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

>

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

清鸟 著

乐乐 大魁 现代言情 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

很多网友对小说《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非常感兴趣,作者“清鸟”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乐乐大魁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不去,人是你们得罪的,你们自己去哄!”哈哈,这句话不假,谁挖的坑谁自己填喽!许大强这个直憨憨也不傻的呀!“爹,你不要叫我去啊!我也不去。”许大柱率先说了,“我看就得爸妈,叔婶你们四个人自己去,看看爷爷奶奶能不能原谅你们!原谅你们了就等于原谅我们了!”对,错是你们犯的,别想我们去替你们承担!杨玉珍...

来源:cd   主角: 乐乐大魁   更新: 2023-02-20 20: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清鸟”的《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杨乐的养猪计划倒还真是被煤矿区的那个妇女给启发的那日一个妇女买菜回来走到她面前,问她买两块豆腐,豆腐拿好,一摸口袋,钱用完了“妹子,要不你跟我到屋里拿钱吧?我男人马上下班,等着吃饭,我也没空再出来了”许大魁看住摊位,她便跟去了一进门,那妇女不急着拿钱,先急着淘米下锅煮饭,“妹子,进屋来,你等我两分钟,我先把这饭给蒸上,不然来不及了”顾客是上帝,只能听顾客的话,杨乐进屋等着,一眼看到她家门...

第10章

被他们这么一闹,许业顺在院子里面摇蒲扇的心情也没有了!

这些败家娘们,可恶的很!

他走进厨房,“老太婆,你记得,不管是你先走还是我先走,我们所有的东西都留给老大,你记住没有?

“咱们有什么东西?就这些锅头吗?叶春兰听了他的话觉得好笑,好像他还有万贯家财似的!

“锅头不是东西吗?这个老屋也是东西啊!许业顺气呼呼的说!“把这包子给热上,咱们一人一个给吃了,还说给他们家的娃娃留,不留了!

老二老三家的没有想到,这样倒打一耙的事情并不好干,她们觉得她们大嫂变了,以前遇事她就慌,怎么今天这么淡定!

让她们不但没有捞到好处,反而把老头给得罪了!

“都是你们,听信谗言,才闹的这个样子!许土生还没有到家就开始责备自己的婆娘和弟媳!

“怎么是我们?我们给家里面争取利益还错了吗?

“就是,你们没有听到外头的人怎么说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前你们许家虽然不是多富,可也不会差,手上一定还有存货!我们不争取,全部给老大家吗?

你们不是去争取老房子的吗?怎么又跟什么存货扯上了?

“什么存货?哪有什么存货?我看你像蠢货!许土生听她这么一说更生气!

杨玉珍和叶大娥嘴上说着自己没有错,可是心里头认真一想,好像是不太对劲!

“大嫂可真是奇怪,以前她遇到一点小事都怕的要死,今天可没有看出来她害怕!难道真是我们错了?叶大娥开始怀疑自己。

“换我,我也不慌,我也想把老屋给换出去!你们以为养猪那么容易?光想吃猪肉不想想猪吃啥呀?人家小红天不亮就出门去扯猪草了,你们愿意啊?

大柱媳妇一边奶娃一边对大伙说,她也不见得有多理解人,只是她觉得自己婆婆要换回来老屋纯粹是给自己找累,在农村,该干活的时候就得去干活,养猪扯猪草这种事情都是干完活儿后的业余时间去的,那时候可不流行斜杠青年,多累人啊!

“算了算了,没有换成也好,差一点把咱们两家的田给换走了,那可不值得!稻子一年可以收两季,这猪一养就是一年,不划算!大强媳妇也这么说!

“我就说不要去不要去,现在好了,把我爹娘也给得罪了!许润生懊恼的坐在门槛上。

“可不是把爷爷得罪了嘛!当初我嫁过来,我们村的人都说许家的老爷爷是个体面人,跟着他们过日子不会差的!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哄爷爷开心呢?爷爷随便给我们一块存货也比那破屋子强啊!大柱媳妇又接着说,“不然咱们家怎么能比别人家多几栋房子和地基呢?

