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我在山里吃野兽

>

我在山里吃野兽

云想一 著

奇幻玄幻 我在山里吃野兽 阿强 阿珍

精品奇幻玄幻小说《我在山里吃野兽》,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阿强阿珍,是作者大神“云想一”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此时的她,满面笑容,皮肤白嫩,双眼放光,好像从未有过的轻松。“时辰到了,孔小九,上路吧。”引路弟子朗声道。阿珍对着引路弟子,微微一笑,“我叫孔珍儿!”推开剑宗大门,推开的一刹那,引路弟子大声道:“飘血路,上路了——”门内是偌大的练功场,平时是众弟子练功之地,大到足以容下近千人...

来源:fqxs   主角: 阿强阿珍   更新: 2023-02-21 01: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我在山里吃野兽》是作者“云想一”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阿强阿珍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小叫花,来,这碗粥给你喝”一个胖胖的男孩子,身上穿着华服,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吆喝道“哦”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孩子,像鸟窝一样的头发,脏兮兮的脸,苍白色,目光空洞,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赤着脚,泥泞中,隐约看到脚上还有着血丝,八九岁的年纪,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回应着,走了过来“谁让你走来的,离我远点,你臭死了,快滚开滚开”华服捏着鼻子,大声喝道,“我是让你爬过来,像狗一样爬过来快点快点,哈哈...

第6章 飘血路

飘血路,是飘雪剑宗最严厉的惩罚,没有之一!

从飘雪宗门口,走过凚凛长廊,一路走到飘雪大殿里,身受九九八十一剑,血液流干而死!

只要踏上飘血路,所有恩怨都在路上,走到了路的尽头,一切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飘雪宗,飘血路,飘血尽头是归路;

飘雪宗,飘血剑,血染长廊魂归处!

飘雪剑宗创派的百余年来,只有两人走过飘血路,无不是与宗门有深仇大恨之人!

…………

时下艳阳高照,照在洁白的雪地上,刺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刺眼的剑光射在一把由巨石打造的参天巨剑上面,剑身上的“飘雪剑宗四字,格外的醒目。

剑下,整齐地站着数十位飘雪弟子,所有弟子都注视着眼前的一位艳丽少女。

阿珍穿着雪白的衣服,长长的辫子整齐地系在脑后,背负一把雪白色的宝剑,末端的剑袍在随风飘荡。此时的她,满面笑容,皮肤白嫩,双眼放光,好像从未有过的轻松。

“时辰到了,孔小九,上路吧。引路弟子朗声道。

阿珍对着引路弟子,微微一笑,“我叫孔珍儿!

推开剑宗大门,推开的一刹那,引路弟子大声道“飘血路,上路了——

门内是偌大的练功场,平时是众弟子练功之地,大到足以容下近千人。练功场的尽头是一座巍峨雄伟的大殿,门顶匾额写着“飘雪大殿四个赤红大字。通往飘雪大殿的是一条长长的廊道,此廊道大有来历,据传是创派祖师“飘雪剑仙领悟凚凛真气之地,因此被称为凚凛长廊。

有人说,飘雪剑法只有以凚凛真气作为基础,才能发挥出最强实力。但这只是传说而已,当今的飘雪剑宗并未有凚凛真气流传下来,甚至于,曾经是否真的有凚凛真气,也是一个未解之谜。

此时的练功场上,整整齐齐站了两排弟子,沿着长廊,一直延续到飘雪大殿内,大殿最里面,坐着一个一身白衣,貌若神仙一般的中年男子,一尘不染的白衫,白衫中间束着一条绣有黑金条纹的白色腰带,腰带的流苏垂在身下,煞是好看。正是那鼎鼎大名的飘雪剑宗掌门人“白玉剑仙沈白玉,阿珍入门这一年来,亦是第一次见到掌门人。

掌门下首,正襟危坐着四个人,左手边,第一个就是身着白衫黑带的二长老高白青,皱着眉头,望着阿珍的眼里满是怒火,恨不得要吃了她一般。高白青的脚边上,跪着被捆住的阿强,头贴着地面,看不清脸,但是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从破烂的衣服里能够看出血肉模糊的身体,可以想象是受了不少的折磨。

掌门右手边,坐着的是同样身着白衫黑带的三长老王白石,闭着眼睛,像是入定了一般。三长老下首是另外两位坐着的长老,其中一人身姿雄伟,手里握着一把远比旁人要大很多的巨剑在擦拭着。另一人体态肥胖,面色红润,嘴角挂着微笑。

四位长老下首,站立着是二十位内门弟子,排第一个的,是冷峻孤傲又不失俊美的青年,正是掌门座下大弟子蓝永昌,身着白衫蓝带,身边站着三五个同样白衫蓝带的内门弟子,其后的内门弟子皆是白衫绿带,可见身份地位应是降了一级。

再往下,是五十六个白衫白带的外门弟子,王五赫然站在其中。

“上路——引路弟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阿珍整了整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嘴角微笑,轻声道“阿强,我来了!

