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短篇小说阅读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

>

短篇小说阅读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

第一盏茶 著

古代言情 吴于渊 沈见微

古代言情《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讲述主角沈见微吴于渊的甜蜜故事,作者“第一盏茶”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穿越 宫斗 权谋 爽文 女主一心求富贵 1v3)娱圈百万化妆师沈见微一朝穿成宫妃,她只想少走几十年弯路,盼帝崩,做太妃,享富贵。哪知,景昭帝孟泽翊瞎了眼,偏生掐腰强宠。沈见微眼珠一转,哄着捧着演着,直到孟泽翊红着眼道:世上想朕死的人很多,朕以为你是不同的!沈见微:圣上,你醒醒,莫要入戏太深。后来,孟泽翊才发现,他亲手选的刀,横扫后宫,勾结前朝,终成他心头血,动不得分毫……沈见微是个肤浅女子,她只求荣华富贵,不求一丝真情。哪怕少年情郎重生归来要带她离开;哪怕清贵帝师沉脸拦路自荐枕席;哪怕英明帝王不顾大局立她为后……沈见微:???莫挨我,求放过!...

来源:yylrsj   主角: 沈见微吴于渊   更新: 2024-01-06 10: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主角沈见微吴于渊,是小说写手“第一盏茶”所写。精彩内容:“贵妃娘娘,僖嫔乃圣上亲封贵嫔,如今还未查清事实,怎可随意发落?”青黛挡在沈见微前面,急切道。“什么狗东西竟敢这般对本宫说话,朱樱,掌嘴!”魏贵妃转头对随行太监低吼:“一群废物,都死了吗?”随行太监们对视一眼,只得上前:“僖嫔娘娘,得罪了。”安婕妤见状,连忙也唤人:“贵妃娘娘,这其中必有误会,可莫因...

第14章

“僖嫔又如何?

“本宫乃贵妃,协领六宫。

沈见微接过圣旨便听见魏贵妃傲娇的声音。

“贵妃娘娘金贵,自然与嫔妾不同。她附和道。

“即便是一宫之主,谋害本宫,亦当受罚!魏贵妃如今不吃她谄媚这一套。

“来人,将僖嫔押入掖庭狱审问。

魏贵妃轻轻抓了一下脸,奇痒无比。

“贵妃娘娘,僖嫔乃圣上亲封贵嫔,如今还未查清事实,怎可随意发落?青黛挡在沈见微前面,急切道。

“什么狗东西竟敢这般对本宫说话,朱樱,掌嘴!魏贵妃转头对随行太监低吼:“一群废物,都死了吗?

随行太监们对视一眼,只得上前:“僖嫔娘娘,得罪了。

安婕妤见状,连忙也唤人:“贵妃娘娘,这其中必有误会,可莫因旁人伤了姐妹和气。

“姐妹?谁跟尔等是姐妹,本宫出自名门,乃京中贵女,尔等乡野粗妇,岂可与本宫称姐妹!

沈见微眸光一沉,没想到她竟动真格。

可见其对那张倾城之貌多看中。

含云殿的人多是沈见微施恩之人。

如今这架势,虽是害怕,但也不想自家才上位的娘娘被欺负了去,皆是以己相挡。

“反了,反了!本宫之命竟敢违抗。给本宫打!魏贵妃气急。

她是魏家嫡女,向来横行惯了。

即便景昭帝亦是将她捧在手心。

权力与荣华,都是别人捧到她面前。

何曾见过这般忤逆场面。

随行太监都是练家子,一听,只得抽出腰间软鞭。

万公公苦口婆心相劝,亦挡不住魏贵妃的怒气。

沈见微忙喝停含云殿众人:“住手,快退下。

一鞭落下,抽的青黛倒吸一口凉气,眼泪充满眼眶,却仍不可退后。

数鞭落下,哀嚎四起。

“安婕妤,你莫要趟这浑水。沈见微左右躲避,拉着安婕妤往后退。

“沈姐姐,小心。

又一鞭。

安婕妤伸手拉她一下,却被误伤。

原本柔嫩洁白的手,瞬间起了红痕。

沈见微厉声道:“魏贵妃,往日我从未得罪于你,今日你却因莫须有的罪名伤我含云殿之人。难道这后宫就没王法了吗?

“王法?本宫就是这后宫的王法!魏贵妃娇狂道。

“好一个魏家王法!

谁知话音刚落,殿外便传来蕴含怒气的男声。

沈见微眉心微动。

随即戚戚然望去……

孟泽翊踏入院中,便见昭阳殿的太监正忙着藏鞭子。

而昨夜趴于暖椅,坐于他腿的女子,早没了绰约多姿的妩媚样儿。

那剪水双瞳溢满惊惧。

他虽有意立崔氏,但却低估了魏家人的狂妄。

实在一脉相承,可恶的紧!