老二老三虽然从来没有听父母亲口说他们手上有什么,可是说他们家有存货的话确实他们也听过,顿时为一时的莽撞而后悔,想想老大家可不就是才几块淤泥地,不去想别的法子是会饿死的。

怎么就没有看住自己家这两个作死的老婆子呢?

两家人开始了内部的自我批评教育!

“大强,我早上捕的鱼你给爷爷拿去,让爷爷不要生气了!许土生说。

“我不去,人是你们得罪的,你们自己去哄!

哈哈,这句话不假,谁挖的坑谁自己填喽!许大强这个直憨憨也不傻的呀!

“爹,你不要叫我去啊!我也不去。许大柱率先说了,“我看就得爸妈,叔婶你们四个人自己去,看看爷爷奶奶能不能原谅你们!原谅你们了就等于原谅我们了!

对,错是你们犯的,别想我们去替你们承担!

杨玉珍看看叶大娥,心里面懊恼极了!

“爸妈,你们赶紧去吧,不然爷爷越来越生气,事情就不好办了!大柱媳妇王红梅说。

那天她带着小儿子回娘家,她妈问她,“都说你们许家老爷子手上有存货,你这都给许家生两个儿子了,也不见许家给你们母子什么,怎么连块袁大头都没有给你吗?

王红梅并不知道“袁大头是啥东西,“冤大头?给我冤大头干嘛?

“你个傻闺女,那是好东西,银子,这么大一块呢!有这么一块,你给孩子们打个镯子什么的都有了!

“还有这个东西?我没有听他们说过!

“有的,他们家一定有,只是你公公婆婆不会来事,以后你可得对老爷爷好一点,哄着他开心!

王红梅记住母亲的话,

许业顺在为两个小儿子心灰意冷,没想到他们倒是重燃斗志,准备要对他嘘寒问暖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们主要是惦记着他手上不知真假的“存货。

要不然怎么说,年轻的时候要好好努力,有钱的老人家与没钱的老人家过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放在任何时代都是如此,就是这么现实!

若不是有这传言中的“存货傍身,他们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反思吧?

王秋妹回到家,才感觉到全身发抖,她平时是最怕事的,“乐乐,幸好有你在,不然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们又不傻,肯定不会为了老屋去换淤泥地的!杨乐料定了他们,拥有良田等于是老天爷赏饭吃,而淤泥地,包括养猪,都要看运气了!

想到猪崽,杨乐赶紧找个独处地就闪进了空间,多进几次空间,就越来越熟悉了,她迅速地找出自己的需要的东西,完成兑换!

这次她兑换的是一把从岁月远处而来的猪饲料!

为了方便使用,饲料浓缩成了一个个像小药丸一样的小颗粒。

杨乐记住了使用说明,每次混合在猪食里面就行,按猪的长势来决定用量,她算了算时间周期,马上快八月了,如果养的好,赶上过年这个时节,完全没有问题。

许小红依旧在为那些人要抢猪崽的老屋而生气,杨乐见状说,“那你就要好好养,我听煤矿的大姐说,每天定时喂养猪儿才长得快!

“我非要养出大肥猪来气死他们!

“对,养到两百斤以上,卖个好价格,气死他们!如此一来,许小红养猪就更上心了。

许大魁从爷爷那里回来就坐在屋子里面一动不动,像只霜打了的茄子。他想,家里面的处境多少跟自己早几年的任性有关,所以现在家里面才会处于这么被动的境地!

现在想要重新开始,面对的困难真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看着父母被叔婶他们这样挤兑,他觉得自己弱爆了!

早几年干嘛去了!懊悔不已!许大魁用手锤自己的脑袋!

杨乐刚好进屋来取东西,看见他如此行为,也很生气,好你个许大魁,我处心积虑的想要帮你,你在这里自轻自贱起来了!

