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在说癫话

>

我在说癫话

和藿钳 著

於诮拄 现代言情 符捎弩

於诮拄符捎弩是现代言情《我在说癫话》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和藿钳”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娘哭哭啼啼地说舍不得我,我爹则叹气,说我这眉眼,再多养两三年,长开了,一定能卖得更贵我心里害怕极了我跟我娘说,我不知道自己在姓刘的手里能不能活到过年...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於诮拄符捎弩   更新: 2024-04-03 12: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我在说癫话》非常感兴趣,作者“和藿钳”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於诮拄符捎弩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就到刘家了。他说他急着回家尝新娘子的滋味。我心里一片冰凉,这个比我爹年纪还大的男人,听说打起女人来,比我爹还狠。风吹起轿帘...

第一章

娘哭哭啼啼地说舍不得我,我爹则叹气,说我这眉眼,再多养两三年,长开了,一定能卖得更贵。
我心里害怕极了。
我跟我娘说,我不知道自己在姓刘的手里能不能活到过年。
我娘说我在说癫话,只要我听话,刘员外怎么可能打我。
然后花轿起轿,离开了小团村。
花轿走过田埂,翻过土坡,到了七宝镇。
我听到姓刘的催促轿夫,快点穿过七宝镇,再走两里路,就到刘家了。
他说他急着回家尝新娘子的滋味。
我心里一片冰凉,这个比我爹年纪还大的男人,听说打起女人来,比我爹还狠。
风吹起轿帘,我忽然看到了西街猪肉铺正在磨刀的周屠夫。
周屠夫这个人长得又高又壮,少言寡语,看起来凶神恶煞。
我给镇子上的有钱人浆洗衣裳换钱。
有一次我爹跟我娘要钱,家里一点钱都没了。
他听说我浆洗衣裳的钱还没结,就带着我去主家讨要。
路上我爹被扛着猪肉的周屠夫撞了一下,他赶紧向周屠夫道歉,满脸卑微讨好和惧意,全无在我和我娘面前时的神气威严。
等人走了,我爹跟我说,周屠夫以前是走镖的,杀过人,有个药罐子老婆,之前有个酒友开了药罐子的黄腔,被周屠夫拧断了胳膊。
我爹惧怕周屠夫。
不仅我爹怕,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都怕。
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来。
要是周屠夫拦下花轿就好了!
只可惜,周屠夫根本不认识我,也不知道这花轿里坐了什么人,无缘无故,怎么可能来拦花轿。
鬼使神差中,我掀开轿子帘子,闭着眼睛往下跳。
“死丫头,你做什么?
姓刘的和轿夫们吓了一跳。
我却趁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冲到周屠夫面前,抱住他的一只脚,哀求他“求求你帮帮我,收我做妾吧。
我什么都能做的,洗衣做饭,伺候你和你夫人,给你夫人煎药煮茶,我还能帮你按猪……姓刘的果然也害怕周屠夫,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不敢过来,嘴里不断地呵斥我,却对周屠夫赔笑脸“她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计较,我马上把她带走。
“我不纳妾。
周大年说。
我砰砰砰地磕头,不断哀求“我吃很少的,我可以一天只吃一…

小说《我在说癫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在说癫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