迈开脚步,缓慢又轻巧地走到两排飘雪弟子面前。

队伍最前面,也是两位外门弟子,此二人都曾与阿珍一同习武,算得上是熟识。此时正以一种特别无奈的眼神看着阿珍。

“赵师兄,李师兄,动手吧。阿珍温柔地对两位师兄说。

“小九,别怪我们。两位外门弟子亦是不舍,奈何门规森严,不可违背。

阿珍微微一笑,迈步向前走去。

唰——唰——

两剑先后划过阿珍的肌肤,好在此二人未下重手,只是轻轻划过肌肤而已。阿珍向两位师兄微微点头,继续缓步向前走去。

被划破的肌肤慢慢渗出鲜血,逐渐浸染了阿珍雪白的衣衫。

不知什么时候起,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逐渐飘起雪来,初时只是一片片细小的雪花,慢慢地变成鹅毛一般的大雪。

唰——唰——

又两剑对着阿珍削来,此二人与阿珍并无私交,因此也并没有留手。

“嗯……阿珍再坚强,毕竟是女孩子,被这两剑削中,不免哼出声来。

…………

跪在大殿上的阿强,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精神恍惚间,耳旁好像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抬头望了过来,好一阵,才看清此时已经被鲜血渗透全身,如同穿着一身血红色衣服的阿珍,在两排持剑的飘雪弟子中,一步步跌跌撞撞向大殿走来。

“阿珍!!!一声怒吼从阿强口中传来,奈何全身伤痕累累,并且被拇指般粗细的麻绳捆得结结实实,别说是站起来,就是想动一下,都困难得很。

“阿珍……阿强不住地挣扎,越挣扎,捆得越紧。

此时的阿珍,已经数不清挨了多少剑,她只记得,除了最初的两位师兄以外,还有另外三个师兄也是较为熟识,因此下手较轻,其余众弟子,或削,或劈,或刺,或砍,一剑剑招呼到自己身上,起初还感觉到疼痛,随着血液不停地流淌,意识越加模糊,逐渐也开始感受不到疼痛了。

本来洁白无瑕的凚凛长廊,就像初入夜晚的天空一般,最初只有几粒星光,忽隐忽现的闪烁,逐渐变成繁星点点,再之后,点点繁星汇入银河,血色银河……

银河的尽头,却是那拖着长长尾翼的彗星,毅然决然撞向飘雪大殿。

现在阿珍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阿强,我来了。

大殿里的阿强,仍旧在拼尽全力挣扎,拇指般粗细的麻绳已经勒进肉里,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又增加了数道被麻绳勒出的血痕。

“呼呼……阿强像一个受伤的野兽一样,脸色苍白,双眼赤红,十指抠进肉里,不停地颤抖着,从嗓子里喘着粗气,“阿珍……

雪,愈发的大了,仿佛整座大雪山,亦在为此哭泣。

阿珍艰难地又向前挪了一步,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面前,就是那个罪魁祸首王二。

“孔小九,别怪我心狠,我要为五师兄报仇!王二说得义正词严,一剑向阿珍后背刺去。

当——

斜里伸出的宝剑,挡住了王二的致命一刺。

“王二!一位国字脸的外门弟子怒吼道,“飘血路还未走完,她还不能死!

王二在众人炯炯的目光下,只能悻悻地对着阿珍后背削了一剑,这一剑虽不致命,但也深可见骨。

刺骨的疼痛反倒让即将昏厥的阿珍清醒了过来,抬头看向大殿里的阿强,匍匐着向他爬了过去,眼里满是温柔。

“呼呼……与阿珍不同的,阿强的眼里像冒火一般,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缓缓向自己这边爬过来的阿珍,一滴血红色的泪水,从眼角流下来,眼泪滴落在地上,瞬间凝结成了冰晶。

一向傲慢的蓝永昌,看到趴在自己面前的血人阿珍,冷峻的内心闪出了一丝不忍,用剑尖轻轻地点了阿珍的肌肤一下,旋即扭过头去,望向远方。

远处的雪花被狂风吹舞着,即使强如蓝永昌,亦不免感觉到丝丝寒气。

…………

血人阿珍已经爬入了大殿。

“哎!白玉剑仙沈白玉率先站起来,飘至阿珍身前,挥剑在阿珍身上轻轻一抖,迅即入鞘,拔剑挥剑收剑,动作一气呵成,再看其人,已经飘至殿外,离开了。

三长老和五长老一起,踱步到阿珍面前,象征性划了一下,随即与掌门一并收剑离开了。转身的瞬间,胖乎乎的五长老还一脸不耐,鼻子里哼出几个字来,“何必呢?

唯独身姿雄伟的四长老,仿佛没有看到阿珍一般,扛起巨剑,转身离开,仿佛世界上只有那把剑是值得他关注的。

…………

浑身沾满鲜血的阿珍缓缓地爬至阿强面前,微微一笑,仿佛那春日盛开的桃花。

伸手欲摸向阿强,“阿强,我来了……

指尖还差最后一尺,永远地定格在那里……

阿强此时眼睛红得吓人,像一个要吃人的野兽一般,看着阿珍渐渐地在自己面前咽气,浑身颤抖着……

“呼……呼……阿珍……

“阿珍……

“呼呼……

…………

二长老高白青,双眼怒火一般看着地上已经逐渐冰冷的阿珍,“哼!转身向殿外走去,转身的一瞬间,竟然感觉到一丝寒意。

殿外,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恰似一曲无尽的哀歌。

《我在山里吃野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