她转身去堂屋想找一把铁锤,无奈他们家连把锤子都没有。

只好出门去捡了一块石头,“啪!的一声给许大魁拍桌上了。

许大魁看到面前的石头,纳闷的问,“干啥?

“用石头砸,能砸的清醒一些!杨乐对他说。

你个丑婆娘真是白心疼你了,我看你累给你捏脚,你倒好,想砸死我吗?

“我就坐会儿怎么了?

“怎么了?自轻自贱没有用,你想有用,就得有把自己从泥潭里面拔出来的本事!再苦再难也要往前冲,不要停!

杨乐知道他后悔,后悔顶饭吃吗?越穷越没有时间悲秋伤春,应该赶紧往前冲!

“你要我去干嘛?

“你去砍竹子回来,我要在院子里面搭一个鸡棚!

“家里面不是有鸡棚吗?你还搭鸡棚干嘛?

“这么小的鸡棚好干嘛!你拿笔来!

许大魁疑惑的从抽屉翻出来一支许久未用的铅笔,笔头落满灰尘,他用手把灰尘给抹去了,递给杨乐。

“纸呢?

“又没有说要纸。

杨乐给他一个大白眼!

好不容易又翻出来一张泛黄的作业本。

杨乐也不讲究了,用笔画起图纸来!

画图这件事情是难不倒她的,小时候寂寞的时间多,她就喜欢涂涂画画!

她边画边说给许大魁听,“我量过了,后院靠围墙那边有七米左右长,五米左右宽,空在那里荒废这太可惜了,所以咱们就在这个位置搭一个两层的鸡棚!

许大魁没听懂,两层的屋子他倒是见过,怎么还有两层的鸡棚?鸡还想住楼房?

“你看啊,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还有这个位置……这六个位置需要用木头柱子来做承重柱,其他的结构可以用竹子,竹子轻便,取材也方便,咱们家不是有一片竹林嘛!

你怎么知道我家有一片竹林?你才来多久,什么底都知道了?

“妈说过了,靠山塘的那片竹林是分给咱们家的,我数过了,一共有32颗成年毛竹是可以用的,足够我们搭建这个鸡棚了,只是这六根承重柱得用木头,你要想办法去弄来!

你什么时候去数过毛竹了,我都不知道我家有几棵毛竹!许大魁对她越来越刮目相看了!

“你看,每个鸡窝的这个位置放一个食槽,这个位置放一个水槽,这个位置开个口,方便喂食!

“怎么,这个鸡还要关起来养吗?

“对,关起来养!

“谁家的鸡还关起来养啊?农村谁家的鸡不是满地走,人还关心不过来谁还这么关心几只鸡啊!

“随便养就是随便的收成,认真养就是肯定的收成!你是要随便不知道有没有的结果?还是要一定有的结果?杨乐头也不抬的问他。

又是选择题,还用选吗?谁不喜欢有一个肯定的结果。

“以前大家吃大锅饭日子看不到头,有点什么东西可能充公去了,可现在,包产到户了,你的努力就会有希望!杨乐在这几个晚上偷偷的补过那个时代的功课啦!

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农作物不稀奇,可肉类却很匮乏,包括县城也是一样,大家买东西还要靠粮票肉票各种票,没有票的私人交易价格更贵,但市场需求还是很大的,毕竟有钱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杨乐记得上大学时,她有个同学家里就是开养鸡场的,她爸开车送她来上学的时候,开的是一辆大奔车,那个时候是2010年左右,就放到2021年来说,家有一辆大奔车条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现在是1982年,现在就开始养鸡,妈呀,若干年后,该不会是成为全国首富吧?

会不会上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妈呀,如果上了的话,是不是会采访?我该说什么?该穿什么衣服?发型做什么样的?哎呀,想想就紧张激动!

“你笑什么?许大魁看她莫名其妙自己一个人咯咯笑起来了!

“啊!杨乐才发现自己在傻笑!“我在想,等把鸡养大了,我要烤一只,炖一只,再爆炒一只,过一把嘴瘾!

许大魁摇摇头,你个吃货,养猪养鸡都是为了自己吃!

