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师太都知道 著

叶白冷星晴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现代言情 赖武畅

现代言情小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叶白冷星晴赖武畅,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师太都知道”,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刷牙时还顺道发了一条信息。收拾完毕,俩人挽着胳膊往宿舍外走,边走林杨扬边激动地汇报昨晚的迎新。“星晴,你知道吗,圣学长真的太帅了!不但人长的帅,而且性格超级好,超级温柔,跟你说话,你就会觉得,那个词怎么说来的,昂,对,如沐春风......哎,我的辞藻不足以描述他的美好!下次碰到了让你看看你就知道了…...

来源:fqxs   主角: 叶白冷星晴赖武畅   更新: 2023-02-20 23: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是由作者“师太都知道”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叶白冷星晴赖武畅,其中内容简介:这个原本应该快乐无比的暑假,因为赖武畅的离开,还有叶白的即将离开,变得伤感无限林杨扬实在郁闷的发疯,就会和冷星晴偶尔出来逛逛街,喝喝冷饮这天,林杨扬往奶茶店的后椅背一仰,哀嚎到:“星晴,觉不觉得好安静啊太安静了,我都好久没跟人斗嘴掐架了……”“这么快就想念小畅了?”冷星晴打趣道“谁想他了!只是太无聊了好想快点开学,离开老爸老妈的视线,放飞呀……”“这话我会转达给阿姨叔叔的,你放心……”“...

第9章 是三缺一的遗憾

第二天一大早,林杨扬就神采奕奕地跑来冷星晴的宿舍,催促着冷星晴出门。冷星晴还没有洗刷,看着兴奋的林杨扬无奈地摇摇头。

“大小姐,你不会打算让我就这样陪你出门去吧?

“哎呀~人家不是昨晚抛弃了你,今早一大早就来负荆请罪,陪你吃早饭嘛~林杨扬摇晃着冷星晴的胳膊,讨好道。

“哎!冷星晴无奈撇她而去洗刷。刷牙时还顺道发了一条信息。

收拾完毕,俩人挽着胳膊往宿舍外走,边走林杨扬边激动地汇报昨晚的迎新。

“星晴,你知道吗,圣学长真的太帅了!不但人长的帅,而且性格超级好,超级温柔,跟你说话,你就会觉得,那个词怎么说来的,昂,对,如沐春风……哎,我的辞藻不足以描述他的美好!下次碰到了让你看看你就知道了……

冷星晴想,这个圣学长应该非常帅气优秀,让林杨扬这一大早上絮叨个没完。

“你心动了?冷星晴突然问道!问完自己也一惊!她怎么直接说出来了?

“……星晴,你…你变了。变坏了哦…你还是那个眼睛里只看得到学习的星晴吗?林杨扬被戳穿心思,也不恼,反倒思维敏捷地抓住冷星晴的“把柄。

“我错了,错了…别闹了…正在左躲右闪林杨扬挠痒痒的冷星晴发现林杨扬突然就停住了,然后瞪大了她那双圆登登的杏眼,就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去。

夏日里清晨的太阳虽是明晃晃的却不是那么刺眼,宽大的白T加浅蓝色牛仔裤的叶白,就那么安静地站在一棵榕树的树荫下,低头用脚尖踢踏着什么。

阳光撒满了他的周身,却唯独留给他一片似是远离宣泄的净土。冷星晴脑海里有个声音“公子温如玉,举世亦无双。

啊,原来,情 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叶白早就已经住进了冷星晴的心里了。

“星…星晴,那个,那个是…是叶白吗?是,是我眼花了吗?出现了幻觉啦?林杨扬指着前面不远处一颗榕树下的那个颀长削瘦的身影结结巴巴道。

冷星晴嘴角上扬,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望着叶白的自己,是多么的热烈!

林杨扬还在震惊中,满是怀疑不确定地看向冷星晴,又看向叶白。好像是在寻求冷星晴确认的眼神,以来安抚她“见鬼的心绪澎湃。

冷星晴满眼欢笑,就是不说话地看着林杨扬。

这会林杨扬才反应过来,再看看冷星晴一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表情,瞬时肯定确定各种定就是叶白!

