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妖异传

>

妖异传

二十族人 著

二十族人 军事历史 妖异传 方乔

很多朋友很喜欢《妖异传》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二十族人”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妖异传》内容概括:方乔本是读书人,于牵马赶骡之业实属外行,加之家中本不宽裕,东拼西借给他凑了些许本钱,一趟下来挣不了多少,但比之前日子稍有宽裕。日子就在来往颠簸中过了下来,转眼便过去了两年。第三年陆甲没有外出,而是把本钱交给了方乔,并找了同行中一个叫林大的人带领商队,并嘱咐林大路上多多照顾方乔。这个林大跟着陆甲做过不...

来源:fqxs   主角: 方乔二十族人   更新: 2023-02-20 23: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妖异传》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二十族人”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妖异传》内容概括:日近黄昏,在夕阳的晚照下,平静的湖面泛着金光,方乔和雪儿一直逗留在大泽旁一天下来并没发现有何异样依着方乔的意思是要打算离开的,但雪儿却不肯一来,她要搞清楚这幽静的大泽水底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二来,昨夜她和方乔差点葬身鱼腹的事情仍使她耿耿于怀,尤其是那妖物竟然色诱方乔,她岂肯就此作罢此外,那柄长剑的出现又是怎么一回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我们还是走吧,一整天下来,水里、岸上,你都找了个遍...

第1章 白狐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叫方乔的秀才,屡次科考不第,无奈只得依靠私塾教书为生,日子过得甚是清贫。后来有个远房表亲陆甲,在外做骡马生意,挣了不少钱。方秀才便寻思着跟表亲陆甲做些骡马生意,虽不指望像陆甲那样,起码也能养活得了自己这一家人。

骡马生意不比别的生意,每次外出都是十几人组成商队一同前往,陆甲便是这些人里的领头人。方乔本是读书人,于牵马赶骡之业实属外行,加之家中本不宽裕,东拼西借给他凑了些许本钱,一趟下来挣不了多少,但比之前日子稍有宽裕。日子就在来往颠簸中过了下来,转眼便过去了两年。

第三年陆甲没有外出,而是把本钱交给了方乔,并找了同行中一个叫林大的人带领商队,并嘱咐林大路上多多照顾方乔。这个林大跟着陆甲做过不少生意,于骡马买卖自是行家里手,他和方乔跟他也是相熟,一路行来倒也顺利。

这天,商队经过一座大山,因山势勾连纵横,山路崎岖多岔,当地人称作歧路山。因歧路山难行,此前商队很少经由此处,一行人中只有林大走过一趟,其他人皆是初次。眼见得山路难走,深沟高壑,岔口繁多,又间山林茂密视线受阻,稍有不慎便有迷失于大山的危险。林大特意在一片密林前叫停了队伍,自己带了方乔和另一个本族兄弟林三先去前边探路。初时,方乔紧跟林大兄弟,但片刻功夫便被步履矫健的二人落在后边,加之密林内叶繁枝茂,一会儿方乔便看不到前边的二人了。方乔登时心慌起来,于是顾不得乏累加紧脚步向前追去,不想却走错了路径,这条路上荆棘横生,根本不似有人走过,心有所便折返,幸而走的不是很远,对原路依稀记得。

方乔折返时,经过一处草丛时偶然听到好似有人哀嚎之声,出于好奇便仗着胆子朝那草丛深处走了几步想一窥究竟。但见一只雪白的狐狸躺在草丛之中,腿上中箭血流不止,那白狐躺在那里望向方乔,似有灵性,眼中尽是哀求之色,口中仍是低声哀嚎,方乔心有不忍,便蹲下身来,拔出插在白狐腿上的利箭,并从随身的布口袋里取出金疮药为那白狐治疗箭伤,经方乔简单处理之后,那白狐已能活动,爬起身来,用头轻触方乔的腿,冲方乔点了点头,便用嘴扯住方乔的衣襟,好似示意方乔随他前行。方乔回头看了看来路,寻思一阵便意欲离去,不想那白狐似有不甘仍是扯住方乔的衣襟不放,无奈之下,方乔只得跟随,功夫不大便来到一棵大树旁,只见还有一只稍大的狐狸躺在那里,遍体鳞伤,眼见得奄奄一息,方乔同情之心骤起,遂依前样为那大狐狸治伤。经过一番周折,那大狐狸似有好转,抬头望向方乔,口吐人言“多谢恩公!

