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远山归梦

>

远山归梦

澄婳 著

古代言情 谢娟 谢瑜

小说《远山归梦》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澄婳”,主要人物有谢瑜谢娟,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神权更迭,女神易位,男神上位,仙界女男仙子等级地位发生改变:男仙数量剧增,权利收拢;女仙地位渐低,权利分散……凡妖二界,具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这是一场颠覆认知的阴谋,利用神的仁慈与怜悯,企图夺走属于神的权利,并让一方远胜另一方,包括但不局限于地位。且看女子如何力挽狂澜,拨乱反正,恢复盛世清明。(不喜欢这个题材的请远离,第一次写文,接受指点,但不接受谩骂。)...

来源:fqxs   主角: 谢瑜谢娟   更新: 2024-01-23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远山归梦》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谢瑜谢娟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澄婳”,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枝叶微微颤动,一条翠绿的蛇影缓缓探出头来,嘶嘶嘶地发出响声。丽人掐断一朵含苞待放的海棠花,拿在手中一瓣一瓣地扯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知道了,继续看着吧。”嘶嘶声消退,蛇影消散于枝叶深处,惹动花枝摇曳...

远山归梦第5章 行迹在线免费阅读

僻静狭窄的巷子口,一身青衣的女子停止住了脚步。巷子口深处,隐匿于黑暗中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连味道都消弥于无形。

周遭奇异的安静,树梢晃动得轻微作响。与大街闹市的喧哗不同,这里安静的诡异。喧闹声从远处传来,一阵阵,一声声,巧妙地打破了这份诡异。

醉眠抬步走进那巷口深处,她的青衣渐渐融化在黑暗中,与黑暗合为一体。

须臾之间,巷子口拐角处,一抹黑转瞬而过。

越是处于黑暗中,狼的鼻子越发灵敏。奈何,她闻不出丁点儿味道,低头沉思了会,她决定继续往前走。

另一边,慕家大少爷风风火火地回到府邸,转头就和母亲告上了状。美艳妇人听完温言软语地安慰自家少爷,轻声细语地劝走慕锦昭,这番笑意温存的模样也随之消失。

“夫人,要不要去查一查?

“没出现在我眼皮子底下,就让她蹦跶去。

清香拂面,柳枝摇曳,堆石砌玉间,春意正浓,掠花抚叶间,径路分明,溪水长流,屋檐斗拱,雕梁画栋,浮雕彩绘,可谓富丽堂皇。越过重重楼阁,缓步行于廊下,华衣丽人倚于栏杆处,素手拨弄海棠叶。

枝叶微微颤动,一条翠绿的蛇影缓缓探出头来,嘶嘶嘶地发出响声。

丽人掐断一朵含苞待放的海棠花,拿在手中一瓣一瓣地扯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知道了,继续看着吧。

嘶嘶声消退,蛇影消散于枝叶深处,惹动花枝摇曳。光影散乱,铺在丽人脸上,竟叫周遭失了颜色。

“海棠欲争春色,桃花先开暖意。说着就摘了一朵正盛的海棠往头上簪,顺手摸了摸发髻,低头裣衽后,翩然离去。

水部城位于大源国的北部,既不是富庶之地,也不是处于关隘之处,但它最特殊的地方就是人与妖的相处方式,偏偏城内也不见捉妖师,如此怪异却又如此和谐。

城内居民似乎知道妖怪,却处于一种既好奇又有点害怕的状态,从醉眠无意间露出的耳朵可以看出,人群虽然逃窜,但也会躲着偷偷观察,更没有惊慌失措,这很不正常,也可以说很正常。

人与妖,或者说,人与天地万物本该和谐相处,但人过分自大,认为自我乃是万物主宰,然而又过分愚昧,信神鬼佛之说。在某些方面,更是祈求于神佛显灵,救苦救难。

醉眠对于人类的了解不是很深,她的记忆里有人性的美也有人性的恶,但在某些时刻,她凭直觉能判断出一个人的善意是否大于恶意。她模糊地记得,曾有一户人对她照料有加,后来罹难,她遇到了茗玉,展开了一段新生。