“好你个星晴,真的学坏了昂~居然,居然和叶白合伙戏弄我……林杨扬既高兴又有点小懊恼,朝着冷星晴就要挠痒痒。

树下的叶白这听到了声音,抬头朝这边看过来。

叶白抬眸的瞬间,冷星晴清晰感知,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两拍,三拍……

“早!叶白朝着正和冷星晴嘻闹的林杨扬走过来,招呼道。

听到叶白的声音,林杨扬停止对冷星晴的“报复,转头将“怒火喷向叶白。

“哼!不够意思!全世界都知道,就我不知道!

“星晴她不知道。

“哈?林杨扬斜向叶白,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

“真的啦!昨晚有些人抛下我肚子狂欢去了。我就在食堂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正巧碰到也是孤零零的叶白。哎~我也是吓了一跳好不好。冷星晴耸耸肩,故意说道。

“哎呀!都是叶白!这是惊喜吗?这是惊吓!看把我和星晴吓得!林杨扬自知昨晚理亏,赶紧跳转话题。

“对了,无常呢?赖无常知道吗?林杨扬突然感觉下一秒可能赖武畅也会从某个角落蹦出来,然后做着鬼脸说“噔噔噔噔!我也来X大了!

咦!想想就惊悚!

听到问起赖武畅,叶白笑着摇摇头。

“小畅不知道!

“啊?你这是要闹哪样啊?林杨扬感觉自己有十万个为什么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礼物啊!我记得我说过的,要给你和星晴一个特殊的礼物!

“哈?What?林杨扬还是满脸问号!

“吃早饭了吗?叶白收起玩笑问。

“当然没有啊!这顿你请!!!林杨扬好似气呼呼朝餐厅走去。

都说X大的食堂很赞,果然名不虚传。

林杨扬咋咋呼呼买了一桌子的早餐,叶白跟在后面无奈的买单。

引得食时不时传来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好像在说一对小情路吵架了,你看那姑娘分明是在为难那个老实的小伙子嘛。

林杨扬听到这些小声的议论,冷星晴也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浑身不自在,拉拉林杨扬,示意她差不多得了。

哈?林杨扬才不管,她是一定要狠狠敲叶白一笔才能解气。

“叶白,你怎么就突然来了X大?之前你不是和星晴说R大吗?你也一直不吭声。星晴也不让我问你……林杨扬还要继续说,冷星晴赶紧用脚踢了踢她

“杨扬,这个炒粉好好吃,你要不要来点?冷星晴一边招呼林杨扬吃东西,一边不着痕迹打断她更多未出口的话。

“要要要,给我点……成功被转移注意力。

就在冷星晴以为这个话题就此结束时,叶白却开了口。

“以前只是觉得B市是我长大的地方,放眼B市,R大我最有可能罢了。刚来S市,就是觉得离家太远,我也不放心外婆。

“外婆现在在疗养院很好,没有了爸爸妈妈和外婆的牵挂,我在哪里都没那么重要。

听到叶白这样说,冷星晴看了一眼林杨扬,林杨扬瘪瘪嘴,是了,她撕开了叶白不知道结痂没有的伤口。

“这里好,这里有我们!林杨扬赶紧找补。

“是呀,B市除了外婆没有什么了,但在这里,有你们啊!叶白笑了笑。

“所以说你是舍不得我们咯?林杨扬听也白如此说,没经大脑就回了一句。

“……嗯,是。

冷星晴觉得自己呼吸一窒,胸口有什么东西瞬间就汹涌开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可抑制地要破土而出。

一顿早饭冷星晴吃的心不在焉,好在林杨扬叽叽喳喳,叶白倒是没注意到她的小心思吧?

吃完早饭,叶白和冷星晴又陪着林杨扬把校园逛了逛。确认林杨扬记住了系部教学楼,以及其他一些生活必备场所。

“不得不说,这法学系的教学楼都透着一股子威严!就是叶白你这温温柔柔的气质,啧啧啧……

逛到了法学系,林杨扬看看叶白,又看看这威严的系楼,感慨道。

听到林杨扬否定自己,叶白也不恼,依旧温柔浅笑。

冷星晴倒是觉得叶白挺适合学法律的,将来一定是法律系的颜值天花板。

嗯?颜值天花板?冷星晴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三个人在学校外找了一家小餐馆,简单吃了饭,就各自回宿舍午休了。

中午,叶白刚迷迷糊糊睡着,电话响起了。

叶白闭着眼接听。

“喂……

“老叶,我!

