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

>

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

半只春 著

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 沈玦 现代言情 许烬

现代言情小说《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讲述主角沈玦许烬的甜蜜故事,作者“半只春”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刘翠莲见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自己,还以为她是不服气,哼了一声:“我可告诉你,这次你不想去海市都不行,你爸妈欠了一屁股债你一个小姑娘哪里还得起?还是趁早去找你那个未婚夫去吧。等到了海市,你就是有钱人家的夫人,哪还用的着累死累活的上工读书?你也别怪舅妈狠心,实在是松哥儿慧姐儿也要读书,咱们家的条件你也...

来源:fqxs   主角: 沈玦许烬   更新: 2023-02-21 03: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非常感兴趣,作者“半只春”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沈玦许烬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哐哧哐哧哐哧火车沿着一望无际的铁轨缓慢向前,拐过一道弯时,沈玦靠在玻璃上的脑袋重重一砸,直接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了从额角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她正想抬头揉一揉,两手却被人狠狠拽了一把紧接着从旁边传来一道刻薄的骂声:“你个死丫头又想干嘛?”沈玦深吸一口浑浊的空气,这才幽幽转醒,一抬眼,对上了一张皱纹横生的脸刘翠莲见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自己,还以为她是不服气,哼了一声:“我可告诉你,这次你不想去海市...

第1章 海市

哐哧哐哧哐哧。

火车沿着一望无际的铁轨缓慢向前,拐过一道弯时,沈玦靠在玻璃上的脑袋重重一砸,直接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了。

从额角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她正想抬头揉一揉,两手却被人狠狠拽了一把。

紧接着从旁边传来一道刻薄的骂声“你个死丫头又想干嘛?

沈玦深吸一口浑浊的空气,这才幽幽转醒,一抬眼,对上了一张皱纹横生的脸。

刘翠莲见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自己,还以为她是不服气,哼了一声“我可告诉你,这次你不想去海市都不行,你爸妈欠了一屁股债你一个小姑娘哪里还得起?还是趁早去找你那个未婚夫去吧。

等到了海市,你就是有钱人家的夫人,哪还用的着累死累活的上工读书?你也别怪舅妈狠心,实在是松哥儿慧姐儿也要读书,咱们家的条件你也清楚,哪里供得起三个闲人?

你也别担心,等你去了海市,你家那房子舅母会好好帮你打理的,绝不会让那些讨债的占了去……

刘翠莲一口气说了一通,一抬头,没想到这死丫头竟然在愣神?

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干脆把手里的麻绳攥紧了点,翻个身别过脑袋又睡了。

沈玦倒不是没听到她的话,只是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大到她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消化。

自己明明睡前还在通宵写策划案,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么个地方?

她眼神从车厢内的摆设一点一点看过去,刷成绿色的墙壁,简陋的行李架,穿着各式各样老式夹袄的乘客,还有这简直就是硬板凳的座椅。

沈玦狠狠捏了一把大腿,她疼的嘶了一声,这才接受了自己一睁眼便身处异世的消息。

随之而来的,是原身如潮水一般的记忆。

现在是1985年,原身的名字和她一样也叫沈玦,今年十八岁。而刘翠莲嘴里的她的爸妈在几个月前离世不久。

原身祖上是洪州的富商,只是她九岁那年,家里人接连出事,只剩原身还和自家奶奶相依为命,只是家里没有劳动力,奶奶迫不得已用家里私藏的那点积蓄把她托付给了邻村的舅舅家。

舅舅家孩子多,除了陈慧和陈松两人,还有个比他们大了八九岁的哥哥正准备说亲。

老太太拿过去的那点积蓄简直就是棉花落在油缸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原身在舅舅家吃不饱穿不暖,连老太太给她带过去的几件新衣服都被舅妈抢走给了自己女儿。

于是原身在邻村住了不到一个星期,便自己跑回家里,一直待到了十五岁。

想到这里沈玦才算是明白了,她身边这个便宜舅妈哪里是为她好,还不是想把她卖了换取最后一点价值。

她挣了挣捆着她手腕的麻绳,见刘翠莲只是撇过脑袋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她干脆也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反正路途漫漫,等到了海市再做打算也不迟。

一直到下了火车,刘翠莲才不情不愿的解了她手上的绳子,恶狠狠的警告了一句“玦丫头你可得记着,这里是海市!你要是想跑我不拦着,不过你跑了能不能活下来,你自己掂量掂量。

说完便挎上自己的袋子扬长而去,她不怕沈玦不跟过来,毕竟这孩子从小胆小,哪里出来过这么大的地方。

更何况她手里一分钱都没有,就是想跑都没地去。

沈玦跟在她身后翻了个白眼。跑?自己好不容易从山沟沟里来了大城市,说什么都不会回去的。

只是刘翠莲的话还是给她提了个醒,她这次来是为了来找原身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的。

这位未婚夫的太爷爷可是旧社会的最后一位状元,当年赶考时在路上与原身的太爷爷相识,又被帮了一把,便定下了这门亲。

只是两人此后膝下都是男丁,一推再推才便宜了沈玦。

她心下不禁有些打鼓,若是两家身份相当她倒是不怕,可坏就坏在两家差距太大,如此贸然上门只会叫人看轻,毕竟这和时不时来打秋风的乡下亲戚有什么不同?

