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福宝闺女三岁半精品全篇

>

福宝闺女三岁半精品全篇

姜三郎 著

周茂 姜三郎 现代言情

经典力作《福宝闺女三岁半》,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姜三郎周茂,由作者“姜三郎”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配药大伙计倒也客气,向姜三郎回个礼,“客人找我家掌柜何事?”姜三郎直言:“某家里有一些金耳,想问问贵堂收不收?”伙计一愣,打量下几人,说:“那可要看品相如何。若品相成色不错,当然是收的。”姜三郎连忙将背篓拿过来,放在柜台上,“那请看看这个如何。”伙计拿起一朵翻来覆去瞧了瞧,闻了闻,又捏了捏......

来源:cpwx   主角: 姜三郎周茂   更新: 2024-01-06 12: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福宝闺女三岁半》是作者““姜三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姜三郎周茂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没多久,一个四十来岁的长须中年人随伙计出来,神情倨傲,淡淡扫过兄弟三个。“你们是卖金耳的?”“是。”姜三郎抱拳。掌柜踱步过来,拿起一朵金耳翻看一下,说:“这种成色的金耳,咱们这里一两银子一斤...

第一章

配药大伙计倒也客气,向姜三郎回个礼,“客人找我家掌柜何事?

姜三郎直言“某家里有一些金耳,想问问贵堂收不收?

伙计一愣,打量下几人,说“那可要看品相如何。若品相成色不错,当然是收的。

姜三郎连忙将背篓拿过来,放在柜台上,“那请看看这个如何。

伙计拿起一朵翻来覆去瞧了瞧,闻了闻,又捏了捏。

他没有说行不行,对姜三郎道“你们先等等,我这便去请掌柜来。

伙计让旁边药童过来照应,自己转身往内堂去了。

没多久,一个四十来岁的长须中年人随伙计出来,神情倨傲,淡淡扫过兄弟三个。“你们是卖金耳的?

“是。姜三郎抱拳。

掌柜踱步过来,拿起一朵金耳翻看一下,说“这种成色的金耳,咱们这里一两银子一斤。

“啥?姜三郎一愣,脸色有点不好看。

李郎中可是付了十两银一斤呢,没想到这个药堂竟然只出一两。

姜大郎和姜二郎对视一眼,倒没怎么失望。

要知道一斤稻米才三文而已,羊肉也不过十八文一斤。

这小小金耳一斤就能卖一两银子,也就是一千文,那可是一大笔钱啊,赶上他们农家几个月收入了。

可三弟不是说一斤十两的吗,怎么会相差这么多?姜大郎困惑。

姜三郎心里虽恼火,但也不好发作,只提醒道“掌柜是不是看错了?我这个可是金耳,前些日子还卖十两银一斤呢。

掌柜面露不耐,说“咱们收购的就是这个价,你爱卖不卖。

说完转身走了,经过伙计身边,还瞪了他一眼。

伙计满脸尴尬,对姜三郎道“那位是药堂掌柜,既然你们不接受一两价格,就请回吧。

姜三郎沉着脸一言不发,收拾好金耳背上就走。

樱宝幽幽看一眼伙计,心里唏嘘。

这个伙计就是十几年后的九康药堂大掌柜。唉,这会儿他还是个没权势的小伙计,啥事也做不了主。

几人出了九康药堂,在驴车旁商议。

姜三郎“要不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也行。我看这条街上有不少药堂,咱们多跑两家问问价格。姜二郎道。

姜大郎“对对!多问几家,心里也有数。

于是,兄弟三人在县城转了好久,问过好几家药铺,都不尽人意。

虽说价格从一两已经问到二两,但姜三郎还是不满意。

明明李郎中给出十两一斤的价,怎么到了县城反而少这么多?