她处在黑暗中,似乎无边无际,走不出去。自她闻着味进入巷口,味道就消散于鼻尖,越深入,漆黑就缠上了她,无论使用何种办法,一丝一毫的光亮总是会被漆黑吞噬。被动等待的时间万分难熬,哪怕外面才过了一刻钟,醉眠都觉得仿若过了几辈子,她处处受制于人,施展不开,终是恼了起来。

正想向外界求助,传递信号,希翼于茗玉的帮助时,漆黑无边中,一抹微弱的光格外显眼。醉眠按捺住情绪,沉稳地向着光源而去。

凄厉的风呼啸而过,牌匾欲坠不坠,木桶歪斜在井边,蛛网遍布墙角门扉,尘土掩盖在供桌上,干瘪枯萎的贡品散落一地,香灰从缺脚的香炉中撒落在一旁,倒地的石像大佛仍是慈悲笑着、悲悯众生的模样。如此落败的庙宇,本该无人问津,却有一华服女子静静站于石像前。女子听到身后动静,转身看向来人。

醉眠站在这荒凉之庙,看着庙里的华衣丽人,徒生诡异之感。

华衣丽人面容柔和,低声道。

“我知道你,醉眠。

醉眠轻挑眉头,开口问道。

“你是谁?

“我是来劝你的,不要再查下去,或者说不要去阻碍我们的行动。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师傅,茗玉。

醉眠讶然,对面女子来历似乎不浅。

“清风,无处不在之风,柔和无害,可他们都忘了,风,也是有杀伤力的。女子温柔地拿下鬓边的海棠花,将有些枯萎的花瓣摘了去,花瓣荡悠悠地落在女子脚边。

女子将花重新簪于鬓边,浅笑片刻,对着醉眠勾了勾手。

醉眠踌躇不前,那女子竟自己过来了。

“清风,我是清风。女子附在醉眠耳边低喃,转瞬拉开距离。

清风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看着醉眠。

“怎么,茗玉没告诉你关于我的事?

“为何要告诉我关于你的事。

“也是,之前是无关紧要之人。

醉眠仔仔细细地看着清风,斟酌开口。

“我以后和你有关?

清风笑得含蓄,模糊道“有关又没有关系…你可以猜猜看。

“我讨厌猜谜。

清风淡笑不语,在风吹起她脚边的花瓣时,如尘沙扬起般消散,只留烟尘浮荡。

破败的庙宇,就如来时一般,尘土飞扬,蜘蛛潜伏,风声呼啸,吱呀吱呀的声音从破烂的门扉传开,井中倒映着月影,随水纹荡漾开来。

醉眠躺在客栈的床上,心思回到清风说的那几句对话上,思索着是先打听水部城的局势,还是先去问问有关清风的事,斟酌了下,她选了前者。

没办法,谁叫茗玉行踪不定呢,再谁叫她们两根本就没有联系道具呢,就算此时此刻回了终南山,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来茗玉,估计到那个时候,别说清风,她可能比黄花菜都凉。真不是醉眠夸大了,事实确实如此,茗玉在接管了醉眠后,秉持着万物自有其生长规律的态度,对醉眠的教养简直可以说是放养,除了偶尔的法术教学外,但那也是最基础的教学,换句话说,醉眠能成功化形,还是自身悟性够高,可这不妨碍她目前是个法力值低下的狼妖,遇到比她强劲的对手就只能被动挨打。她在终南山修炼的日子简直是无忧无虑,平平淡淡,偶尔捕个猎,那就谢天谢地了,毫不夸张地说,她真是被养废了。这也就是茗玉要她下山的原因,至于是死是活,茗玉似乎是不太在乎的,按她的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醉眠打定主意,先了解了解水部城的情况,在看看能不能找出清风所在之处,问出她与茗玉的渊源。

城主府,书房。

清风端坐于书案前,一手拿着翻开的竹册,提笔写了上去,墨迹流连于笔端,还未干透时,便停了笔,看向了站在灯火下的慕家主妇。

“明早去来福客栈请一位叫醉眠的女子入府,正好可以管教管教慕家大少爷。

“大人,她是慕锦昭所说的妖吗?

