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

>

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

姜姜不吃白姜 著

古代言情 姜姜不吃白姜 姜茴 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

主角是姜茴姜姜不吃白姜的古代言情小说《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姜姜不吃白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咦,是不是忘了给茴姐儿做几身新衣裳啊。”“是这回事,这个月您忙昏头了,那铺子里的管事都来问过几回,从西域进了些好料子,正好给我们家姑娘用。” 秋雅温和的扶着姜母的手说着,又道:“夫人,您瞧着,要不今儿个就叫她们拿着料子来让姑娘挑着些?”姜母点头应允,也叫给游哥儿做几身鲜亮些的常襟,天天穿的那么老气...

来源:fqxs   主角: 姜茴姜姜不吃白姜   更新: 2023-02-20 20: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姜姜不吃白姜”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姜茴姜姜不吃白姜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都城开博路,佳节一阳生喜见儿童色,欢传市井声”冬至,官府民间,各相庆贺,一如元日之仪姜家祖地在江南,年初将至,也不好下江南,怕路上大雪封路,往年都是老宅那边的分支祭祀,京中嫡系则去鸡鸣寺祈福,再使人运送一批相应物品送回祖地,今年仍旧遵循旧例一大早,各家送礼的就没停过,姜母拿着掌家钥匙对牌,想了又想,把女儿姜茴也带在身边,不求她能全部看得懂,也算长个见识,日后自己当家做主时当立的住管家拿...

第5章 过大年

年关将至,大街上的红色挂件越发多了起来,逢人见面三分喜。

姜家也不例外,管事嬷嬷早早的就打发了厨房的婆子去采买,后门那是进进出出的货物。

那些田地庄子的管事早早的就到偏厅等着向管家汇报一年的收成情况,至于白玉街上那些旺铺的商铺管事则到姜母那里汇报情况,油水多的地方自然要时不时的要敲打一番。

等姜母忙完,突然想起了什么。

“咦,是不是忘了给茴姐儿做几身新衣裳啊。

“是这回事,这个月您忙昏头了,那铺子里的管事都来问过几回,从西域进了些好料子,正好给我们家姑娘用。 秋雅温和的扶着姜母的手说着,又道“夫人,您瞧着,要不今儿个就叫她们拿着料子来让姑娘挑着些?

姜母点头应允,也叫给游哥儿做几身鲜亮些的常襟,天天穿的那么老气横秋的,没得显得像个老头老太太模样怪叫人好笑的。

姜母走到姜父书房,又说着,“是了,首饰等稀罕物件也给茴姐儿挑挑看,若有看中的,便拿了便是,不用来回我。

“你且去吧。姜母接过厨房送来的鸡汤,亲自端着进了姜父书房。

暂且不提,姜父姜母恩爱日常。

另一边,姜茴看着一边的白狐皮毛很是喜爱,这种品相的白狐真的少见了。

白狐的毛雪白胜雪,柔软舒适。称得上是一个上等的裘料了。只怕是特意拿来孝敬的。姜茴摸着料子,又看向了其他做里衣,以及披风的材料。

在一众或深色或浅色中,姜茴捧起了淡粉色绣水纹雏菊花样式的,一侧的女使见状就过来抱到一边,姜茴又选了白色镶梅样式的,另一位女使也抱过,姜茴看了又看,选了红白双色带绒当披风,这个颜色喜庆。

“就这几样吧,首饰拿上来我看看。姜茴坐着喝口水吩咐。

于是,一批人下去一批人进来。

每人捧了一个盒子进来,盒上喷红漆,带有梅花雕刻,盒子的锁扣居然是金做的,这可是真气派了。

姜茴心想,这个店铺的东家可真有钱,装首饰的盒子都是纯金打造,那里面装的东西得多么了不得。

一个个首饰被拿了出来,摆在一旁的桌上,供姜茴对镜欣赏。

每一个都价值连城,漂亮的不似俗物,姜茴看了看自己身上唯有一个祖母在时送的玉镯能比得上。

有点不敢做选择,这也太败家了吧。

“姑娘,在选首饰呢,夫人说了,你喜欢的就拿着便是,不必回话啦。 秋雅刚走进来就当着这群丫头婆子,外面的店铺伙计说着话,也是给姜茴长个面,省的一群人奴大欺主。

秋雅走到姜茴身边,从面前那些金啊银啊玉啊的里面选了一个浑身通蓝六个孔雀围绕,中间镶嵌三个红宝石的一支钗,轻轻的插到姜茴头上,“小姐,我看这个极配你。

秋雅看着光彩照人,乖巧可爱的姜茴,又从首饰中挑选了,一支纯金打造出的荷花样式且带金丝垂落的金簪。

这个时候,店铺的店家也是个人精,就着她们挑选的那俩样,一思量从身后的盒子里拿出了俩样物件,一样是翠玉打造的精美花佃,一样是红色璎珞,青色璎珞串成一对的手串。

姜茴都很喜欢,就都留下了。

等秋雅离去和她们交接事宜,尺寸早就在秋雅来前量过了。姜茴掰着指头想,今天买下的这些得多少钱啊。啊,一个月的月银是三百文。哎呀不算了不算了。就那个白狐的裘衣她都感觉自己买不起。

