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精品全篇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

>

精品全篇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

今朝如晤 著

叶歆 叶非予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是作者“今朝如晤”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叶歆叶非予,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来源:cdlb   主角: 叶歆叶非予   更新: 2024-01-06 11: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今朝如晤”,主要人物有叶歆叶非予,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小姐,你不会觉得这里有你可以买到的解药吧?”莺歌一双眼都快看不过来了,美人如云,公子如玉,举杯交盏觥筹交错间,简直比皇宫的夜宴还要热闹几倍,她是看的一愣一愣,雕梁画柱,萦辉交顶,如同用黄金和珠宝堆砌出来的镜宵碧玉楼。简直,顾盼生辉!就连慕沉川这参与过太后华灯筵的人都要忍不住赞叹惊艳,这人群中不乏奇...

第46章 珍馐馆其名

“眼力倒是不差。女人风情万种的笑了起来,想来当年定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可这儿,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莺歌咽了下口水,抬手就指着那头“胡说,刚刚我还看到有个要饭的进去了呢。怎么乞丐可以进去,她家小姐反而不能进了?

女人的轻罗小扇一转,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眼睛长睫弯弯,动人心魄“客人有所不知,我们这儿,上至皇亲国戚、下至乞丐流民,三教九流你都能找到,可是——她顿了顿,“要进这个门,你得有资本。

资本是什么,莺歌想到的无非就是钱权财力。

慕沉川闷着脑袋就从那脏兮兮的袖子里掏了半日“小女子是来求财的。她手中的东西也同样覆着破布,只露了个边角。

老板娘看到了,诧了半分,抬眼别有深意的瞧了慕沉川一眼,这才站起身俏生生的转了个圈儿,那小裙摆开的像多盛大的牡丹花,她巧笑嫣然“那么两位客人,敬请自便。

她话毕,已经消失在周遭的人海之中,来来去去都是花天酒地之人,哪里还有那风韵女人的半点身影。

这里是花楼,是赌场,是酒窖,是钱权情色最为浓烈之处,是黑暗的,是光明的,是你最难以想象得到的繁华血性之地。

你看的到的任何交易在这里都能找到,慕沉川选择来到珍馐馆,也是想碰个运气。

“小姐,你不会觉得这里有你可以买到的解药吧?莺歌一双眼都快看不过来了,美人如云,公子如玉,举杯交盏觥筹交错间,简直比皇宫的夜宴还要热闹几倍,她是看的一愣一愣,雕梁画柱,萦辉交顶,如同用黄金和珠宝堆砌出来的镜宵碧玉楼。

简直,顾盼生辉!

就连慕沉川这参与过太后华灯筵的人都要忍不住赞叹惊艳,这人群中不乏奇装异服者,可见哪怕是北魏以外的外族旅人都对这个“珍馐馆格外珍爱。

莺歌一路上听了些许慕沉川和谢家王爷的交易,她家小姐说,德妃娘娘的毒不需要解药也能一试。

为什么?莺歌还是满脸的懵逼糊涂。

慕沉川却整着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脸说“孔雀厘听说过吗,那是一种矿石,少量摄入会引起中毒反应,吃的多了反而可能不死。

“哪、哪有这种东西!莺歌连连大叫,什么毒吃多了反而死不掉,那叫什么,以毒攻毒吗?

慕沉川嘿嘿一笑,眼睛却不停歇在周围人的身上不断打量“因为毒性小的话只能作为慢性毒药来致人死地,如果短时间内摄入……慕沉川看着莺歌一脸懵逼就觉得如何解释都是白搭,孔雀厘并不会一下致人死地,但这种矿石若是一下子摄入过量就会刺激胃内运动反倒能一下将已经吃下去的东西全部给吐出来,所以人反而没了事,休养变好——催吐。

她想要的不过是这个效果,德妃的状况按照谢非予所说,也绝不是什么普通毒物——入了梦魇,这是谢非予端端亲口所说,唯独这几个词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不是梦魇,是幻觉。

一种致幻的毒药。

显然这毒物不会一下要人性命,诚如她所说,下毒者要的是德妃的孩子而不是德妃的性命,那指骨泛白指甲淤青很可能是因为毒素怪异的沉淀——

“小姐,莺歌不是很明白哎,莺歌舔舔唇角,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慕沉川,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家小姐怎么脑袋瓜子突然变的这么灵活,连自己都跟不上她的思维了,“你说的那种孔雀厘如果是一种矿石,那这里,能买到吗?

莺歌看来看去都是莺莺燕燕脂粉味儿的浓烈。

“不是买,慕沉川敲敲她的脑袋,“如果运气好,我们可以换到。

换?

莺歌更加不理解了“谁会把大石头带出来交换呀……莺歌虽然嘀嘀咕咕的,可是眼睛不停歇,这里比她一辈子见过的金碧辉煌还要夺目百倍,也不知道这“珍馐馆究竟是哪位高人所开设的,“还是你觉得它会摆在那儿,任你挑选?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整个皇宫里都找不到的矿石解药,能在珍馐馆找到吗?

