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纯白王座

>

纯白王座

惑以 著

沙耶·西蒙 潼·西蒙 现代言情 纯白王座

《纯白王座》,是作者大大“惑以”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沙耶·西蒙潼·西蒙。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在等人。那人她也谈不上熟悉。出于某种原因,在“极夜”这旅店里,她等了半小时。因为他让她等一等...

来源:fqxs   主角: 沙耶·西蒙潼·西蒙   更新: 2023-02-20 18: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惑以”的《纯白王座》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军团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是体能上的训练,潼在体能上相对是弱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快速融入新的生活身体是疲惫的,但是很充实,和之前一样充实以前的他只需要学习知识,各式各样的知识精神上的疲惫感和身体上是不同的,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潼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原本瘦弱的身体,渐渐有了肌肉的轮廓,从拼死跟上大家的脚步,到与大家齐头并进,他做得很好那天他结束了枯燥乏味的训练生活,刚吃完最后一...

第2章 夺取

镶着银边的窗户,透明的玻璃透着光,圆形木桌上放着一壶酒,灯光下荡漾着红。

女人就坐在桌子前,右手撑着下巴,懒懒散散地坐着。

她的左臂自然下垂,花色的纹身,肩膀上的玫瑰在黑礼服的衬托下,颜色更显艳丽。

毛绒绒的棕色尾巴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头上的耳朵时不时地抖动一下,眼睛眯起来,有些不耐烦。

她在等人。

那人她也谈不上熟悉。

出于某种原因,在“极夜这旅店里,她等了半小时。

因为他让她等一等。

她伸了伸懒腰,看着那壶酒,葡萄酒,虽然她不爱喝酒,也知道它价格不菲。

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男人摇摇欲坠,他晃动着庞大的身躯走过来。

浑身的酒气,满身的肌肉。

是她最讨厌的那种男人。

“等很久了?男人的语气轻浮。

她不在意,笑了笑,“你好像喝了很多酒?不能再喝了吧。

偏着头,容貌本就艳丽的脸,格外妩媚。

“当然还能喝。男人果断否认。

他嗜酒如命,贪财好色,如果不是为了这些,他的势力也不至于扩大不了。

他当然都明白,但是并不在乎。

和那些天生的贵族相比,他的命都没那么重要,每天都在追求自由,对他来说足够了。

大量的饮酒让他有点看不清女人的脸。

甚至有些想不起来自己和她怎么认识的。

他拉开椅子坐下,坐在她的对面,女人笑靥如花,眯着眼睛看他,含情脉脉。

凑到她眼前,女人也没退开,只是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一些。

她也看着他,只是右手伸出去,拿着那瓶红酒,倒进两个杯子里。

“先谢谢你的收留。她举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

杯子离开嘴唇的时候,杯子的边缘留下红色的唇印,她伸出舌头舔了舔。

男人直起身,右手举起另一个杯子,“倒也不用谢我,我也有我的目的。

喝了那杯红酒,他放下酒杯,去牵她的手。

她站起来,后退了两步。

低头,柔软的长发贴着她的曲线,“你说得对,我也有我的目的。

语气平和又冷淡。

男人再次逼近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晃了他的眼。

本能的警觉在叫嚣,在规劝他后退。女人抬起头,那双妩媚的眼睛里依旧是笑意,但是冰冷。

冷得像在看一个死人。

或许是酒精麻痹着身体,他的身体变得沉重起来。

他想逃。女人却逼近了。

她手无寸铁,眼神却像是在看猎物。他太熟悉这种眼神了,在每一次争夺战中,他和他的手下都有着这样的眼神,要夺取眼前的一切,甚至看不到的一切。

“你到底想做什么?男人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地嘀咕声。

他察觉到了。察觉到自己含混不清的语气,察觉到自己笨重的身体。就连酒里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都没有意识到。

或者说,他没有防备过女人。

在他派人查她身份的时候,只确认她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犬族,柔弱,她的名字仿佛没有存在过,或许因为弱小,她不被记载不被认可。