算了算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她现在还小,还是吃好喝好玩好比较重要。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前不久也下过大雪,但是今儿个的雪却冷上了许多,道路都结冰了,如今碳的价格越发昂贵了。

姜茴一天到晚的捧着个汤婆子,夜里睡觉也冷得不行,白日里穿着棉衣烤着炭火。因为最近红碳买不到了,都供应给了宫里,姜茴也只有白日里才用一些,夜里用的是银碳,不过寻常人家家里用的多是黑炭,烧火的是灰碳,黑碳质量好不出烟,可以用于房里取暖。

咯吱。

门被推开了,一股凉风席卷而来,姜茴被冻的打了个哆嗦。

“快关门,春香。姜茴忍不住跺了跺脚。

春香耳朵和脸被冻的通红,春秀赶紧把多的汤婆子送到春香手里,并且接过春香手里的油纸伞,上面还落了些雪。春秀抖了抖把伞放好归置。

春香接过汤婆子以后朝春秀一笑,缓了一下又冲着姜茴开口“姑娘,好消息,你马上就可以白日也能用上红碳啦,我们不用省着啦。

春秀回头数落“你个小丫头,给外头的雪冻傻了,怎么没得平白乱说话呢

春香不服“我哪里胡说了嘛,我刚刚听到前厅的陈管家说的,说是三皇子给我们家送了十几大筐的红碳来了。

“你说这三皇子怎么知道我家不够红碳呢?春秀问道。

姜茴一下子捂住了嘴,呀,该不是最近她写信的时候把这个写出去了吧,不过,元嘉真的蛮讲义气的嘛,虽说她只是随口抱怨一句。

姜茴蹭蹭蹭要出门去跟父母解释。春香春秀举着伞忙跟了上去。

“小姐,慢点。

*

姜母给女儿倒了杯热茶暖暖口,“这孩子,说风就是雨,巴拉巴拉就跑来了。

“爹爹娘亲,大概就是这般了,我是不是不该把府里的事说出去,茴儿知道错了。姜茴坐在那儿低眉顺眼的道歉。

姜父瞅了眼自家夫人,嗯,态度良好,看来不生气。于是就和颜悦色对女儿说着“下不为例啊。

姜母倒是不以为意,不过是一点红碳。是难买些,又不是买不着了。看着女儿有点惶恐的样子,就开口安慰。

“说到底这次还是沾了茴儿的光,还得是你和三皇子关系不错,他才送的红碳,既如此,茴儿屋子里多用些吧,月银也给茴儿加倍可好?

“!呜呜呜娘亲也太好了吧,还是娘亲好。姜茴蹭着阿娘撒娇,像个小猫咪。

姜父一瞪眼,怎么,爹爹就不好了?

“都好都好,爹爹也好。姜茴忙讨好。

姜游把油纸伞递给小斯,抖了抖披肩上的雪花,把披肩解了下来,走进来也接了句茬,“瞧,我妹妹小嘴真甜,俩边谁也不得罪。

有机灵的丫头把姜游的披肩放到另一边火炉那边烘烤去湿,秋雅则重新沏了一壶茶,用的茶叶是雪山云松。

姜游接过茶水,小小的珉了一口,呼,出了一口寒气,接着道“人家的妹妹,给哥哥做护膝,我家的妹妹,爹好娘好就是不记得有个哥哥。

姜茴 诶?大哥哥你来捣什么乱啊。

姜母看着自己女儿嘟着红润的小嘴,抚摸着女儿光滑细腻的脸蛋儿,好啦好啦,你哥哥逗你玩的。

姜父问“外边如何?

“跟父亲所料不差,市面上的碳啊基本上是有价无市了,这次怕是我们家欠了三皇子的人情。

“哥哥,你如何得知是元嘉送的红碳?姜茴不解,分明刚才她与父母讲述的时候哥哥不在此的。

“你当真三皇子送碳来,不叫人给我知会一声,给你打个掩护?只可惜,你自己巴巴的跑过来,我的掩护无用咯。姜游恨铁不成钢,妹妹真笨呐。

姜父姜母对视一眼,看来自家孩子与晋国三皇子关系不一般啊。也好,以后大了背靠大树好乘凉。

姜茴吐了下舌头,我怎么知道,我还以为给父母造成了负担呢。不过这话没敢说出去。

事后,悄悄的问过姜游,姜游表示,三皇子说这些碳不值钱,如果非要感谢的话,那就姜茴为他做一个护膝吧。

? 究竟是为什么,这一个俩个的都认为她会做护膝啊,不能别人家妹妹会,她就会吧。她真的不会啊。

然后姜游也表示,如果给三皇子做护膝,那他也要。没得让一个外人比了下去。

姜茴哥哥你真的可以不要乱攀比的。你只有一个妹妹,你不要逼死她。

今天,姜茴睡得可香了,房间里摆了三个火炉,暖烘烘的,梦里她在和小伙伴们扑蝴蝶。

晋国三皇子的府邸,三皇子正在绞尽脑丝与先生辩论,抽空想了一下姜茴今日应该不冷了吧,啪嗒一下先生的戒尺就打了过来

“集中精神!

“是!

有的人睡着了,有的人还在学习。

今夜无月,想来明日肯定是有的。

《我原本只想当个闲鱼的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