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

>

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

荣光 著

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 古代言情 萧玥显 陆怀夕

书名叫做《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的小说,是作者“荣光”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陆怀夕萧玥显,内容详情为:又看了一看镜子中的自己,微微蹙眉,“这会不会太隆重了些?”云韶无奈的摇头,“不会,郡主,这样刚刚好。”然而这样,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就连坐在马车上,陆母看见她时,眸中的笑意都更深了,忍不住赞赏,“嗯,这日这打扮不错,很好看。”她在边疆这些年,衣裳发髻都是以方便为主,很少穿这种广袖衣裳,挽这种复杂的发髻...

来源:fqxs   主角: 陆怀夕萧玥显   更新: 2023-02-21 0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陆怀夕萧玥显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小说作者是“荣光”,书中精彩内容是:老夫人、大房夫人和陆母三人皆一脸疑惑的看向陈楚婳,老夫人眉头跟着微蹙,“怎么回事?”陈楚婳神情顷刻间十分慌乱,脸上毫无血色,双手颤抖着握成拳,“外……外祖母,婳婳不知道,婳婳最近都没见过他们”李嬷嬷一听这话,急了,语调激昂,“三姑娘,三姑娘,你说过会救我的,三姑娘……”“堂妹,你要救我,我可是你哥哥,堂妹……”陈二郎连忙跟着道陈楚婳心乱如麻的跪在地上,手指紧攥着老夫人的衣摆,眸中泪光闪烁,慌不...

第6章 如果是这样,那我可真是怕极了!

听见云韶的声音,她倏得回过神来,“额,没事,只是这坠子好像没见到过。

“郡主,你的首饰坠子这么多,你没见过不是很正常?云韶顿时笑着打趣。

随后从匣子里拿出两只金镶宝石钗首,与两只珍珠玛瑙排簪给她带上。

额!好吧!陆怀夕无话可说,又将坠子放回首饰盒中。

又看了一看镜子中的自己,微微蹙眉,“这会不会太隆重了些?

云韶无奈的摇头,“不会,郡主,这样刚刚好。

然而这样,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就连坐在马车上,陆母看见她时,眸中的笑意都更深了,忍不住赞赏,“嗯,这日这打扮不错,很好看。

她在边疆这些年,衣裳发髻都是以方便为主,很少穿这种广袖衣裳,挽这种复杂的发髻,一时间还觉得别扭。

听见陆母这样说时,才将心里面的那点别扭与不自在给摒弃掉。

泾阳侯府的老夫人寿辰,一早泾阳侯府外便被各权贵世家的马车围得水泄不通,凡是路过的百姓没有不暗叹一句泾阳侯府的面子可真大。

此次前来泾阳侯府的除了陆怀夕与陆母,还有杜氏与她女儿陆静雅。

她们到的比较晚,泾阳侯府的管家亲自接待,忙躬身引着她们进去见程老夫人。

泾阳侯本就是一品爵位,又有长公主下嫁,侯府内自然是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奇花假山,一步一景。

一行人先去见了程老夫人,拜了寿后,陆母与杜氏被留下来与各家夫人说话聊天。

程老夫人便让身边的丫鬟带着她与陆静雅去了花园,说今日来的郎君与各家姑娘都在花园里玩耍。

盛朝民风开放,且又有家中长辈在场,并没有那么多男女大防,廊下三五郎君小娘子们说话嬉笑,投壶放风筝,作画写诗的比比皆是。

池边水榭中乌压压的一群姑娘们,个个珠钗环绕云杉披帛,明媚动人,仿佛空气中都散着脂粉的香气。

那丫鬟引她们去见泾阳侯府郡主程禾灵,她作为泾阳侯与长公主之女,今日府中设宴,自然替母亲承担起招待各府贵女的重任。

两人各带着婢女上前,倏得从水榭边爆发出一阵拍手叫好的声音,几人循着声音望去,见人群中拥簇着两个女子。

一个粉色衣衫,另一个蓝色宫装,皆是流苏珠钗,高傲贵气。

丫鬟带着她们上前引荐之后,便行礼告辞了,原来那身蓝色宫装的女子便是娴妃之女,当今六公主萧兰熙,粉色衣裙的女子便是泾阳侯府郡主程灵禾,

众人见到她们,不,准确说是见到陆怀夕时,心里都生出一些微妙异样,一时间面面相觑。

他们竟然都猜错了!