这不足以说明她是无害的。

手无寸铁的女人,扬起了左手,沿着她整条手臂上的花纹,逐渐被光照亮,一把长剑突兀的出现在她手中。

附灵者。

哈,居然是附灵者。

长剑没有丝毫迟滞地落下来,精准地砍向他的大动脉,锋利的刀刃划过,头颅砰的一声砸落在地。痛感袭击了他,笨重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很快,这种痛感结束了。

血液喷涌而出。她避无可避,血液染红了她黑色的长裙,她退开一些,从柜子上拿起纸巾开始擦拭。

长剑消失了,像是不存在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很冷静,但是手指却开始颤抖,后知后觉。耳边有声音在轻笑,不,也许是嘲笑。

绮丽的笑声总是带着点不明就里。

她向后退了退,尽量离男人远一些。

男人倒在地上,胸口不再起伏不定,失去了呼吸。

她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谋划一周,她得冷静下来。她放下手中的纸巾,折返到男人身边,突然叹了一口气。

这颗头颅也染满了鲜血,看起来挺凄惨的样子。

她准备将头颅拎起来,却被敲门声打断了,她迟疑了一下,走向那扇门。

一旦门被打开,她的所作所为就会有人知晓。她拉开门,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站在门口,她知道他。

看起来孱弱,却是熊族的成员。他和其他熊族完全不同,不强壮,却非常聪明。“雅和会这个势力,虽然老大是雅各布,头脑却是他——和文。

和文是雅各布的弟弟,天生弱小,始终受到歧视。只有雅各布保护他,不论做什么,总是愿意把他带在身边。

在熊族,弱小是原罪。

雅各布收留了这个弱小,为他挡住了不少恶意。

这大概就是和文愿意辅佐雅各布的原因。和文并不喜欢势力的生活,抢占地盘、矿产,灯红酒绿、酒肉池林。

他提醒过雅各布很多次,即使是弱小的女人,也要防范,每个人在绝境,总是会展现出令人震惊的能量。

雅各布没有放在心上,他喜欢酒、喜欢女人,他只想活得自由,即使他到死也未必理解自由是什么。

和文在看到沙耶的瞬间,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冷静。沙耶稍微让开自己的身体,示意和文进房间。

地板上躺着和文的哥哥,那个从小就保护着他的哥哥。但是他觉得很奇怪,自己的内心没有丝毫悲痛,只觉得无奈罢了。

女人穿着被鲜血染红的裙子,因为血液渐渐被氧化,已经逐渐变黑,和裙子本身融为一色。

她直视和文的眼睛,用那种冰冷的目光。

“你杀了他?和文直白地问。语气里或许还有一些不可思议。他环顾四周的时候,甚至连凶器都没有发现。

这个女人,凭什么杀了他。只有那与身体分家的头颅,在用事实告诉他,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可是她是怎么做到的?

地板上躺着和文的哥哥,那个从小就保护着他的哥哥。但是他觉得很奇怪,自己的内心没有丝毫悲痛,只觉得无奈罢了。

他提醒过雅各布很多次了,“雅和会虽然是小型势力,也没有与其他势力结仇,但是仍然要小心心怀不轨的人。

雅各布不害怕。每次和文说起这个话题,他总是打断,总是笑嘻嘻地说“和文,不要考虑得那么复杂,我不想壮大雅和会,我只是想活得自由罢了。

他的笑容很憨厚,熊族所带领的势力大多如此,不过是生活所迫的选择。他们没什么野心,只要过得更好一点,就好像完成了一场壮举。

和文不明白,但是不会多问。他和他的哥哥原本就不同,哥哥拿下势力后,他也只是负责帮忙管理,只有天生强大的人才会成为领袖。

蹲下,看了看雅各布脖子上狰狞的伤口,平整、光滑,头颅落在旁边。

“我会是你们新的领袖。女人站在他身后,语气很平静。

“一个势力对你而言,有什么用?和文没有回头,只是同样平静地的问。

“我要的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势力。我要财富,我要控制经济命脉,我想要的太多了。沙耶想了想,说道“我叫沙耶,和文,你愿意追随我吗?

《纯白王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