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优质全文阅读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

>

优质全文阅读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

今朝如晤 著

叶歆 叶非予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是作者““今朝如晤”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叶歆叶非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来源:cdlb   主角: 叶歆叶非予   更新: 2024-01-06 10: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是作者“今朝如晤”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叶歆叶非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尖锐的簪尾就像是那生死交际时将要刺穿眼球的钢筋,慕沉川脑中突地一炸,顾不得是不是头发都要被扯断,撑着身子就下意识偏开了头——耳侧下颔带着刺痛,簪子没有割到她的脸,却划伤在她耳畔,一丝血迹顺着白皙的颈项流淌下来“还敢躲!”女人显然是起了性子,欺凌旁人容易在心里烧起难灭的火性,尤其是对方的求生挣扎,她“啪”的就甩了慕沉川一个耳光,快的慕沉川都还没预料,几乎整个人都被这一连串的对待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第43章 阴谋论推测

“祁家与你何干。

不过一个富贾商人。

“他是我朋友,慕沉川又加了一句,“很好的朋友。这句话有几分替“慕沉川所言。

从很早很早以前,慕沉川还是慕沉川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打心眼里关心于她的人,即便什么都不做,都比父母姐妹来的亲切的人,慕沉川又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他身陷囹圄。

如此不明不白。

谢非予轻轻哼笑了声,似乎在嘲笑慕沉川这样的表态,他修长的指尖、好看到极致的指尖,翻过那一篇书页,带着纸张摩擦的声音。

“你的朋友,可真是信手拈来。这是在讽刺她刚才为了进门,也口出“友人之词,谢非予虽没有几个友,也不是谁人都担的起这“友字。

“王爷若是想要取笑臣女,臣女无话可说。慕沉川很难得的不跟这佛爷抬杠了,这倒让谢非予有些意外,为了桑苎庄的事,还挺能忍。

“昨晚二更时分,德妃中毒小产,如今还躺在永宁宫昏迷不醒,谢非予看着墨色字迹,这些话语说来漫不经心,“太医院的老头子们一时之间束手无策,以保住那女人的性命为先,已经焦头烂额。

慕沉川“喝的倒抽口气。

德妃中毒小产,显然九五之尊怒上心头了。

谢非予听到慕沉川的惊诧,眼睫颤了下“这两日若德妃未醒,恐怕神仙难救。他这语调没什么担忧,更无可惜,一个后宫的妃子,生死对于谢非予来说分文不值。

慕沉川眉头快纠结在了一起。

“那……那和祁哥哥有什么关系……她问的小心翼翼,“他怎么可能去害一个深宫内苑的妃子,更何况双方还无冤无仇,“动机没有,时机更不可能。昨晚上祁昱修根本就没有去华灯会,又怎么赖到他头上的。

“可德妃的茶,便是桑苎庄最新进贡的贡茶,德妃怀孕在身,以茶代酒。谢非予不以为然,只是宁淡陈述,“这案子若是定了罪,就是谋害皇子,当株连九族。

“不可能!慕沉川这一声喊的是急促,“他害德妃有什么好处,况且……况且他怎么知道那些茶会是德妃喝了,而不是其他的嫔妃,或者太后喝了?进贡的贡茶会被随机分配到各个宫院,这无明确目标的杀人也太过鲁莽了,重要的是,根本没心思动机。

“这么说,祁昱修的目标,很可能不光是德妃?谢非予根本就是在套她的话,还有板有眼的叫你们恍然发现入圈套的时候已经无法反驳。

“祁昱修和你们不同!慕沉川咬牙,“你们朝廷权贵明争暗斗都可以理解,可他只是个商人,也从来没和任何大人有密切联系,他不像那些豺狼虎豹,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就会去杀人。更何况一尸两命天灾人祸。

民不与官斗,这可是株连九族的皇亲国戚,哪个人能蠢到没有明确目的和全身而退的计划时就如此贸然行事?!

这样漏洞百出也值得大理寺奉命行事不成!

“放肆。谢非予这一声并不大也不急促,只是轻悠悠甚至带着一些慵懒之意的瞥眼而来,却蓦然令人从心底里从生出几分寒颤的惧意。

他的眼神凛冽,似内有戾气,一个无名之徒,在他面前的任何妄言都足以叫这北魏之王轻取性命。

慕沉川没由来背后冷汗湿透,顿觉方才自己确实是言辞过激,她连忙卑微退身深吸了一口气“臣女有罪。先认错总比叫这男人追究好,况且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他。

谢非予抬眼看了看池中抢食的锦鲤倒是顿声了半晌“你对他印象很好。谢非予微微回过头眯了眯眼,他想起慕沉川在昨晚喝醉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

“是他对我很好。慕沉川抬眼就毫不避讳的直盯着那男人的黑瞳。

“那你有多了解他?开口闭口就仿佛祁昱修干净到透明,慕沉川恐怕自己心底里也根本没有去了解过那个男人是如何从一个平民百姓成为北魏皇室御用茶行主人的。

谢非予这个问句带着两分讥诮,他不需要答案,因为该找答案的是慕沉川,这个一心一意想要为祁昱修脱罪的人。

“回王爷的话,我和祁昱修认识的时间比您久,有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臣女很清楚。慕沉川也是一口气噎在嗓子里不吐不快。