王秋妹过来敲门,“乐乐,大舅托人来说家里面有事儿,我带妹妹过去一趟,午饭你们自己弄着吃。

杨乐傻眼了,来了这么久还真是没有做过饭呢!

“大魁哥,你会做饭不?

“做饭?做饭不是你们女人的事儿吗?

“你们男人不吃饭吗?

“吃啊!

“要吃饭不会做饭?如果家里面没有女人在呢?饿肚子?杨乐怼他。

这个许大魁虽然认识几个字,可是大男子主义很厉害,动不动就男人女人分工很严重!

杨乐想,非要治治你这毛病!

“可是咱们午饭怎么办?我也不会做饭呐!杨乐很泄气的说。

“你不会做饭?那花子媒婆不是说你很能干,啥都会做的吗?

“那你是看上我能干了是吗?不能干还看不上我了?杨乐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许大魁顿时就脸红了,明明是看上你好看了!

“走吧,看看家里有什么,一起琢磨怎么做饭呗!

厨房的菜篮里放着两根黄瓜,一把豆角,还有几根葱!桌上还剩了一盆早上吃剩的稀饭!

那个时候的农村还没有电饭锅,蒸饭是先把米放进水里面煮,煮的半生不熟的时候捞起来控干水分,再放进一个木饭桶里面隔水蒸熟,工程比较大,杨乐想想就头疼。

“家里面还有别的吃的不?杨乐问,以前她不想做饭的时候,煮个面条就对付了。

可这个家,她是知道的,不可能还有其他东西。

正失望着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架子上昨晚上还没有用完的面粉,“大魁哥,家里面有鸡蛋不?

“鸡蛋有啊,我给你拿去!

杨乐动手把黄瓜切成条状用盐给腌上了,又把豆角切成小段,最后把葱花给切碎!

“大魁哥,把火烧起来!

杨乐又把鸡蛋敲在一个大瓷盆里,打碎,加面粉,加葱花,加点盐,搅拌成糊状!

“大魁哥,小火啊!杨乐一句大魁哥大魁哥的叫,叫得许大魁心里面美滋滋的。

杨乐往锅里面抹了一层油,把面糊倒入抹开,一阵香味弥漫开来!

蹲在灶头边的许大魁闻到香味站了起来,“做的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杨乐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看好你的火,别给我烧糊了。

不是平底锅,鸡蛋饼受热不均匀,杨乐费了好大劲才给它给翻了个身,鸡蛋饼碎了一小块,杨乐夹起来喂给许大魁,“大魁哥,你试试看盐够不够?

许大魁味道还没有尝出来就吞进肚子了,笑着说,“再来一块看看!

杨乐不理他,把鸡蛋饼盛出来放在盘子里,第一块没有经验做的破破烂烂,不好看!

接着第二块,第三块……越做越熟练,盘子里面很快就堆起来满满一大盆鸡蛋饼!

这时候,许木生也打柴回来了,远远的就闻到了香味,还以为是别人家在做好吃的。

“爸,快洗洗手,饭很快就好了!杨乐边说边把豆角倒进了锅里面。

许木生走进厨房,“乐乐做的这是什么饼,这么香?

“爸,鸡蛋饼!

“我们都没有吃过呢!大魁,给爷爷奶奶送两块过去呗!

许大魁听令,用碗端着两块鸡蛋饼就往爷爷奶奶家送去了。

“爸,你洗洗手歇一会儿,马上就好。

“行!

杨乐趁锅里豆角煮着等熟,又把腌着的黄瓜用清水洗了两遍,加了点醋,白糖,切了两根小米椒,家里也没有其他调料了,只能就这样拌了拌,豆角这时候也熟了,一起盛盘端出来。

院子里有个饭桌,杨乐刚把鸡蛋饼,豆角,凉拌黄瓜端出来放在桌上,把碗筷摆好。

许大魁也回来了,他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大快朵颐了,“端着这么香的饼走在路上可太惨了,馋虫全跑出来了!爸,快来吃饭了!

《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