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分晓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畅销书目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

>

畅销书目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

第一盏茶 著

古代言情 孟泽翊 沈见微

小说《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沈见微孟泽翊,是著名作者“第一盏茶”打造的,故事梗概:(穿越 宫斗 权谋 爽文 女主一心求富贵 1v3)娱圈百万化妆师沈见微一朝穿成宫妃,她只想少走几十年弯路,盼帝崩,做太妃,享富贵。哪知,景昭帝孟泽翊瞎了眼,偏生掐腰强宠。沈见微眼珠一转,哄着捧着演着,直到孟泽翊红着眼道:世上想朕死的人很多,朕以为你是不同的!沈见微:圣上,你醒醒,莫要入戏太深。后来,孟泽翊才发现,他亲手选的刀,横扫后宫,勾结前朝,终成他心头血,动不得分毫……沈见微是个肤浅女子,她只求荣华富贵,不求一丝真情。哪怕少年情郎重生归来要带她离开;哪怕清贵帝师沉脸拦路自荐枕席;哪怕英明帝王不顾大局立她为后……沈见微:???莫挨我,求放过!...

来源:yylrsj   主角: 沈见微孟泽翊   更新: 2024-01-06 10: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第一盏茶”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沈见微孟泽翊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沈见微眉头一跳,吴于渊发什么神经?“多谢厂公提醒。但这后宫之事,厂公慎言。我还有事,不与厂公闲聊。”沈见微不想与他废话,在他面前,她总觉瘆得慌...

第8章

树后男子缓步上前,身后跟了个小太监。

“臣吴于渊参见沈昭仪。

吴于渊?

沈见微定睛一看,果见树影摇曳下,正立着一青色宦官服男子。

他五官精致立体,面部线条利落干净,眉目冷峻,却引人注目。

可惜……

下面少了个物件。

沈见微心中暗叹,看着还是赏心悦目。

“吴厂公回来了,冬夜寒风,厂公多保重身子。她见他衣着单薄,寒暄两句,便想告辞。

“沈昭仪向来不掺和这宫中争斗,此番出手,又引圣上瞩目,可有所图?吴于渊问话止住她离开的步伐。

沈见微蹙眉看去,即便他深得帝心,权力在握,可这话,也不合身份。

“厂公未免管的太宽了些。

“沈昭仪若想活命,抱紧寿安宫即可,但若掺和昭阳宫与永宁宫的事,当心引火烧身。

沈见微眉头一跳,吴于渊发什么神经?

“多谢厂公提醒。但这后宫之事,厂公慎言。我还有事,不与厂公闲聊。

沈见微不想与他废话,在他面前,她总觉瘆得慌。

那双眼生得那般好看,却如毒蛇般阴冷,透着算计。

“小主走好,当心脚下,走稳些。吴于渊行礼道。

沈见微紧抿唇,气恼他又出言警告。

杏目微瞪时,却见他双手泛白,无一丝血色。

想起那日,亦是这双手拉住她,跃出水面。

小主,宫中艰难,可总归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沈见微想起那日原身被害跌落冰河,她莫名穿到此处。

出场便差点命丧黄泉。

沈见微带着气,将手炉塞给他,呛声道:“我知宫中难行,自会当心,厂公亦注意身子。

转而离开时,又低声嘟囔:“如此寒冬,习武之人也是血肉之躯,装什么世外高人。

她是知恩图报之人。

这吴于渊虽是西厂厂公,平日里不苟言笑,阴冷的紧,可他救过她,又将陷害她落水的嫔妃打压。

吴于渊怀中一暖,垂目便见一只铜鎏金山水图手炉。

抬头,沈见微已走出十余步。

“厂公,这沈昭仪真是不识好歹。奴听闻,她常出入寿安宫与昭阳宫,想来是魏氏的人。

“不如……跟着他的小太监低声道。

这宫中有一两个不受宠的低位嫔妃出个意外,也是常有的事。

吴于渊将手炉握在手中,斜眼道:“本公不喜自作主张之人。

小太监慌乱告罪,不敢多言。

“继续盯着她,若有异动再报。吴于渊转身,向养心殿走去。

原以为,她不会争宠。

可这两日所为,却……

“寿安宫的折子递了几日了。他终究忍不住问。

“回禀厂公,已有五日。小太监答。

这小半年,他多去北边查魏丞相勾结鞑靼的罪证,确实没注意玉芙殿异动。

“将含凉殿的炭火停了。吴于渊进养心殿前吩咐道。

小太监一愣,这寒冬腊月,没了炭火,那位温美人可如何过?