怎么也没想到在西疆长大的河清郡主,并没有长成他们所想的那样面黄肌瘦,粗俗无比,反倒是如此的明媚动人,不可方物。

但又因如今武宁侯归朝,保不齐就是鸟尽弓藏的结局,那自然是不可深交也不可得罪。

众人言笑晏晏的与她招呼,介绍在场的贵女与她认识。

但最应该开口的郡主程灵禾却是一个字没说,反倒是恶狠狠的看着她,她身边的围着的好几个姑娘,皆是如此,一脸怒气。

陆怀夕被这神情弄的有些莫名,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她们温和一笑,纯良无害。

然而程灵禾看着她那笑容,眼中恨意更加浓烈,冷笑一声。“河清郡主可要与我们一起玩投壶?

这话中有话,她又怎么可能听不明白,只是尚且未弄明白她的意图。

琢磨片刻后,露出一个自我感觉十分为难的笑容,“投壶啊!可是我玩得不怎么好!

可程灵禾看着她那笑,不知为何,怒气更上一层,一字一顿道“你可是怕输?

程灵禾话一落下,她旁边另一个橙白相见衣衫的女子噗嗤一笑,“郡主,河清郡主不是怕输,我看是不知道什么是投壶,毕竟西疆乃蛮荒之地,怕是没有这种高雅之物!

她说完,程灵禾与萧兰熙身边好几个女子皆是捂着唇轻笑,眼中流露出鄙夷的神情。

陆怀夕一怔,内心翻了个白眼。

而眼眶却迅速晕染起些水雾,咬了咬唇,面上委屈,声音却清脆银铃反问,“这位姑娘可曾去过西疆?

那姑娘一愣,显然也未反应过来她问这话是何意。

陆怀夕声音柔和的继续反问,“既然你都未曾去过西疆,为何要这样说呢?

众人倏尔回过神来,与身边的同伴小声议论,那女子瞬间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程灵禾看了那女子一眼,便上前走到陆怀夕身边,小声道“楚婳都告诉我了,就是你害她被冤枉,受委屈,还害得她被送走的,导致现在连我祖母的生辰晏都无法过来。

语毕,想退后与她拉来距离,然后陆怀夕却没有给她机会,眼疾手快的将她抓住,柔弱勾唇一笑,明知故问,“郡主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就去给楚婳赔礼道歉,让她回来,否则我能让你在盛京无法立足。

刹那间,陆怀夕眼底眸色几不可查一凝,而神情却含着无尽的委屈,“如果是这样,那我可真是怕极了!

程灵禾微微一怔,不知为何,看着陆怀夕那委屈的神情,心中的那股怒气更加旺盛。

恶狠狠的盯着陆怀夕,一字一顿道“今日这壶你投也得投,不投也得投。

陆怀夕脸色一白,神色惶惶不安,看着很似害怕,“郡主既然要我投,我投就是了,要怎么玩?不如郡主先试试!

周遭好些郎君姑娘都有些唏嘘,这河清郡主分明就不会投壶,还要被硬押着玩,看来今天这一遭是躲不过去了。

规则倒是很简单,三人一组,每人十只矢羽,投中最多的那组获胜。

“哎呀,我竟搞忘了,郡主加上陆四姑娘也才两人,还差一人呢!。程灵禾左手边另一女子又讥笑着开口。

随后看向众人,意有所指的道“你们有谁愿意一起玩玩,与郡主一起。

众人左顾右盼,窃窃私语的不敢开口,估摸着不敢得罪六公主与程灵禾。

陆怀夕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倏尔人群中一道温婉柔和,如沐春风的声音响起。

《与疯批太子退亲后,又被他娇养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