方乔立时大惊,看着那狐狸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恩公莫怕,我是这山中狐狸,姓胡名阿七,已修行千年,今日携爱女出游不期碰上山中猎人,小女年幼尚不知世间险恶,意欲亲近人类不料被利箭所伤,我为护小女本欲使出神通,但又思我已修炼千年,若在此时杀生害命恐一世苦修付诸东流,于是只用法术幻象将那些人恫吓而走,不想那些猎人认我是狐妖,必要除之而后快。我为护小女又不愿伤人性命与那些周旋,最终自己身受重伤,我女见我伤重,不惜拖着伤腿去寻求‘族人’帮助,不期与恩公相遇,也算是她的造化。敢问恩公如何称呼?。那狐狸娓娓道来,说话条理清晰

“敝姓方名乔,原是个落拓的秀才,为谋生计与友人经商至此,方才路遇令爱受伤倒地,心下不忍,便施以援手,举手之劳尔,至于狐仙你的伤势••••••我虽粗通医道,但无力为你治伤,所敷之药仅能缓解疼痛,恩公之名实不敢当。

“我知先生方才全力救治,但大限将至,人力岂能挽回,在我濒死之际能认识先生也算是福气所致。言及于此,望向那小白狐。那白狐甚是乖巧,走上前来用头轻轻蹭着胡阿七,眼中尽是关切之意。不料那胡阿七双爪拼命地按住那白狐,转过头对方乔言道“先生我命将休,此后还请先生多多照料小女雪儿,他日修身成人必报答先生大恩。言罢,口中吐出一颗金色珠子,直直地进入了白狐体内。随着那珠子进入白狐体内,那胡阿七的眼中光彩逐渐丧失殆尽。

那白狐得了胡阿七的内丹登时腿伤痊愈,亦口吐人言,“爹,爹,爹••••••呜呜呜••••••看到此处,方乔亦是悲从中来,想要安慰眼前的白狐,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愣愣的站在原地。良久,方才开口,“雪儿,我们还是先把你爹安葬了吧!

那白狐回头望向方乔,并不答话,只是蹲坐一旁,默默抽泣。方乔见状,亦不多言,找来一根枯树根便在地上挖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挖了一个坑,便欲抱起胡阿七的尸身掩埋于坑洞之中,不料那白狐倏地跳起,呲着牙直直地瞪着方乔,方乔无奈只得站立原地,用手指了指那坑洞,便不多言。那白狐见方乔不动,便转过身子,用头将胡阿七的尸身一点点向坑洞推。方乔见状几次欲上前帮忙,却都因那白狐的怒目相向作罢。白狐将胡阿七的尸身被推倒坑中,站在坑边呆立许久,而后用前爪一点点将周边的泥土推入坑中,直至形成一个不大的土堆。方乔在一旁看着,想起胡阿七临死前的话,嘴张了几张,却没再说什么。

“你走吧!那白狐终于开口了。

“你爹••••••方乔正欲说些什么却被白狐打断。

“我爹是我爹,我是我。那白狐言辞不多,态度坚决。

“方——乔——,方——乔——方乔还要再说,此时却听见林大的呼喊声,知是他们来寻找自己,便对那白狐拱了拱手道“我的朋友来找我了,那就此告辞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人说出你事情。言罢,转身离了开去。

“你去了哪里了?害得我们一行人好找。

“我刚刚迷失了路径,听到你的声音,才寻声而来。

“这歧路山内藏妖物邪祟,可是个无比凶险之地,听当地老乡说,前不久几名猎户进山都死于非命,吓得我赶紧组织人手来寻你,你若有个好歹,我怎生向陆老板交代。

“啊?有此等事?那我们还是快些出山吧!烦劳林大哥了。

••••••

白狐竖起耳朵,听着方乔他与别人的谈话,心想,这书呆子倒也是个守信之人,倘若他泄露半个字,我登时便冲出去将这些人族异类统统咬死。想到此,心下倒是些许安慰,但望向胡阿七的坟,内心深处再次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与愤怒。

《妖异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