厂公对这沈昭仪未免太过上心了些。

含云殿。

“小主,快净净手,都冷红了。青黛将她的手按在温水中,又道:“那吴公公总叫人瘆得慌。小主日后离他远一点。

沈见微却笑:“你这丫头,莫要只看表面。

有人嘴上对你好,暗地里行的却是害你之事。

而有人嘴上不讨好,却是实打实对你好。

沈见微不知为何吴于渊对她多有照拂,但却总感觉他不会害她。

毕竟这一年来,她从美人升至昭仪,又多在各宫走动,描妆赚钱,西厂的人都对她礼遇有加。

即便她已有小半年没见过吴于渊了。

沈见微环顾四周,含云殿周正宽敞,物件亦是崭新的,这孟泽翊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不过三日,沈见微便明了,孟泽翊这是拿她当刀使。

自她去了一趟养心殿,虽未侍寝,却成了各宫的眼中钉肉中刺。

就连魏贵妃亦是猜忌。

这日,在寿安宫请了安。

风雪交加,太后见此,先去偏殿礼佛,让诸嫔妃在此饮茶,待风雪小些再走。

太后一走,魏贵妃便对她发难。

“平日里见沈昭仪不显山露水,一出手便将温嫔拉下去,又搬去了含云殿,沈昭仪好手段啊。

“那可不,贵妃娘娘,听闻沈昭仪日日出入养心殿,圣宠不倦。狗腿子绮嫔扬唇道。

“可不得提前恭喜沈昭仪了,想来那空缺的嫔位,不日便是沈昭仪的了。弯酸人禾嫔眼睛轻轻弯着,目光却是微冷。

“圣上又得解语花,诸位应当高兴,何故这般酸葡萄模样?宁妃却说。

沈见微一直低头饮茶,面色如常,见宁妃为她说话,只得抬头道:“诸位姐姐说笑了,圣上仁慈,嫔妾若病了,便无法陪太后娘娘礼佛了。

众嫔妃见她又抬出太后,嗤之以鼻又无可奈何。

魏贵妃冷哼一声,姑母虽叮嘱过她,近日勿要生事,谁人也越不过她。

但,她心中堵得慌。

“本宫这妆容花了,午时还要陪圣上用午膳,沈昭仪过来帮本宫描绘一二。

“朱樱,看赏。

众嫔妃一听,均忍俊不禁。

沈昭仪奔走各宫描妆赚钱,众人心知肚明,但从未明面说过。

到底也是主子,哪有主人还做奴仆之事。

沈见微看宁妃欲开口帮她说话,她只摇摇头,便起身,恭敬道:“嫔妾遵旨,烦请贵妃娘娘移步。

魏贵妃得意地起身,傲视众妃。

这后宫是她的天下,圣上盛宠,她独一份。

“沈姐姐,可要嫔妾去给陈嬷嬷说一声?安婕妤在旁道。

沈见微摇摇头,“谢谢安妹妹,若安妹妹得空,可派人去含云殿为我拿一下化妆匣子。

“诺,沈姐姐。安婕妤低眉道。

沈见微便进了内室。

孟泽翊护着白月光,宠着朱砂痣,却把她当手中刀。

送出去的家书与图文,也不知阿母收到否。

这都三日了,也没收到回信。

若此事成了,或许,她便可晋一晋这位分。

孟泽翊这个时候对温嫔发难,定是户部温尚书做出什么让他不喜之事。

若错过这次机会,她想跃上嫔位,怕是难上加难。

沈见微在寿安宫描眉。

养心殿的那位,却是龙颜大喜。

“于渊,你倒是说对了,这崔氏学子的笔甚得朕心。孟泽翊很少笑得如此畅快。

他递给吴于渊一折子。

“你瞧瞧,这般文雅的字却骂的如此锐利,今日朝堂上,舅父的脸都青了。

小说《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书目娘娘别苟了!皇上请您宫斗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