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

>

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

疾病远离我啊 著

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 宋束 悬疑惊悚 疾病离啊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是以宋束疾病离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疾病远离我啊”,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宋束冷淡的回道。“行嘞,知道了,宋哥大忙人不是!走嘞,走嘞。”另一人包头搂着乔龙肩膀,示意他走了。宋束看着两人的身影,不禁摇了摇头,想:“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来源:fqxs   主角: 宋束疾病离啊   更新: 2023-02-20 19: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宋束疾病离啊是悬疑惊悚小说《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疾病远离我啊”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宋束觉得这个帖子很无聊,然后点进去一个后面带火焰标志的热贴里开头的话就很劲爆“我是某省第三中的学生,住校,最近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我同桌失踪了”“她是我的同桌,我真的有点害怕,学校是封闭性管理,老师也不让我们住校的回家”“有那味了”“有人失踪不报警,楼主是真能扯”“社会社会!”宋束也觉得有点意思,便继续浏览起来“楼主:一只帅青蛙,忽然我想起来我同桌在消失的前一天,我收到过她递给我的...

第3章 小子,你活该一个人呐!

由于昨天晚上看了太晚的帖子,宋束连着几节都迷迷糊糊的,没听进去多少课。

而且九月末的天过得也是真快,更何况今天只上半天课,随着下课铃的声音,宋束打了个哈欠,便把书包甩在肩上,跟着人群往外走。

“宋哥,网吧一条龙去否?乔龙笑着跑过来打招呼。

“不去,有事。宋束冷淡的回道。

“行嘞,知道了,宋哥大忙人不是!走嘞,走嘞。另一人包头搂着乔龙肩膀,示意他走了。

宋束看着两人的身影,不禁摇了摇头,想:“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出了校门口,从旁的烤冷面摊位要了份手抓饼,宋束一边吃着,一边往家走。

路过省医院门口水泥墙侧边,跑过来一个身着讲究的老头。似民国的灰袍子,背着一个不伦不类的灰包,戴着一副黑眼镜遮住了大半神情,走近他身边,便张开双手拦着他,老头上下打量他两眼就跺了几下脚,一拍手,道:“坏了坏了!!

这一出搞得宋束一头雾水,他皱了皱眉一点也不想理会,忙说:“劳烦爷爷让个路。

老头放下了手,又将手背在身后绕着宋束转了一圈,“小子,你今个遇见我,可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了。

“???

老头唠叨着不由分说地拽着宋束的手,就走到靠墙边的属于他的摊位前,他从墙边掏出一个小板凳,示意宋束坐下。

“左右也没什么事,且看他能说出什么名堂吧!宋束摸了摸下巴,笑着坐在了老头对面。

老头抖了抖手,从身上背着的布包里掏出一卷褪了色的红纸铺在地上,那纸皱皱巴巴地也不知用了多少年月。

老头用右手捋了捋胡子,又抬头推了推眼镜,瞧着宋束好一会,边晃头边把手伸向布兜。

瞧他那样子还怪像回事,活脱脱一个神算子。

宋束就想听听这老头能说出个什么,好让他长长见识。

现在这年头,骗子也不吃香,这么大岁数出来糊口也挺不容易的。

老头从布兜里掏出一根中性笔,差点没惊到宋束的下巴。

“小子瞧好嘞!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纸上画了一个圆,然后就转起了笔。

宋束好整以暇地看着老头,内心十分平静。

“小子,我昨夜夜观天象,天狗食月是为不详,你眉间带煞,妥妥的天煞孤星。

“等一下,老头你这就不对了,我一家四口,生活美满,哪里来的天煞孤星?行了,接下来你是不想说你印堂发黑,马上就大祸临头了。

“额。老头被宋束的话噎了一下,他咽了口唾沫,眼球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了两圈,笑着摸了摸胡子,“小子瞎说什么呢?你哪里来的大祸临头嘛。

“你那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他在心里补充道。

宋束一看老头那表情就觉得自己约摸是上当了,他无语道:“算了,话也说完了,我就先走了。

老头探身按在宋束的肩膀上,喊道“等下小子。他掐了掐手指,神秘一笑“五分钟后,你将会接到一个电话,从此以后你的人生将大不相同。

“世界的万般变化,皆随自身。

“小子,你活该一人呐!

“老头,不会说话你就闭嘴,你年纪大,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宋束晃了晃肩站起身,他看了老头一眼,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说两句也没什么。

话也听完了,他掏了掏兜,掏出10块钱扔在老头的褂纸上,然后就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头看向他的神情有些奇怪,伸向钱的手却丝毫没有犹豫,他笑嘻嘻地捏着钱,“嘿,没成想还有意外收获呢。

宋束没把老头的话当回事,他朝老头挥了挥手,迈开步走了挺老远了。

他不知道的是,老头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好长一口气,“唉,惨啊!太惨了!

“人生的境遇天差地别,小子活下来吧!

——分割线——

五分钟后,书包里响起了悦耳的声音,宋束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停下了脚步,他拉开书包链,取出自己的vivox30手机,滑动屏幕,点了接听。

“喂,谁啊!