一出火车站,沈玦只在电视剧里见过的老旧氛围扑鼻而来,欧式建筑和弄堂比邻交错,满街的路人都穿着或蓝或灰的工作服,这时候的海市已经有了点繁华大都市的雏形,叮当作响的小汽车满大街都是。

走在前头的刘翠莲不禁诶呦一声“我的个乖乖啊,大城市就是好,镇子里可没这么气派的小汽车。

迎着初晨的光,沈玦狠狠叹了声气,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在这大城市立稳脚才行。

两人问了一圈路才找见了市中心的一家大院,每每问路时,路上的路人听见这地址总要抬头看看灰尘扑扑的两人。

等人走远了,沈玦还能听见一句“也不知是哪来的穷亲戚,居然还认识琼汉的人。

琼汉。

这个熟悉的名字让沈玦为之一振。

她上辈子的老板就住在这个小区,想起被人“奴役的日子她不禁一身恶寒,搓了搓胳膊上直立的汗毛才跟上了刘翠莲的脚步。

八十年代的空气似乎格外清新,连院子里的花都长得好看了许多。

刘翠莲扯了扯衣角把衣服抻展了,又回头帮沈玦打理了一下才上前敲门“有人在家吗?

“谁呀!

应声出来的是个俏丽的小姑娘,看起来岁数不大顶多二十一二的模样。

沈玦暗暗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穿着,虽然穿着七成新的碎花小袄,可袖口的磨损太多,连里面的棉絮都露了出来,头发梳的光亮,还没等人站近便能闻见一股浓郁的玫瑰味儿。

这会儿的雪花膏大多都是香精勾兑出来的,虽然沈玦欣赏不来这股味道可这时候的人却喜欢的紧。

罗媛媛的眼神在两人身上一打量,脸上的表情微冷“你们找谁?

刘翠莲干脆的自报家门,谁知对方一听见未婚妻三个字,眼里亮起一道不容忽视的光直直射向身后的沈玦。

她扬了扬下巴,颇有几分傲慢“我家夫人和少爷不在家,不送。

说完便转身回了门内,留在原地的刘翠莲老脸一臊,嘿,她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大的丫头臊过脸呢。

她转身把这气撒在了沈玦身上“都是为了你个死丫头,我一把年纪了还得受这份气。

沈玦可不是原来怯懦的原身,直接回怼了回去“舅妈你这是说什么呢?我原本就不愿意来这儿,怕的就是人家看不上咱们,既然如此,那我们直接收拾东西回家吧。

回家?这可不行?

刘翠莲眼珠子提溜一转,当时带着她来海市前就已经打算好了,要是之前的婚约能履行,她这做舅妈的也能名正言顺的要上一份彩礼。

再不济,这有钱人指缝里流出来的一点油水也够他们好活几天了,怎么能还没见到人就回去?

她瞥了一眼面前的外甥女没有多怀疑,只当是她不愿意来海市,还和她耍心眼想回家呢。

还不等她开口,原本闭上的小洋楼又重新打开了门,这次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沈玦习惯性的先去看女人的衣着和样貌,细看之下,果然发现她和刚才那个女孩眉眼间有几分相似。

罗燕脸上虽说挂着笑,可眼神却是先在沈玦身上转了一圈。果然如她妹妹说的那样,来的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

夫人人好,知道之前定下娃娃亲的那家姑娘要来,出差前还特意叮嘱过要好好招待人家。

罗燕把心思压下,笑盈盈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这位就是沈家太爷定下的姑娘吧?长得就是水灵,看来还是乡下的空气养人,瞧这小脸嫩的。

刘翠莲也是个蠢得,丝毫没看出来人家话里的轻贱,还笑呵呵的说哪有,惹得身后的沈玦眉头一跳。

两人寒暄了几句罗燕这才说起正事儿来,“夫人走之前特意交代我要招待好二位,等我收拾一下东西这就带着你们回住处。

刘翠莲脸色稍变“啥?我们还要住在外面?

沈玦倒是对这话不在意,毕竟主家不在,这两人要不使绊子她还不放心呢。

罗燕颇有些抱歉“是啊,前几天夫人家的朋友也来小住了几天,昨个儿刚走,这客房还没收拾呢。不过老姐姐放心,夫人在外面还有个小院子,环境绝对不错。

话都说到这儿了,刘翠莲也没心思计较,只好应了下来。

只是等人一走,刘翠莲才往地上啐了一口“呸,什么德行,不就是个保姆吗还摆这么大谱。

沈玦注意力全在如何赶刘翠莲回家去,毕竟她现在在这属实影响她发挥。

她咬了咬下唇,学着原身那副可怜的样子“舅妈我实在不想在这儿了,他们家随便一个保姆都能欺负人,要是真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我,我……

《八零年代:穿成歌坛大佬他未婚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