“嗯。

慕家主妇听言退出书房。房内灯火跳跃于窗纸上,一道黑色身影从阴影中出现,坐于书案边,摘下了兜帽,露出了容颜昳丽的女子面庞。

“你见过她了,感觉怎么样?

“有点傻气。

“哈,这个评价……茗玉思考了片刻,拿起手边的笔,沾着墨水,随手在一卷摊开的竹册上写了个“准字。

清风放下手中的笔,拿起那卷竹册认真看了起来。

“崇县饥荒,百姓粮税征收欠佳,贫户卖女换钱,更有交不起税而典妻求存者……呵,准也就准了,但那些畜生不把女子当人看,这不是便宜了那些典妻卖女之徒吗?

“适当降低税收,可以保全大多数人。再说了,对于那些人,你不是有办法吗。

清风笑了,语气里透着一丝愉悦。

“也对,那就让你的徒女去做好了。

“别露馅,仙界最近不太安生,‘男帝’可是又颁布了新的天规呢。

“从凡间的改变中我窥到了那位‘男帝’的想法,人间帝王尚且如此,何况那位。

清风站了起来,拿着剪刀,掀开灯笼罩,剪起了灯花,火苗一簇一簇地跳跃着,灯火越发明亮了起来。

茗玉拿起手边凉透了的茶盏,浅喝了一口,声音似乎飘在风里。

“修仙界那边你不必担心,有我在。

“女神,有消息了吗?

茗玉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看着那跳跃的灯火。

“你知道的,我的修为被压制了。

清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盖好了灯罩,坐回书案前,拿了一卷未开的竹册慢慢翻开,语调缓缓地说“我知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仙界?

“嗯~等我把修仙界的事暂告一段落吧。目前有些人不好对付,精的很。

说到这,茗玉似乎头痛了起来,修仙界女男比例落差大,几个宗门中女修的数量屈指可数。

“难为你了。

“能者多劳,我该走了。

茗玉起身戴好了兜帽,犹如来时,如一道黑影转瞬消失不见。

夜风倒灌,竹叶娑娑作响,书房的灯火渐渐暗淡下去,弦月西斜。东边霞光微亮时,街市便有了动静,商贩们开始了又一天的营生。

醉眠坐于客栈角落处,边吃早饭边听客人八卦。

原来水部城在五年前是有捉妖师在城内游荡着,只不过近年来捉妖师越来越少出现在城内,而妖怪害人的事也屡见不鲜。本来妖怪害人是一件令人害怕恐惧的事,奈何水部城内的妖怪害的人都是恶人,譬如杀妻杀女杀母之人,总之就是官府管不了的事,妖怪都管了,而妖怪的行事作风也很大胆,每次行动结束后总会在现场留下一句某某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渐渐地,水部城的本地人对于妖怪的恐惧程度下降了几个度,她们也了解了妖怪的行动对象,那就是那些不把女子当人看的人。

有人在心底赞颂妖怪的作风,自然也有人抵触。曾有人请了外来的捉妖师,结果不知怎的,那捉妖师连忙跑路,之后的几个也是如此,更有捉妖师表示她只捉作恶的妖。之后吗,总有人不信邪,想要打破这局面,无非就是跳梁小丑般,出不了大乱子。

中间的几个客人拉着外来者又说起了王府世子与水部城美人的凄美故事,说得那叫一个绘声绘色,你一句我一句,活像就是故事的亲临者。

醉眠没了兴趣,这个故事听了一遍就让她浑身没劲,更别说第二遍。

但故事中的王府世子和水部城美人之间的关系确有问题。她麻利地吸溜一口,把碗中的面条尽数吃进肚子里,准备去找点活干,毕竟她手头钱财不多。有时候她觉得,做人很烦,没钱寸步难行,不像动物一样,随性自在,不需为钱发愁。

小说《远山归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远山归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