这种感情就如同一个外人在你面前不断诋毁你的知己,那种愤懑可想而知。

“妄自尊大。谢非予高高在上藐视她,“你在口气听起来是在嘲讽宫里的人都是无能之辈,抓了一个卖茶的当替罪羊,你以为,大理寺卿会无缘无故为难一个茶叶商人,可笑!谢非予厉色冷言,指骨一紧,险些就将手中的书都捏了个粉碎。

一个侯府的小姐,女流之辈,却在他面前指责百官无能、朝廷不利,真是好大的胆子!

慕沉川的神色软了些许,也是被谢非予突如其来的怒气给吓退了两分,她听说过那位大理寺卿容则大人,可算是一个传奇人物,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位大人是个难见的不苟言笑的酷吏,至少那说明祁昱修在他手上好过在其他任何一人手中。

“在祁府的茶房里找到了三两遗留的贡茶,太医验了清水查证,此中确与德妃所中之毒相同。这才是那么雷厉风行必须抓了祁昱修的原因。

慕沉川的嘴就没有合拢,她脑中轰隆一下“不是的,她说,“那是祁昱修打算赠给我的,那三两贡茶原本要送来我的府中,那天祁昱修还信誓旦旦说着特地为她预留了,如果不是谢非予突然把慕沉川找了去,当时她就带着那些茶叶回了安国侯府,“就算你们认为他有心要害德妃,可他根本不可能害我,试问一个杀人凶手,为何要留着这些证据和冒着多死一个人都加一份罪证一份危险的,留下一切线索,这是栽赃,是陷害!

“是不是栽赃陷害,圣上和大理寺会给出答案。谢非予懒得和这个小东西多辩,毕竟谁生谁死他不在意,朝堂后宫多胶着一下,你才能看明白,谁的野心最大。

慕沉川深深吸了口气“王爷,是否在刻意针对祁昱修。

“那么你又是否在刻意替他开脱?

“臣女就事论事,什么时候在您眼中也成了居心叵测。

谢非予闻言一顿,他唇角微微勾起,“啪的合上了书,那说明,这佛爷终于打算正式和你说话了。

“敢作敢为的人值得表扬,谢非予点头,开门见山,“你想救祁昱修,只有两个方法,一,查出真相,找出真凶;二,寻到解药,将功补过,起码能让你立足在宣政殿,跟九五之尊讨要个情面。

“然而你一不是衙门中人,二无官职在身,想要查案,那是万不可能的,大理寺卿第一个否决。他给了方法,又再自己推翻答案,“第二,他敲敲书本子,“若太医院的御医都束手无策,本王不信你一个小丫头可以解了德妃的毒。

很好,双票否则,慕沉川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慕沉川张了张口“王爷,她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王爷对臣女的信心,臣女实在不敢苟同。

“你有本事令本王刮目相看吗。谢非予的这句话,不是问句,意思是,慕沉川没有这个能耐。

慕沉川稳了下心神,和这个男人对峙,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字眼都叫人小心翼翼不敢不恭“恳请王爷相告,昨夜一切。

就好像一封战书,无需硝烟的较劲。

谢非予看着慕沉川半晌,他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想看看这个跟传闻中大相径庭的小东西还能有什么出人意表的表现。

“蓝衫。谢非予轻轻一唤,那鬼魅一般的护卫就已经出现在慕沉川的身边。

告诉她任何她想知道的。

这是谢非予的意思。

蓝衫着实是很诧异的,至少在谢非予嚣张跋扈的这么多年里,还没见他对谁这么“感兴趣过。

终于,慕沉川得知昨夜始末,听起来根本没什么“传奇色彩,一场宫廷内筵,德妃回至永宁宫休憩,二更十分突然腹痛难忍,丫鬟宫人都惊动了大半个皇宫,太医连夜进宫,确诊这场血崩小产系中毒所致。

一时之间,德妃的一切吃穿用度都被查了个遍,偏偏都没任何迹象,直到有个小宫女发现御花园中养着的一只怀孕母猫惨死之状,才教众人惊觉,那毒是来自于筵席的茶水中。

猫儿偷喝了散筵时的茶水。

这消息不敢走漏,对外一句食物中毒,那些参与宫筵的大臣女眷都人心惶惶,险些以为自个儿也要遭殃了,蹊跷也就蹊跷在,整个筵席出了事的,只有德妃。

饶是其他人任何一点不适也没有发生。

奇哉怪哉。

“那宫里除了德妃娘娘还有其他妃子怀孕了吗?慕沉川自顾自的思考,话就脱口而出,按照这种逻辑,第一点只会想到后宫争斗,可是——这毒是怎么下的那么精准?!

小说《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优质全文阅读叶非予叶歆 安陵王小说叫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