她脚步没停,手臂已经被慕沉川一个用力抓住了。

“孔雀厘在北魏没有产出地,更无人敢拿来明码标价,所以它不在那些以物易物里,而是在……她唇角都要笑了起来,指着不远处熙熙攘攘人群中几人,“而是在他们身上。

这就是谢非予所谓的,快马加鞭八百里也不可能找的到的原因,孔雀厘的产地乃是西夜,且开采权只拿捏在王公手中。

莺歌顺着眼望去,那是几个华服男子,金冠玉带倒不像是北魏人,满眼的金珠美人都未入那些人的眼,他们一行五人且看且走。

为首的男人时不时朗笑而驻,对身后四人念念叨叨倒像是个不遗余力的解说员,稍微靠近一些就能听的清楚,即便身处如同闹市,那人的声音也清清亮亮仿佛林间落下的细泉水流。

“这北魏王都除了金銮高峨恐怕只有珍馐馆的藏品能入得了人眼,可别说我眼高于顶,九五之尊后宫佳丽虽有三千却也不及此馆娇娥。他的言论多的是调侃之意,“这次回去,也该给那几位大人好好说说瞧瞧。他边说边笑如同玩笑,顺手就拿起一旁架上的骨笛把玩了一手。

好东西。

“公子。他身后的人突的出声稍有收敛的警觉。

“嗯?为首的华服男子驻足一停就瞧见了自己身前站着的人。

可不就是慕沉川和莺歌小丫头,两个灰头土脸好似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跑出来的“小叫花子似的,脸上有着笑眯眯的谄媚笑。

那华服公子只觉得有趣,他看着拦住自己的慕沉川“这位姑娘……他没忍住,当真笑出了声,“可是看中了此物?他翘了翘笛子,就搁上了架。

“不,慕沉川笑嘻嘻的一双眼直盯着华服男子,“我要的是你这衣裳。她一点也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放肆!那男人没在意,倒是身后跟随的四人怒不可遏了。

男子阻止了那几个随从,更是笑盈盈的“你要我这身衣裳不难,你有什么可换?在这珍馐馆,最不应该出现的就是“放肆两字,在这个地界,是人还是物,都是可易换之物,只要你给的起价码,得了人同意,寻欢作乐,随时奉陪。

慕沉川就在身上的破烂衣服里翻了翻,把方才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东西丢给了男人。

男人还未表态,倒是身后几个随从大吃了一惊“公子……

男人一摆手,看着怀里的那一串葡萄,好家伙,但凡有点眼力都能知道这是西夜国的珍宝,酉金镶碧玉上缀合离朱樱,他脸上惊讶却还掩饰的好“这是西夜国皇亲国戚才可配有之物,西夜二十年间唯向北魏馈赠过罗汉一十八尊,你是从何得来?他的口气带了几分审视。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可不像是北魏的皇室,又怎会有这等器物,那是国家情谊之物,放在屋子里供奉起来都不嫌过,竟叫这小女子拿来烟视媚行花天酒地的地方换一件衣裳。

可有这等道理!

“入得了你眼就换,入不了便作罢,慕沉川不愿和他说言,多说多错,她现在是求急,“这珍馐馆里可没有追根究底、追本溯源一说吧。

那华服公子被噎了一口,哑口无言。

“好。男人泯了下唇角,他将玉雕朱樱的葡萄扔回慕沉川怀里,“我可以答应你。他身后的随从一副吃了惊的表情,正想要上前来阻止男人的作为,却听闻繁华之门处“呯的下,一小队人马就冲了进来——

顿时女人的尖叫和男人咋呼声就充斥了整个大厅。

花香、酒香、胭脂香,都被这破门而入的冰冷铁器给戛然而断。

这一厢不由分说冲进来几十个……家丁?

慕沉川咋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周围的人都火速的退到了一边,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哪来的那么多凶神恶煞的家丁?

“都给本少爷站好了不许动!为首的是个胖男人,粉头油面的,年岁看起来不大,约莫十七八,腰间扣着一把玉器大宝剑就颐指气使的,活像自个儿是个封山的皇帝。“把老板娘给少爷我叫出来!他扯着大嗓门就喊。

慕沉川眼角一抽。

踢、踢馆?

她长那么大还没见过真有这档子事。

“这么多年来,还没听说有谁敢惹到珍馐馆的地盘上。慕沉川耳朵尖就听到身后那男人讥诮的轻笑,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为那个“胆大的胖子叫好,反而有些默哀。

“哟,好多人,周围的人咂着嘴,声音里不免有兴奋也有惊吓,“你们看你们看,居然还提着刀……可把那些衣衫不整杯酒觥筹间的美人儿们吓的花容失色。

七嘴八舌的喧闹让整个场子都轰乱了起来。

小说《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全篇王爷太能作叶非予叶韵免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