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小同窗阮言的擦伤

>

小同窗阮言的擦伤

毋钍 著

宋灯 幸噌 现代言情

小说《小同窗阮言的擦伤》,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幸噌宋灯,文章原创作者为“毋钍”,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已完结放心食用】六岁的戚扶捏着拳头,信誓旦旦道若旁人想伤我,必得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十六岁的戚扶可以扔下重伤的我,转头温柔轻呼着“小同窗”阮言的擦伤我决定不...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幸噌宋灯   更新: 2024-05-15 1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同窗阮言的擦伤》,男女主角分别是幸噌宋灯,作者“毋钍”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才会过了界限。可我只是笑笑,手上把玩着新晋状元送来的簪子。反正我不会嫁他,他也再见不到我了。恶战刚结束,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我透支过度的右臂软软地垂下...

第一章

已完结放心食用六岁的戚扶捏着拳头,信誓旦旦道若旁人想伤我,必得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十六岁的戚扶可以扔下重伤的我,转头温柔轻呼着“小同窗阮言的擦伤。
我决定不要他了。
戚扶后来不止一次地卑微赔罪。
称他不知阮言是女子,才会过了界限。
可我只是笑笑,手上把玩着新晋状元送来的簪子。
反正我不会嫁他,他也再见不到我了。
恶战刚结束,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我透支过度的右臂软软地垂下,委屈的视线落在那道俊俏熟悉的紫衣身影上。
他神色急躁,艳丽的眉眼难掩浓烈的担忧与不安,垂在身侧的大掌紧攥成拳。
我知戚扶此刻急疯了,他以前对着我手上的一道小口子都要心疼得落泪。
如今我却在他眼皮子底下受这般重的伤,便是对两家爹娘,他都难以交代。
可我没怪他,我只是很疼很委屈,声音虚弱:“戚扶,我……紫色的衣袂自我眼前毫不犹豫地翻飞而去,步伐很急,飒踏流星。
余下的撒娇话全部哽在喉咙里。
隔着酒楼的窗扉,我清晰地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以近乎拥抱的亲昵姿势。
反复地检查着纤影身上可能出现的伤口。
那是阮言。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手脚发凉,贝齿死死咬着下唇,才克制住身体的颤栗。
我扯起嘲讽的唇角,真可笑啊。
紧急召来的兵卫本不多,却大半没有参与缴杀。
他们遵戚扶之令,如铁桶般牢牢守着阮言,寸步不离。
他还在担心什么。
我自虐般死死地盯着,可眼泪一瞬间涌上眼眶,视野开始模糊。
我忘了,戚扶早不是那个护我如命的竹马哥哥了。
可他也忘了,他是我的未婚夫,从小就定好的未婚夫啊。
我娘同戚扶的娘亲,闺阁里就是来往密切的手帕交,并称京城双姝。
后来两人一个成了戚国公夫人,一个被忠武大将军死皮赖脸地追上,成了我娘。
她们早便约定好,生下的孩子若为同性,则延续两家情谊,若为异性,就结娃娃亲,亲上加亲。
戚扶生的迟,我两兄长都会叫娘了,眼巴巴想去看他们的小新娘,争得鼻青脸肿,结果戚扶是个带把的。
惹的两家长辈长吁短叹。
后来,我生下来成为两家唯一的女娃。
据说抓…
已完结放心食用六岁的戚扶捏着拳头,信誓旦旦道若旁人想伤我,必得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十六岁的戚扶可以扔下重伤的我,转头温柔轻呼着“小同窗阮言的擦伤。
我决定不要他了。
戚扶后来不止一次地卑微赔罪。
称他不知阮言是女子,才会过了界限。
可我只是笑笑,手上把玩着新晋状元送来的簪子。
反正我不会嫁他,他也再见不到我了。
恶战刚结束,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我透支过度的右臂软软地垂下,委屈的视线落在那道俊俏熟悉的紫衣身影上。
他神色急躁,艳丽的眉眼难掩浓烈的担忧与不安,垂在身侧的大掌紧攥成拳。
我知戚扶此刻急疯了,他以前对着我手上的一道小口子都要心疼得落泪。
如今我却在他眼皮子底下受这般重的伤,便是对两家爹娘,他都难以交代。
可我没怪他,我只是很疼很委屈,声音虚弱:“戚扶,我……紫色的衣袂自我眼前毫不犹豫地翻飞而去,步伐很急,飒踏流星。
余下的撒娇话全部哽在喉咙里。
隔着酒楼的窗扉,我清晰地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以近乎拥抱的亲昵姿势。
反复地检查着纤影身上可能出现的伤口。
那是阮言。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手脚发凉,贝齿死死咬着下唇,才克制住身体的颤栗。
我扯起嘲讽的唇角,真可笑啊。
紧急召来的兵卫本不多,却大半没有参与缴杀。
他们遵戚扶之令,如铁桶般牢牢守着阮言,寸步不离。
他还在担心什么。
我自虐般死死地盯着,可眼泪一瞬间涌上眼眶,视野开始模糊。
我忘了,戚扶早不是那个护我如命的竹马哥哥了。
可他也忘了,他是我的未婚夫,从小就定好的未婚夫啊。
我娘同戚扶的娘亲,闺阁里就是来往密切的手帕交,并称京城双姝。
后来两人一个成了戚国公夫人,一个被忠武大将军死皮赖脸地追上,成了我娘。
她们早便约定好,生下的孩子若为同性,则延续两家情谊,若为异性,就结娃娃亲,亲上加亲。
戚扶生的迟,我两兄长都会叫娘了,眼巴巴想去看他们的小新娘,争得鼻青脸肿,结果戚扶是个带把的。
惹的两家长辈长吁短叹。
后来,我生下来成为两家唯一的女娃。
据说抓…

《小同窗阮言的擦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