“圣上。魏贵妃花容失色,慌乱地行礼。

孟泽翊快步走过她,径直将沈见微扶了起来,那淡紫衣裙已见血肉。

“魏贵妃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后宫动私刑!孟泽翊怒气填胸。

“圣上,是她先害臣妾,臣妾的脸……魏贵妃急急走来,将红痒的脸露出来。

谁知,竟被孟泽翊拂袖一别,未沾染片分。

沈见微在他怀中低声啜泣,偷眼看了一眼,果见魏贵妃脸色煞白。

孟泽翊从未拂过她的面子。

向来宠爱有加。

如今却为了个贱人这般待她。

“圣上,你莫要被她骗了,她巧舌如簧,惯会惺惺作态。

“魏贵妃是说朕昏庸?难道只有魏家人才是清醒理智?这朝堂后宫皆离不开魏家人?

沈见微微抬眼,只觉孟泽翊这火竟越来越大,甚是奇怪。

后一秒,便听他道:“礼部请封贵妃为后的折子才呈上,贵妃便在这后宫鞭打嫔妃。若贵妃真如了愿!朕这后宫恐只剩贵妃一人!

“谈何绵延子嗣?!

魏贵妃闻言,张皇失措,跪地道:“圣上,臣妾并无此意。

“万兴义,将方才动手的太监拖下去断指。其他宫人施以鞭刑。

“朕倒要看看,这后宫到底是朕的后宫,还是魏家的后宫!

话毕,沈见微被他拥在怀中,听他低声问:“平日里瞧着机灵,怎不知道躲闪?

“圣上,她是贵妃。沈见微缩成一团,微微发抖,黯然道。

孟泽翊深深看她一眼,一抬手,将她打横抱在怀中。

留下一句“还不快滚!

沈见微进殿前,见魏贵妃瘫坐在地,一众奴婢跪地求饶。

她垂下眼,到底还是他心尖的人。

这般无状,也未曾发作一二。

进了殿。

孟泽翊宣太医,为她诊治。

待太医离去,他亲自为她涂药膏。

“圣上,臣妾惶恐,让青黛来吧。沈见微推辞道。

“别动,小心留疤。他拍了拍她的手。

药膏落在手臂上,凉而痛。

沈见微紧抿双唇,不发出一丝痛呼声。

“你不知痛吗?孟泽翊暼她一眼。

“自然是痛的。她皱着眉。

“那为何不叫?他细细涂了一层药膏。

“出了声,心中防线一塌,往后千万般痛又如何能熬得住?她不敢看那鞭伤,好似只要不看便不痛一般。

孟泽翊闻言一怔,看向她的目光不由又柔和几分。

两人无言,只余奴婢们在外清扫的声音。

“朕将你阿父提为了户部尚书,特让万兴义将你封嫔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沈府。

“听闻,你阿母从小院搬回了主屋。

沈见微心中一凛,沈府院中那般腌臜事,他竟也知晓。

这般看来,这景昭帝也不似魏家手中的傀儡皇帝。

“谢圣上。她感激涕零。

那含在眼中的泪珠,终于有机会滚落出来。

“先前挨打也未见你哭,这般小事哭甚?孟泽翊失笑道。

他还未见她落过泪,即便冷落她两年。

可她却犹如一株野蔓,一不留神便已枝叶繁盛。

若施以修剪,必将缠绕大树,一路引枝叶入青天。

孟泽翊心下打算一番,又见她没了讨好的笑,那圣洁又雅致的容颜,尤为可人。

当下打定主意。

“朕不日将你舅父调入金陵,任翰林院学士。他将药膏递给了青黛。

“圣上,舅父不过清河侍郎,无功无禄,何以入翰林院。沈见微惊讶道。

“无妨,崔氏子孙学识过人,可用。他却说。

三足鼎立,总归需要母家势力。

沈见微心下了然,只感恩道:“谢圣上抬举。

窝在孟泽翊怀里,沈见微微勾唇角。

每个人都有软肋。

魏贵妃的软肋是那张脸。

而她故意将她的软肋露给孟泽翊。

只有把住人软肋,方可放心。

吴于渊告诫她,早作打算。

沈见微可是在内娱脱颖而出的百万化妆师。

一步看三步是她的本能。

明日还得让槿紫将魏贵妃的护甲替换掉。

到头来,不过是魏贵妃身娇。

哪有什么谋害,不过过敏罢了。

小说《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短篇小说阅读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