不甘心啊。

姜三郎气闷,但又毫无办法。

最后路过一个飞檐翘角的大商铺时,姜三郎顿住脚步。

福瑞丰商行。

这不是去年买鱼的那位客人报出的地址吗。

自己曾答应他,捕到鲟鱼就送过来,后來发生好多事,就没再去捕鱼。

没想到今日竟恰巧路过此处。

姜三郎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毕竟招牌上挂有商行二字,大约也是做啥买卖的。

正迟疑间,从大门内出来一中年人,身穿团寿纹蓝袍,提着衣摆下阶梯。

抬头一看,咦了一声,快步走过来。“你不是卖鱼的郎倌么?怎么,捕到鲟鱼了?

姜三郎向他拱手,“姜某最近没有捕鱼,今日恰巧路过此地,正想进去瞧瞧。

中年男人略微遗憾,“哦,那你进去吧。说罢要走。

姜三郎连忙又道“其实,某带了一些干货想售卖,能否请郎君帮忙参详参详?

中年男人脚步一顿,问“什么干货?

姜三郎将背篓里的金耳显露出来,“就是这个。

中年男人摸摸下巴上的短须,眼里精光一闪,说“那就跟我来吧。

说罢带着姜家几人往商行后院而去。

进了一间宽敞屋子,中年男人请几人坐下,又吩咐侍童看茶,这才问道“可否让某瞧瞧你的货物?

姜三郎连忙将背篓递给中年男人,“这是我家制好的金耳,费了不少功夫才做成。

中年男人检看一番,道“保存的还行,不知你想售什么价格?

“实不相瞒。姜三郎道“来之前,我曾在当地药铺卖过一批,坐堂郎中给了十两银一斤。只是不知此地价格几何?

中年人沉吟,“十两委实太高,估计那郎中是按药铺的售出价给你。

见姜三郎面露失望,男人又说“咱们商行也要挣钱,而且还要长途跋涉运输,防湿防虫,零秤损耗,风险相当大,所以商行收购金耳的价格,最多三两一斤,不能再多了,即便你送去府城售卖,都不会高出这个价。

“而且,你这些金耳若拿去药铺出售,他们最多收个十斤,多了便不会再要,商行不一样,咱们既收货,自然天南海北的出货,要的数量肯定比药铺多,且也长久。

他说的诚恳又合理,竟让姜三郎动摇了。

长叹一声,姜三郎道“罢了,三两就三两,不知郎君贵姓,可是商行当家人?

中年男人捋须笑道“某姓周,单字茂,不才是福瑞丰的二管事,收购点货物还是能够做主。

“原来是周管事,失敬失敬。姜三郎抱拳道“某姓姜,行三,这是我大兄与二兄,还有我长女樱宝。

姜大郎姜二郎忙拱手示礼,连樱宝也糯糯叫一声周伯伯。

周茂也站起身回礼,说“不知姜三兄弟带了多少金耳?不如一起拿来过秤吧。

他可是看到,这姜家兄弟是带了驴车的。

姜三郎“还有一筐,咱兄弟在家里曾秤过一回,姜某这就去拿来重新过秤。

周茂摆摆手,“不用你奔忙,周某让侍童去将驴车牵进来即可。说罢吩咐侍童出去牵驴车。

不多会儿,驴车牵到屋门口,姜三郎搬背篓,与先前背篓摆在一处。

周茂已吩咐侍童拿来戥子,挨个称量。

“净重六斤。侍童报数。

姜三郎点头,放下心。

看样子这家商行很规矩,并没有克扣斤两,侍童报的数字跟自己在家秤的一样。

周茂“六斤,某应付你十八两银。

姜三郎听到钱数,没多高兴,却也舒口气。

虽然价格比预期少很多,但也知足了。

往年自己来县城找活计,给人扛麻袋运货物,累的半死也不过挣个一两百文,这一下子就挣到爹娘一辈子都没攒到的钱,还有啥不满足。

周茂又道“姜三兄弟家里还有的话,可送到周某这里来。若周某不在,去前堂报某名字即可。到时候会有人接待。

姜三郎点头。

不一会儿,侍童捧来银子,五两一锭共三锭,外加三贯铜钱。

姜三郎将银子铜钱收好,朝周茂拱手告辞。

小说《福宝闺女三岁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福宝闺女三岁半精品全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