“哥,你看对面。稚嫩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宋束莞尔一笑,然后抬头看向马路对面。

对面的红灯下站着一群人,他的家人手捥手地站在一旁,在他抬头看向的时候,他的弟弟就使劲地朝他挥手,他甚至能看见这小子搞怪的神情。

宋束撂了电话,也朝对面挥了挥手,一会正好鼓动他爸妈领他俩去吃火锅,他好久没吃了,还挺馋的。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宋束知道下一刻会发生的事,他不会让他的家人在往前走。但他不知道,那根刺深深地刺进他的伤口,经久不散。

有微风拂过发梢,天上的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刚刚好,红灯在刹那间变绿,宋束紧了紧书包带,跟随着人群往前走。

“哥哥,这里。宋信朝着宋束挥手,他挣开父母的手,蹦蹦跳跳地朝着宋束跑来。

宋爸笑着对严妈说“瞧他那出,真不像我。

严妈瞥了宋爸一眼,笑道:“像我也挺好的。

“爸妈,这里。宋束笑着往前走,就在他们相距不远,宋信就要离他五步远的时候,宋束听到了车前进的嗡鸣声,一辆宝马车从人群飞速穿过,噼啪地碰撞声像雷一样穿进耳蜗,那一刻仿佛时间都暂停了。

宋束的身体在腾空而起地瞬间,他看见宋信在空中解体的样子,他的瞳孔不受控制地放大。

“嘭地一声,他摔在了地上,他的手很疼,但“弟弟呢?他想要爬起来啊!

人群散乱开来,惊叫声,呼喊声,哭泣声,一片嘈杂。

那如流星转瞬的黑车像只箭一样没了踪影,血液残肢就坠落在眼前,那个场景仿佛恶魔降临人世间。

“快,打120。有人慌张地掏出手机试图拨打急救电话,可他颤抖的手竟握不住手机。

“打110啊!有人在急声呼喊。

很快救护车与警车的声音就在这条路上响起。

“我就想给我的孩子买件新衣服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撕心裂肺地呼喊就在耳畔,宋束抬起了自己鲜血淋漓的左手,他也想知道,老天为什么这么对他。

他不想回忆,他也没看见父母,宋束勉强地活动了下身体。

身旁跑来一个热心小伙子问他:“兄弟,能起来吗?

宋束看了他一眼,点头,“能扶我一把吗?

小伙子犹豫了一会才朝宋束伸出手,“那,我就拉你一下哈。

宋束借着小伙子的力气勉强站起身,他看着前方血液满地的地方挪动脚步,每走一下都是钻心的疼痛。

“诶,你别往前走了,挺惨的。小伙子掩面拉住了宋束。

“听说是死了五个了,那没拉走躺地上的就都去见上帝了。小伙子连连叹气。

“你这情况算是不错的了。

这时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跑了过来,一把架起宋束的身体,朝着身后喊:“担架呢?这还有一个。说着抬头瞄了旁边的小伙子一眼:“家属?

“啊!不是不是。小伙子连忙摆手。

“那搭个手。医生示意小伙帮忙。

这时抬着担架的两位医生也小跑了过来,四人就要抬宋束。

宋束的余光看见躺在他不远处的两人,那是,他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他忽然挣开了几人的手,推开担架,疯狂地跑向躺在地上的两人。

这一幕让几人都傻了眼,一人道“诶,你跑什么?

“爸妈?宋束跪在地上,推动着两人的身体。

怎么没有反应?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哆嗦着伸出手试探着他爸的鼻息,只有微风拂过的他的手指。

“节哀吧!那医生追了过来,看着宋束他露出不忍心的表情,该怎么劝慰,所有安慰的话都是徒劳。

毕竟这世上最难的就是感同身受。

医生慢慢地蹲下身体,拍了拍宋束的肩膀,“想哭就哭出来吧,会好受一点的。

宋束红着眼睛看着医生,他的手仍在滴血,他跪趴着看向母亲,声音微不可听,“我妈她……

医生皱了皱眉,他摇摇头,略带惋惜“我们到这就已经来不及了,节哀。

宋束跪在那,忽然就很安静,他的眼神空泛无神变得漆黑,仿佛光与他隔着千万的距离。

宋束只感觉到有巨大的空旷感在袭击他,他觉得自己忽然缺失了一部分,感觉不到什么痛,心却有种虚脱感,好像这不是现实,而是在梦里。

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病人昏过去了,快抬担架上。医生叹了口气,紧忙吩咐道。

“病人心率过速……

“快输送氧气……

“……

————分割线——————

“已经发现正在形成的超A级污染源,是否发出紧急呼叫。充满机械感的冷漠男音在男人的耳边响起。

“嘘。男人将手指立在唇前,右手轻轻地拍了下头戴的银色耳麦,眸光森冷地俯瞰着远处,开口:“方舟,要不要打个赌?你若赢了,给你换最新款的sn零件。他的语气带着一丝诱哄。

“经过计算,我输的可能性为99.65%。冷漠的男音平静的回答。

“无趣。男人仿佛习以为常,毕竟他们也是多年的老搭档了。

“是否联络谷度教授,请马上回答!已发现正在形成的超A级污染源,是否立即处理。

“别叫,我在呢!男人的语气显得肆意而张狂。“而且它就快要形成了,方舟开始收集信息吧,真的令人期待。

“已发现超A级污染源,坐标兴华路十字路口,死亡人数,五人。警告!警告!种子已出现,正在分析……

“呵。真有趣,看来已经出现新的觉醒者了。

……

《失忆后,我被超潜学院录取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