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全文章节

>

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全文章节

陶银玲 著

晏衔 现代言情 陶银玲

现代言情《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陶银玲”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陶银玲晏衔,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杨家辉无法承认比自己仅仅年长四岁的晏疯子,竟然优秀他这么多。他急赤白脸的低吼,道“晏疯子不过才二十岁,哪有这影响力?”“你只知道他身上有功夫,可听说过他的师傅是谁?”朱榆和表弟不一样,因为他妈杨金叶的事,他仔细调查过晏衔与郁葱。调查前,他是准备钻空子给公社送举报信的,但当调查后才发现实力悬殊......

来源:cpwx   主角: 陶银玲晏衔   更新: 2024-01-06 12: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是作者“陶银玲”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陶银玲晏衔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所以,他也不想因为表弟就闹开。眼珠子扫了空无一人的过道一圈,道“人家师傅是当年八旗子弟的第一勇士,紫禁城第一高手,人家老师傅把一身本事都传给晏疯子了,你是想上赶着送菜?”“好汉不提当年勇,大清早亡了,不说晏衔,就是他那个老师傅成分也不干净。”杨家辉年轻气盛。他短暂的人生里,也从未遇到什么坎坷,心中被...

第一章

杨家辉无法承认比自己仅仅年长四岁的晏疯子,竟然优秀他这么多。

他急赤白脸的低吼,道“晏疯子不过才二十岁,哪有这影响力?

“你只知道他身上有功夫,可听说过他的师傅是谁?朱榆和表弟不一样,因为他妈杨金叶的事,他仔细调查过晏衔与郁葱。

调查前,他是准备钻空子给公社送举报信的,但当调查后才发现实力悬殊。

像是缝纫机那些也觉得是身外之物,被归集体就归了,他虽也肉疼,但没失去理智,现在忍下来,总比日后不自量力丢了命强。

所以,他也不想因为表弟就闹开。

眼珠子扫了空无一人的过道一圈,道“人家师傅是当年八旗子弟的第一勇士,紫禁城第一高手,人家老师傅把一身本事都传给晏疯子了,你是想上赶着送菜?

“好汉不提当年勇,大清早亡了,不说晏衔,就是他那个老师傅成分也不干净。杨家辉年轻气盛。

他短暂的人生里,也从未遇到什么坎坷,心中被怒火充斥着,不论如何就是不服气。

“我下午监考完,傍晚还有扫盲班的课,有点累了先歇会儿去,你自己好好想想我的话吧!朱榆懒得再劝,等表弟撞了南墙自然就知道头青蛋肿了。

“唉……唉唉!表哥!记得小表姑定亲了是吧?

杨家辉快追上前,用力扯着人,低声道“你帮我把晏疯子的试卷毁掉!

我只要想到自己日后还要看见他,我就不知道会做出啥事了……

“你……你!朱榆哪里听不出对方的弦外之音?

明明他无心与晏衔为敌,可他有个拎不清的妈,他们朱家人还在杨国祥的手上讨生活。

这一刻,他无力极了……

他握紧拳头,闷头往办公室走。

身后又传来杨家辉的声音。

“只要这事办干净,日后我给咱小表姑添副嫁妆!

没一会儿的功夫,过道里说话声就停了,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晏哥哥有打人不留痕迹的技巧?

郁葱问小哥哥的时候并未回头,从玻璃的折射中看见他眼神透着一股冰冷桀骜,透着嗜血的寒意。

好凉!

那是淡漠到极致的冰凉,如寒潭般深不见底,氤氲着彻骨的厉色……

可当她迅速回头,再看小哥哥时,他正含笑瞧着自己,微微宠溺。

眼神清透,气质干净。

难道,是她看错了?

不应该吧……

假如,要是小哥哥一直都这么擅长变脸,那心机简直深不可测。

“有……他闭了闭眼,当再次睁开时,挺拔的双肩耷拉下来,眼底藏着的悲伤仿佛要将整个人淹没。

“我师傅在我心中从不是什么八旗勇士,他只是个失去女儿的耄耋老人。

哦,对了,他的女儿就是我大伯父的早亡妻,晏湛的妈妈。

陶银玲改嫁时带着我,在我四岁那年,两家人过年走亲戚,我师傅偶然发现我是个练功夫的好料子,就要收我为徒,继承衣钵。

陶银玲面上同意,私底下却屡次给我使绊子……

说到这里,他眼眶微微泛红,喉咙咕哝着继续言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的父母都盼着儿女出息,而我的妈妈,却恨不得我不存在。

后来,我渐渐懂事了,明白自己是拖油瓶,也更加努力学武,用功读书。

可我越努力,就越不受陶银玲待见。

后来,我在她的暗示下,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到医院卖血,一次又一次,却从没有得到家人的一句认可。

所有人……都说晏湛生的俊俏,读书好,性格和善、为人办事也厚道。

从没有看见我为了活着有多努力,仅仅为了活着……我就要竭尽全力!

随着一句句的话音落下,晏衔的双眸也越发变得黯淡无光,唇角微微下垂,仿佛人生只剩下无尽的失落。

郁葱感受到小哥哥的委屈……

怜香惜玉的心,颤抖着!

她心里的那点怀疑,转瞬化作乌有。

反而,她还伸出小手拍着他健硕的胳膊,搜刮语言准备安慰起来。

她用崇敬的小眼神,仰望着他。

“我家晏哥哥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那晏湛不过是会投胎,投成了高干子弟,给他换在陶银玲手底下,怕是都活不到十岁。

也就是我晏哥哥处事果断,自身又足够优秀,才能活得漂亮,把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

“谢谢,谢谢小葱……我没事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早就习惯了。

晏衔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长长的叹息透着荒凉,却又有几分故作不在意,那是历经沧桑的坚强。

他默默地垂下头,眼神凝视在她的脸上,如静潭一般深邃,却又温柔而有力。

郁葱从不怕被人看,但此刻愣是被小哥哥瞅的直冒汗。

一双杏眸左右乱瞟,瞅瞅过道,瞅瞅杂乱的地面,连个眉梢眼角都不给小哥哥。

她缓了缓,忙转移话题,道“对了,杨家辉让朱榆破坏试卷,咱们赶紧过去。

“都听小葱的。晏衔一如既往的好说话,如同温柔的邻家哥哥。

老师的办公室都在二楼,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晏衔直接拉开郝校长的校长办公室。

郝校长中年谢顶,平常带着帽子遮盖,这会儿正对着头顶稀疏的毛发照镜子。

他故作淡定地放下红色塑料包边的小镜子,道“额……有事?

“方便借一步说话吗?晏衔俊逸非凡的脸上,嘴角轻扬。

他又恢复了冷静自持,仿佛刚刚不经意显露的脆弱,只在自己最信赖的小姑娘面前展现。

郁葱有了这种感觉,不由得更心疼小哥哥了。

她和陶银玲迟早有一战,不说为了讨回欠自己的那八千块钱,就是为了给小哥哥出气,她也要支棱起来。

郝校长因为被发现自己臭美,有些心虚,一点没发现自己是一人的办公室,压根不需要借一步说话。

等他起身,都走到了过道,才后知后觉。

在没外人的校长办公室不说话,非要借一步是要闹哪样?

小说《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越七零年代,我成了反派的妻全文章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