有自己创业的打算,可惜做什么都要投资,他连启动的钱都没有,他老家是农村的,父母在家种地,每年攒不了几个钱。

“明天周末了,要不今天晚上一起玩,你找几个人,我们一起去唱歌。肖泽说了自己的打算。

原来今天已经星期五了,每天上班下班发呆,侯宇飞发现自己都快忘了时间。

“找不到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都很少在群里聊天,你不是认识很多人吗?你叫人,到时候我去凑个数。

“我哪里找得到人?盛茜呢?让她再叫上她同学,你和我再加上冰和他女朋友,差不多就够了。

还没说完,侯宇飞就明白他的目的,其他人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肖泽有着追盛茜的打算。

盛茜就是和他合租的女孩子,当初她和她同学一间,侯宇飞和他女朋友一起,四个人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

几个人也是因为合租才互相认识的,后来她同学搬出去和男朋友同居,侯宇飞也和女朋友分手,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彼此也熟悉了,偶尔一起出去喝茶唱歌,也没有什么尴尬的。

也就是在见了盛茜之后,肖泽就去他那里比较勤,特别是侯宇飞分手之后,打着安慰他的名义,跟他一张床睡了半个星期,最后还是被他撵走的。

“她呀!她们公司组织旅游,去桂林山水,昨天就出发了,估计要后天才回来。

“这样啊!还有人吗?肖泽的声音里透着失望。

“没有了。

“那我还是在家玩游戏吧,明天叫上冰我们一起吃饭。

“好的,你和他约好了通知我。

挂断电话,侯宇飞坐上回去的公交车。

租房的地方离他上班的公司差不多四站路,也算是紧靠市中心的地方,只不过因为属于四十年前的老小区,所以房租并不算贵,里面住的大多是外地打工的人,环境比较复杂。

五六分钟就到了站台下车,不过侯宇飞并没有急着回家,反正回到家,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有点怕黑怕鬼。

呵呵!作为一个出生在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接受了十几年的新式教育,可是对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总是敬而远之。

没见过并不代表它没有吧?何况每天那么多人信誓旦旦的谈论着自己诡异遭遇,让人心里没底啊。

再加上他们所住的那一栋上个月刚刚自杀了一个女孩。在浴室里吊死了三四天才被房东发现,听说人都臭了,开门的老太太,当时就被送医院急救。

女孩死后的样子,穿什么衣服,腐烂的脸有多么吓人,被发现时脸上还带着诡异的微笑,每一桩都被描绘的活灵活现。

还有不止一个人说道,曾经在过道的玻璃后面看到人影,身上穿的正是女孩死时穿的红色外套,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不少人搬家换了新的租房。

侯宇飞也是打算换房子,可惜囊中羞涩,他想要找个包吃住的工厂上班,未尝不是因为这个。毕竟一个宿舍住七八个男人,那阳气可实在是太足了。

在小区的休闲花园,将自己的晚饭解决掉,侯宇飞先到小区里的茶室,看了会别人打牌,最后实在太晚了,才不得不回家睡觉。

老房子总高五层,他租的房子就在最高一层。楼道里没有装灯,只能靠着手机的屏幕照亮。

心里默念着不要多想,不要多想,急匆匆冲上几层楼道,很快顶层就出现在侯宇飞面前。看着走道最深处的铁门,他长出一口气。

这个世界没有鬼的,都是自己骗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个世界不光是没有鬼,同样也没有神——幸运女神,他的钥匙不在口袋里。

翻遍每个口袋,钱包,卫生纸,手机,还有他路上捡的山寨银行卡。可是就是没有钥匙。

钥匙是什么时候掉的?

最后的印象,应该是他用钥匙扣上的掏耳勺挖耳朵,那还是中午在店里的时候。

最好的情况就是它掉在店里面,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今天晚上也没法进去睡觉了。店门的钥匙也在一起,就算他回到店面也进不去,只能等明天同事上班开门后再去找。

今天晚上怎么办?找个网吧凑合一夜?当然他也可以多花点钱找个旅馆睡一晚上。

不甘心的推了一下铁门,当然是锁好的纹丝不动。唯一合租的盛茜也不在家,想要找人从里面开门也做不到。

能不能用什么把铁门撬开?侯宇飞想起电影里的情节,好像这种安全门都可以用卡片划开。

身份证不能用,银行卡也不能用,如果折断了只能补办新的,比较麻烦。

身上唯一能用的,就剩下捡来的那张卡。

就是你了,反正也是小孩子拿来玩得东西。看上去质量不错,应该不会容易折断。

《天命买卖》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