突然一声老叶,叶白蒙圈了。

“嗯?谁?

一个多月没联系的赖武畅听到叶白问他谁,立马悲从中来,这才一个月啊!就听不出他声音了啊!

“赖武畅!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赖武畅的声音倒闷闷地。

“小畅?叶白瞬间清醒。爬坐起来。

“小畅!我刚刚睡觉,迷迷糊糊的!你这会在干嘛?怎么可以打电话?这是你的号码?叶白抬起手机看了看电话号,一连串的问题。

“嗯,这是我新号码。我这不集训刚结束,有1天半的休整时间。可以外出买点日用品啥的,我就赶紧办了卡,第一个给你打电话!赖武畅强调着,似乎在说,你却没听出来我!

“嘿嘿嘿~叶白听见赖武畅好像委屈巴巴的,忍不住笑出声。

“笑屁啊!

“好,不笑,不笑。那你现在在哪里?

“现在还在大山,再过2个月,估计就知道具体分配的地方了。你呢?B的学校都办好了?

“嗯,小畅!我有一件事情,没有跟你说。

“嗯?

“我没有回B市,我和星晴还有杨扬一起报读了X大!

“啊?什么?我x!真的啊!!我却去!!那那星晴和扬子高兴坏了吧?

“嗯,也许是惊吓~

“老叶,我好想你们呀~赖武畅哀嚎着诉着衷肠。

“我…我们也很想念你!小畅!

……

末了,赖武畅说,还得跟冷星晴和林杨扬再打个电话,堪堪挂断。

望着断掉的电话,叶白忽的笑了,心里默默地说“小畅,你高兴吧!我很高兴你高兴!。

赖武畅给林杨扬和冷星晴打电话时,她俩刚好在一起。

林杨扬看着陌生的号码接听。

“喂,你好……

“你好……??

林杨扬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不太确定道,“无常?

“哟,有良心啊,听出我的声音……赖武畅还没说完,就听林杨扬咋呼。

“星晴,无常,无常电话,无常电话。我开公放啊1

原来他俩在一起,那他可以节省时间多打一会儿了。

三个人叽叽喳喳聊了40几分钟,大概的情况,大家都互相了解了。林杨扬和赖武畅隔空斗嘴掐架,顿觉通体舒畅。

直到赖武畅幸幸地说

“扬子,星晴,我要挂了。要集合回山里了。我们平时不让开手机而且山里没信号……赖武畅第一次觉得七尺男儿的泪是如此流的容易。

那边林杨扬和冷星晴也被感染的有些难过。

还是冷星晴安慰道

“小畅,你在部队好好地表现!不要辜负叔叔阿姨的一番苦心。外面不比家里,自己照顾好自己。你下次休息日,给我们打电话。

林杨扬在旁边已经开始眼圈泛红,声音哽咽

“赖无常,没我罩着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谁欺负你,你本子上记好了,等我去了给你找场子……

气氛突然的悲伤,赖武畅挂了电话。

这边的林杨扬却无法控制情绪的哭了出来。

“星晴,我和你还有叶白,我们仍旧在一起。可是,赖无常就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大山里,见不到,连个电话都不能想打就打!冷星晴也是有些难过,低垂了眼帘未语。

“星晴,你说这就是长大吗?长大了就是再好的朋友也会分开对不对?以后你也会和我分开,对不对?

“杨扬,别哭了。我们不会分开!不会分开!星晴自己也难受,却也强忍着安慰着林杨扬。

“星晴,谢谢你留在这里!还有叶白!可是,可是,还少一个,赖无常!他自己一个人……林杨扬越说越伤心。

说来也怪,平时,林杨扬和赖武畅见面,不到2分钟绝对能掐起来,可就是这样的相处,俩人也还是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的17载。想必,林杨扬的难过,如是冷星晴都无法体会的吧?

这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吧?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